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七章 曲風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七章 曲風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零七章曲風突變

安然的話雖然帶著小小的埋怨,但我聽著,心裡卻很舒服。mianhuatang.la$棉、花『糖』挾說』。wщw.更新好快。我笑了下,低頭在安然的耳邊輕聲說了一句,

「我當然想過。但我的答案是,你一定會和我跳的……」

我的動作有些曖昧。我猜遲東方一定看的清楚。也好,該打擊打擊他的囂張氣焰了。

「為什麼?」

安然反問。

我笑眯眯的說道,

「因為我比他帥1

我順口胡說著。

「自大狂1

安然也笑了,她知道我這是在開玩笑。

我和安然一邊說笑,一邊跳著舞。而遲東方端著酒杯,他站在一旁,目光『陰』冷的盯著我們。他現在一定是恨死我了。

一曲終了,我和安然回到了剛才的位置。卡琳帶著男伴也回來了,她走到我身邊,小聲的在我耳邊說,

「卓越,你膽子也太大了。忘了我和你說過的嗎?低調!你可倒好,反倒越來越高調了,我看你是真不想在奧藍『混』下去了……」

卡琳的提醒我當然記得。但我不可能因為她的一句,我還沒看到根據的話。就像個縮頭烏龜一樣,不聲不響的躲在龜殼裡。那不是我的風格。

一支曲子結束,歌手在掌聲中下台。

不過遲東方並沒過來請安然跳舞。他是個自尊心極強的人。今天在這麼多人面前受了挫折,即使他知道這支舞安然肯定會和他跳的。(mianhuatang.la好看棉花糖但他也放不下面子,再來請安然。

隨著音樂的響起,安然回頭小聲的說,

「卓越,我去請東方跳一支舞吧……」

安然能和打招呼就已經很給我面子了,況且她還是用商量的口氣說的。我要是再不同意,那就真有點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

台上的音樂很抒情,隨著音樂聲,一個身著牛仔裙,帶著鴨舌帽的『女』孩兒走上台前。看著她青『春』洋溢的樣子,我會心一笑。這『女』歌手,正是秦沫。

我忙沖著台上招了招手。可惜,秦沫並沒看我。

眾人又陸續開始登常而我一直看著台上,等著欣賞秦沫的歌聲。

這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抒情愛情歌曲,隨著舒緩的前奏部分結束。秦沫拿著麥克風,開口唱著。但她一開口,就嚇了我一跳。不但是我,連舞池中的眾人,也都停下了腳步,都傻傻的看著台上。

就聽秦沫壓低嗓子,用一種撕裂的,金屬般的聲音嘶吼著,

「我們生活的地方,

就像一個垃圾場

人們就像蟲子一樣

在這裡你爭我搶,

吃的都是良心

拉的全是思想……」

這是一首很有名的,也很瘋狂的搖滾,後來被封禁,名字叫《垃圾撤。本來應該是唱一首愛情歌曲,可秦沫一開口,卻忽然改唱成了《垃圾撤。這讓所有人都驚訝的合不攏嘴。

這哪裡是來演出的,這明明就是來砸場子的!

連後面的樂隊都慌了。他們也沒想到,秦沫會忽然唱這首歌。和他們的伴奏根本就是兩回事。

舞池中的遲東方眼睛瞪的老大,他的臉『陰』沉的嚇人,他指著身邊的一個下屬,近似吼叫著說,

「讓她馬上給我下去!誰他媽把她請來的……」

幾個工作人員急忙上台。他們想把秦沫趕下去。

而台上,秦沫冷冷的看著遲東方。她忽然把麥克風朝著遠處一扔,她冷笑著說,

「不用你趕,我自己會走的。沒人願意在你們這垃圾場里唱歌的。遲總,你知道嗎?你們就是那些蛆蟲,明白嗎?」

說著,秦沫再次朝遲東方冷笑一聲,瀟洒的轉身就走。留下了幾個工作人員,傻傻的站在台上。

遲東方雙拳緊握,他嘴『唇』都氣的發紫。身體在微微發抖。

其實也難怪他生氣,這是界宇廣告第一次主辦的就會。而他卻顏面大失。先是被我攪了他和安然的第一支舞。接著,又被秦沫在台上一通嘶吼唾罵,搞的眾人莫名其妙。

我也很奇怪。秦沫明明是界宇『花』錢請的演員。她拿錢唱歌,怎麼就忽然間翻臉了?而她剛才針對遲東方說的那幾句話,似乎和遲東方認識。難道他們之前就有過節?一時間,我也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。看來只有以後找機會問秦沫了。

主持人已經上台,開始安撫著大家已經被破壞的情緒。新的歌手也已經上來了,她開始重唱剛才的歌曲。

眾人陸續的再次跳了起來。但遲東方卻沒了興緻,他『陰』沉著臉,站在一旁,大口的喝著杯里的酒。能看得出來,他已經不是簡單的生氣了,而是已經憤怒了!

安然也沒再過去請遲東方。她站在我身邊,小聲的問我說,

「卓越,剛才那個『女』歌手是老友酒吧的那『女』孩兒吧?」

我點了點頭。安然狐疑的看了我一眼,她又問,

「你知道她要來?」

我再次點了點頭。但看著安然的表情,我忽然明白了她為什麼這麼問。我反問她,

「安然,你不會覺得是我和她商量好的吧?」

安然沒說話,但她一直看著我。我苦笑了下,搖頭說,

「放心,就算是我對遲東方再不滿。我也會直接面對他的,犯不上用這種低級的辦法,你覺得我有那麼幼稚嗎?」

安然看著我,她微微笑了。但她還是小聲的對我說,

「卓越,東方是不是和那『女』孩兒認識?」

我搖了搖頭。這也是我正奇怪的地方。

見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安然再次說道,

「卓越,我去看看東方。他現在正鬱悶呢,怎麼也該安慰安慰他……」

安然的話並沒出乎我的意料。她就是這樣的人,單純而又善良。

我靠在一旁,一邊喝著酒。一邊看著舞池裡的眾人翩翩起舞。而卡琳正站在一旁和一人聊的熱乎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,馬上沖她招了招手,示意她過來。卡琳沖我嫵媚一笑,她微微點了點頭。接著和聊天的人打了聲招呼,就扭著細腰,風情萬種的走了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