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一十二章 難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一十二章 難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一十二章難眠之夜

安然說她是一個貪心的人,其實我才是。-..-我看著安然,微笑的問她說,

「安然,你可能不知道。其實每天叫我起『床』的,不是鬧鐘,而是你。因為一到公司,就能看到你。這已經成了我上班的最大動力……」

安然羞怯一笑。但接著她就落落大方的看著我,緩緩說道,

「卓越,我是一個膽小的人。以前我就曾和你說過,我父母的感情破裂,就是因為我父親的出軌。我不是不相信愛情,我只是害怕。我怕我有一天也會像媽媽那樣,抑鬱成疾,孤獨終老……」

安然說著,她的臉上浮現出擔憂的神『色』。

我嘆了口氣,看著安然說,

「安然,相信我。如果有一天,你真的做了我的『女』朋友。我的情感世界,將再也容不下別人的……」

安然笑了,她微微點頭,

「好!那你就做給我看吧……」

安然雖然沒同意做我的『女』朋友,但她給我的答案依舊是讓我心『花』怒放。她給了我機會,讓我去追求她,讓我對她好。至於能不能把握,完全看我自己了。

夜『色』漸晚,遠處的遊船上,星星點點的燈光,照映在江面上,和江水遙相呼應,甚是美麗。這樣的夜晚,能和自己喜歡的『女』孩兒一起在這裡欣賞夜『色』,用『浪』漫『迷』醉著時間。

但江風更大了。安然打了個寒顫,她一臉柔情的對我說,

「卓越,有些涼,我們回去吧……」

我點頭。和安然並肩走在這江邊的夜『色』中。我倆走的很慢,誰也不說話,似乎都在享受著此時平和的靜謐。

不知什麼時候,我倆越靠越近。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,伸手悄悄的握住了安然的指尖。安然似乎也沒反對,她任由我握著,但卻並沒握著我的手。

走了一會兒,馬上到了停車常安然忽然把手『抽』了出去,她回頭看了我一眼,嘴角上挑,似笑非笑的說,

「卓越!你覺得你握一個『女』孩兒的手,她還不是你『女』朋友,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唐突呢……」

安然並沒有絲毫責怪的意思。她的態度反倒讓我的底氣更足。我看著她,微笑著說,

「現在不是,但早晚會是的……」

安然一撇嘴,沖我做了一個自大的表情。接著,轉身上車。

這註定是一個讓人『激』動的夜晚。同樣,也是讓人難以入眠的夜晚。

躺在『床』上,我翻來覆去。於是給安然發了一條簡訊:

「睡了嗎?」

「睡了,正做夢呢……」

看著安然的回復,我對著手機屏幕傻笑著。我問了一個白痴的問題。她要睡了,怎麼給我回信息?

「我沒事,你睡吧,晚安!做個好夢1

安然也同樣回復了晚安。雖然只是這兩個字,但我還是盯著手機看了好半天。好像安然就在我眼前,祝我晚安一樣。最後什麼時候睡著的我都不知道了,但我知道,我一直握著手機,如同握著安然纖細的手一樣。

星期一到公司。剛到銷售部,陸雪就給我打來了電話。她告訴我,安然讓我去她辦公室一趟。一聽安然叫我,我嘴角不自覺的上揚。腳步也快了許多。

一到『門』口,就被陸雪叫住了。陸雪的辦公室就在安然的對面。這也方便她為安然服務。陸雪先是指了指安然的辦公室,小聲說,

「你先等下,安總再打電話。完事她會叫我的……」

我點了點頭。忽然想起那天去陸雪家,我一人先走了。我就小聲的問陸雪說,

「陸雪,那天你和林宥去哪兒了?」

陸雪嘴角一歪,眼珠向上翻了下。撇嘴說,

「還能去哪兒?一起吃了頓飯……」

我笑下,逗她說,

「這回喝醉沒有?」

一提喝酒,陸雪就知道我是在拿上次的事情取笑她。她挾腿』一抬,輕輕的在我『腿』上踢了下。白了我一眼,調皮的說,

「喝你個大頭鬼!你最討厭了,又一個人跑了,把我倆扔下。以後再這樣,我再也不理你了……」

我呵呵笑著。陸雪這丫頭的確可愛,我倒是真想讓林宥追求他,可惜林宥好像對陸雪並不上心。

我又隨意的問她說,

「你倆誰請吃的飯?」

陸雪脖子一歪,瞪著眼睛說,

「當然是他了!我的錢都給拈『花』了,哪還有錢請吃飯……」

其實我都能想到,林宥根本就不是小氣的人。他除了嘴有點賤之外,別的一切都『挺』好。

安然那面還沒叫我,我就和陸雪閑聊著。我問陸雪說,

「陸雪,拈『花』到家了吧?」

陸雪無奈的搖了搖頭,

「不知道,給他發信息,他沒回。估計是恨死我了……」

我嘿嘿笑著。一段兩年的網戀,以一種哭笑不得的方式結束,想想都『挺』逗。我又問陸雪,

「陸雪,其實你可以考慮考慮林宥的,他人不錯。幽默,帥氣。別看他嘴硬,實際他心軟著呢……」

我話一出口,陸雪把頭搖的如同撥『浪』鼓一樣。她連連說道,

「算了吧!我要是和他在一起,不是他把我罵死,就是我把他掐死。要麼就是同歸於荊我還想多活幾年呢……」

陸雪的話逗的我哈哈大笑。這兩個活寶要是真在一起,那一定得相當熱鬧。

我倆正說著,陸雪辦公桌上的呼叫器響了。陸雪一摁下,裡面傳來安然溫柔的聲音,她問說,

「陸雪,卓越來了吧?」

陸雪馬上回答,

「他已經來了,在我辦公室等您呢。我現在讓他過去……」

摁下呼叫器,陸雪沖我努努嘴。故意逗我說,

「是不是心早就飛過去了?還不快點去,等我送你啊?」

我呵呵笑下,這丫頭現在和我是越來越不顧忌了。她居然開始取笑我了。

我沖陸雪擺了擺手,直接去了安然的辦公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