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四章 聯誼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四章 聯誼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零四章聯誼酒會

我快步走到安然的身前,看著她,真誠的說道,

「安然,你真漂亮1

昨天我也用同樣的話誇讚過她。mianhuatang.la-..-但她卻說我貧嘴。今天這麼一說,她卻笑顏如『花』,微微點頭,優雅的說了一句,

「謝謝,你也很帥1

也不知道安然是真心誇獎我,還只是禮貌而已。總之我的心裡是美滋滋的。

安然忽然把腳我的跟前湊了湊,她歪著頭,看著我問,

「卓越,我的鞋漂亮嗎?」

我『摸』了『摸』鼻子,心裡一陣問溫暖,但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,

「漂亮是『挺』漂亮,就是有些太便宜了。和你的身份有些不相符……」

安然笑了。她微微搖了搖頭,嘆了口氣,又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鞋穿在腳上,舒不舒服,只有穿鞋的人才能知道。就算是一雙再貴重的鞋,如果穿著不舒服,那要它又有什麼用呢?」

安然的話,讓我心裡既溫暖又感動。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而安然依舊是淡然一笑,她又略帶俏皮的說,

「別傻站著了,上車吧……」

我馬上給安然開了車『門』,我倆先後上車。司機一開車,安然忽然小聲說,

「這是我認識你以來,你最紳士的一次……」

安然指的是我給她開車『門』的事情。我笑了,但也承認她說的沒錯。mianhuatang.la我倆認識這麼久,我好像還真沒對她做過什麼紳士的事情。

酒會的地點是在江邊的一個五星酒店。快到時,我心裡就砰砰直跳。我心裡清楚的很。遲東方見到我是安然的男伴,他一定不會讓我好過的。

一想到遲東方,我心裡微微一沉。他『陰』鷙的笑,和他高傲的樣子,一下就出現在我眼前。我從不想與人為敵,但我和遲東方之間,關於安然的戰火,已然被遲東方點燃了。現在,已經由不得我了。

和安然下車,在服務員的引導下。我倆來到了酒店最高層的宴會廳。這種每年一次的廣告界的聯誼,安然也是第一次參加。我倆上樓時,她小聲的告訴我說,

「卓越,其實我聽說每年的酒會,排場並不是很大。只是今年輪到界宇廣告主辦。遲東方又是個愛面子的傢伙,所以才把地點選在了這裡……」

我「嗯」了一聲,點了點頭。我心裡也清楚,以遲東方的『性』格,今晚將會是一個奢侈的夜晚。

到了樓上,『門』口的一位漂亮的迎賓忽然走到我們面前,她微微彎腰,恭敬的說道,

「兩位貴賓,今晚的酒會將會有『抽』獎環節。每位嘉賓都有獎品。但『抽』獎,將會以這個號碼牌上的號碼為準。請兩位拿好……」

說著,她把兩個『精』致的,金光閃閃的小號碼牌遞給我倆說,

「這位『女』士,您是68號。先生,您是69號……」

號碼牌不大,但卻是純金做的小金片,上面刻著號碼。做工很『精』致。克數不大,估計也就在一克左右。還帶著一條金絲線,方便佩戴。我前後翻看了下。估計這又是遲東方搞的新『花』樣。無外乎是向外界炫耀他的財富。

和安然進『門』前。安然微笑的看了我一眼,說道,

「現在輪到你紳士的時候了……」

我沒明白安然的意思。而安然偷偷的笑了下,接著,她把手伸了過來,直接挎在我的臂彎里。我內心狂跳,似乎都能感受到安然的體溫。這幸福來的太突然,我竟有些不知所措。

『挺』直腰板,和安然一起進了『門』,我一下被眼前奢華的景象驚呆了。

宴會廳很大,足有一千多平米。整個宴會廳以金黃『色』的『色』調為主。中央是四根巨大的圓柱。上面雕龍刻鳳,給人一種古代宮廷的感覺。四根圓柱形成一個臨時的,環形的餐桌台。中間若干位大廚正『精』心準備著菜肴。牆壁的顏『色』以棕『色』和灰『色』為主,上面是巨幅的古希臘浮雕。給人一種極致奢華又不失格調的異國風情。

而宴會廳的四周是一貫到頂的玻璃牆。站在玻璃前,可以清楚的俯瞰到整個江中的景『色』。

環形的餐台上,廚師已經準備好了酒會的餐點。鵝肝,牛排,甜點,銀雪魚,魚子醬,還有各種果仁。總之大都是我沒吃過的。因為是酒會,所以這些食物基本都是冷食,都切成了小塊,上面有牙籤。吃起來既方便,又不失禮節。

餐台旁邊還有專『門』的酒水區。各種酒水飲料『雞』尾酒應有盡有。客人可以自己取,也有服務生端著托盤送到客人面前。

剛一進『門』,遲東方立刻迎了上來。他穿著西裝,打著領結。手裡拿著一杯紅酒,身邊還跟著幾個廣告界的同行。

一到跟前,他立刻笑看著安然。上下打量著,用略帶誇張的語氣說,

「安然,你今天真漂亮……」

安然微笑的點了點頭,說了一句「謝謝」。接著,又禮貌的和遲東方身邊的人打了招呼。

遲東方又轉身看了看我。他臉上依舊掛著他那種傲慢的微笑,看著我說,

「卓先生,又見面了……」

說著,竟主動和我握了手。我自然也客氣的回應著。

手剛一放下,遲東方忽然話題一轉,他看著身邊的人,但手卻指著我,

「你們可不知道,卓先生的酒量不錯。上次有幸在安總的家裡,和卓先生喝了幾杯。不錯,『挺』過癮的。不過就是價格有點小貴。兩萬塊錢一杯,這價格可要比夜場的陪酒『女』貴多了。不過有時間,我還想和卓先生喝兩杯,卓先生醉酒之後有意思……」

誰都能聽得出來,遲東方是在侮辱我。其實我早知道會有這樣的遭遇,只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。而他身邊幾個人為了奉承他,都哈哈大笑著。安然有些擔憂的看了我一眼。她擔心我承受不了遲東方的羞辱,會忽然翻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