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零六章第一支舞

遲東方的口才也不錯,口吐蓮『花』,妙語橫生。mianhuatang.la-..-眾人在下面也是極力配合,掌聲不斷。大約說了幾分鐘后。遲東方終於是說道了正題:

「各位!界宇廣告還是我省廣告界的一個新兵。這兩年,多虧各位幫襯。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績。為了答謝大家,今天界宇廣告特意準備了兩個小環節。第一個環節,大家喝喝酒,聽聽歌,跳跳舞。平時都很忙,趁著今天的酒會,大家可以放鬆一下。第二個環節,是特意為在場所有嘉賓準備的『抽』獎活動。我可以預先告知大家的是,我保證今天到場的各位,人人有獎,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的。最後我在和各位透漏一下,一會兒的大獎可不錯。諸位可千萬別錯過,看看誰的手氣好,能摘得最後的大獎……」

遲東方在台上喋喋不休的說著。卡琳在我身邊小聲的解釋著。畢竟她已經參加過幾次酒會了。她告訴我說,之前每年的酒會大家就是喝酒,跳舞,聊天。根本沒有其他環節。而今年界宇卻搞了個『抽』獎,並且人人有獎。能看得出來,界宇這是在向外界展示他們的實力。

遲東方一說完,他就走到台下。一個樂隊立刻上台,準備就緒后,舒緩的音樂聲慢慢響起。一個年輕漂亮的『女』歌手隨著音樂開始唱歌。我看著台上,記得秦沫告訴我過,今天她也被請來唱歌,怎麼還沒看到她呢?

我正想著,就見遲東方緩步向我們走來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其他人並沒開始跳舞,都在等著遲東方開頭,大家才好繼續。我心裡很清楚,遲東方的第一支舞,是想請安然。

一到我們身前,遲東方沖安然禮貌一笑。接著手一伸,沖安然做了個請的手勢,同時說道,

「然然,能不能賞臉,和我跳一曲?」

眾人的目光都隨著遲東方集中在了我們這裡。畢竟他才是今天的主角。

而周圍也開始出現了小聲議論的聲音,也不知是哪家公司的人說,

「這個『女』的就是奧藍的總裁安然,真夠年輕的……」

「嗯,真漂亮!看著和遲總倒是『挺』般配。郎才『女』貌,又『門』當戶對,真不錯……」

這類的聲音不時鑽進我的耳朵。可能在外界的眼中,遲東方和安然,才是真正匹配的一對。

眾人的議論,安然和遲東方也都聽的清楚。遲東方的臉上更是浮現出一絲得意的神情。

安然沖遲東方微微一笑。她接著回頭對我說,

「卓越,我和東方跳支舞。你先等我一下,好嗎?」

我知道,安然是故意這樣說的。她這話很有技巧,既答應了和遲東方跳舞,又表示了對我的尊重。畢竟她是用商量的口『吻』和我說的。

我也笑了,看著安然。但我卻慢慢的搖了搖頭,清楚的說了兩個字,

「不好1

我話音一落,周圍人立刻炸鍋了。人群中再次發出議論紛紛的聲音,有人問著,

「這人誰啊?怎麼這麼不懂禮貌?安總怎麼把這種人帶來了?」

「這小子我認識,以前是個小策劃。叫卓越,有點小才華。沒想到跑奧藍去了……」

我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認識我。但他們的話我充耳不聞,依然微笑的看著安然。卡琳也覺得我做的不妥,她悄悄的掐了我一下。讓我改口,把話圓回來。

而遲東方臉『色』鐵青,一臉傲慢。他冷笑了下,一雙眼睛『陰』冷的盯著我,

「卓先生,你什麼意思?然然想和誰跳舞,難道還是你說了算?」

說著,遲東方就想伸手直接去拉安然。我根本不看遲東方,而是笑著對安然說,

「安總,我們來時,您可是答應我,今天第一支舞和我跳的。你作為總裁,可不能這麼忽悠下屬礙…」

我說著,依舊是微笑的看著安然。

其實安然根本就沒說過這樣的話,我不過是信口胡說。當然,我也是在賭,如果安然同意我這無理取鬧的要求,那我就決定和她告白。如果她不同意,那這件事我也就只能暫時緩一緩。

我喜歡安然,所以,我希望她能容忍我對所謂情敵的無理取鬧。

安然笑了,笑的很『迷』人。她轉頭看著遲東方,兩手一攤,略帶無奈的說,

「東方,不好意思。我之前答應卓越了。下支舞,我去請你1

安然的回答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大家都認為,安然理所當然的應該先和遲東方跳舞。但他們沒想到,安然卻拒絕了遲東方。

安然一說完,她立刻回頭拉著我的手。我們兩個走到人群中間,在眾人的注視下,開始慢慢的跳了起來。我雖然沒看到遲東方的臉『色』,但我猜,一定特別難看。

我並不是爭強好勝的人。但對遲東方卻不一樣。上次在孔姨家裡,他用錢羞辱了我一回。雖然錢被我扔了,但在那場較量中,還是以我失敗的酒醉而收常

當然,最主要的是,他現在也在追求安然。雖然沒見他有什麼太多的舉動。但我知道,像他這種人,他居然開始了,就不會停下來。

所以,這是一場必須要開始的戰鬥。為了安然,也為了我自己。

遲東方受阻,不過是一個挾插』曲而已。

我和安然一開始進場,就有人跟著進場翩翩起舞。其實我跳的並不好,只是跟著安然的節奏,輕輕的搖晃著。好一會兒,安然忽然抬頭看了我一眼,她輕聲的問我說,

「卓越,我現在才發現,你心眼『挺』小的……」

安然面帶微笑的說著。我看了她一眼,假裝無辜的思考著,同時反問她,

「什麼意思?我沒懂……」

安然輕輕掐了我一下,她小聲的說,

「東方上次得罪了你,所以你才找機會報復他,是不是?你想過沒有,假如我沒答應你。而是答應了東方,你會怎麼辦?不會和上次一樣,喝個酩酊大醉,再和我吵一架吧?」

上次的事,雖然過去了。但安然也是耿耿於懷。畢竟像她這樣的『女』神,到哪裡都是受人追捧。而我卻和她大吵大嚷了一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