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一十章 花落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一十章 花落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一十章『花』落誰家

台上的主持人繼續鼓動著大家的情緒,說了一通廢話之後,才最後說道,

「現在就請遲東方先生,為我們『抽』取今晚最後一位獲得大獎的朋友……」

遲東方走到『抽』獎的位置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-..-號碼球開始不停的滾動著。

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仔細的盯著號碼球。他們似乎在尋找著自己的號碼。都希望這回中獎的人就是自己。

我和眾人一樣,認真的看著台上。安然忽然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陪我出去走走吧……」

我不知道安然為什麼會忽然提出這個要求。我回頭看著她,小聲的說,

「馬上結束了,再看看吧……」

安然苦笑的看了我一眼,她歪頭說,

「你確定要看下去?」

我笑著點了點頭。

台上的遲東方看著玻璃缸,他忽然說道,

「停1

安然看了一眼台上,再次問我說,

「假如一會兒有你不想看到的情景呢?」

我一愣,看著安然。但我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。我笑了下,搖頭說道,

「放心,不會的……」

隨著遲東方的聲音,主持人立刻摁下遙控器。而遲東方把頭扭到一邊,也不看玻璃缸。他的手在玻璃缸里來回『摸』著,拿起一個,又放下。放下了,又拿起。strong.la/strong把所有觀眾的興緻都勾到了極致。

忽然,遲東方拿住了一個號碼球。可惜,他握的很緊。我們都看不到好嗎。他慢慢的把號碼球拿了出來,放到面前一看,接著沖著台下舉著,同時大聲宣布,

「今天最後中得大獎的是六十八號,恭喜這位朋友……」

人群中立刻出來一陣失望的嘆息聲。眾人雖然失望,但還是四處看著。都想知道誰這麼幸運,能得到這最後的大獎。

可看來看去,也沒見有人上台。眾人都有些疑『惑』,有的人似乎還不甘心。低頭看著自己手腕上的號碼牌,想再確認一下,自己是不是看錯了。

遲東方在台上繼續說著,

「麻煩這種中獎的朋友快一些。難道今天的獎品不合乎你的口味,你打算放棄這個獎嗎?」

誰都知道,遲東方在開玩笑。人群中又是一陣議論紛紛的聲音。

卡琳看著安總,低聲問說,

「安總,你應該是六十八號吧?」

安然無奈的笑了下,她看了我一眼。而我看著卡琳,說道,

「說不定是你呢……」

卡琳撇嘴一笑,她舉起手腕,低頭看了下號碼牌,同時說道,

「我是三十……」

卡琳忽然停住了,後面的話她並沒說出來。但她的眼睛卻瞪的老大,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。接著,她捂了下嘴。緩了一下,才猛的舉起了手,

「我是六十八號……」

說著,卡琳分開人群。快步的朝台上走去。

而台上的遲東方,表情從開始的疑『惑』,到驚訝,到最後又是憤怒了。他這種表情,今天是第三次出現。但這麼多人在場,他又不可能表現出來。他強擠著笑,做出一副紳士的樣子,在台上跪著卡琳。

安然低頭看了下自己的手牌,接著,她把目光投向台上。她面帶微笑,但笑的卻滿含深意。台上的主持人開始採訪卡琳,問她此時的感受。卡琳也是見過大世面的,她巧舌如簧,一一回答著。

安然忽然回頭看了我一眼,她話裡有話的說,

「卓越,你對卡琳不錯埃這麼大的獎,都能送給她……」

我笑了,看著安然,輕聲的說道,

「大獎你不想要,我也不想要。不如送給卡琳,她畢竟是我們奧藍的人。這也算是『肥』水不流外人田了……」

安然笑了下,她想了想,忽然又說,

「我現在想的不是所謂的大獎。我最想知道的是,卡琳會怎麼感謝你呢?她那麼愛財,你又送了她這麼一份大禮。她不會以身相許吧?」

安然的話很明顯的表面,她在吃醋。可她越是吃醋我越開心。至少能證明,她已經開始在意我了。

其實今天和安然一宴會廳,聽說要用號碼牌『抽』獎時。我就已經猜到,最後的大獎一定是安然的。這很明顯,是遲東方故意布的局。

唯一出乎我意料的是,我沒想到安然也猜到了這一點。所以,剛才準備『抽』獎時。她忽然提出要和我出去透透氣。這是我沒有想到的。

我和安然進『門』后,安然就把號碼牌放到了我這裡。她並沒戴在手腕上。我那個時候就想,如果一會兒『抽』獎時。我拿著安然的號碼牌上去。我猜那個時候,遲東方一定會徹底瘋掉。

可當我看到卡琳時,我忽然改了主意。我決定讓卡琳得到這份大獎。所以,我看了卡琳的號碼牌,並且把兩人的號碼牌換了下。卡琳根本沒在意,其實沒『抽』獎前,誰也不會主意金片上的那兩個小小的數字。

我並不是不愛財!但君子愛財,取之以道。如果我真的拿了遲東方的大獎,恐怕安然也會瞧不起我的。還不如把大獎送給卡琳,同時捉『弄』一下遲東方。

台上的卡琳依舊是一臉紅光。這意外的大獎讓她興奮的有些無所適從。但她也不傻,她在台上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。目光深邃,滿含深意。

卡琳的目光,自然也逃不過安然的眼睛。安然忽然小聲說道,

「卓越,鬧劇結束了。我們也該走了吧?」

「不等一會兒,和遲東方打個招呼嗎?」

安然搖頭,

「還是算了吧……」

我笑下。默默的跟在安然的身後,我倆悄悄的退常

走到『門』口時,我特意回了下頭。就見台上的遲東方,正用一種『陰』毒的目光看著『門』口。而我沖他點了點頭,微微笑了下,轉身走了。

我無權無勢,開不起豪車,住不起豪宅。但我一樣可以讓他的心愿不能得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