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一十三章 即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一十三章 即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一十三章即將分離

敲『門』進去。。wщw.更新好快。辦公室里的馨香就讓我心神一『盪』。這味道和安然身上的味道一樣。每次聞著,都會讓我心情舒暢。

我走到辦公桌前,微笑的看著安然,問她說,

「安然,你叫我?」

雖然和安然的關係又向前邁了一大步。但在辦公室,我還是盡量的和她保持距離。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風言風語。

安然剛要開口。但她馬上把頭扭了過去,接連打了兩個噴嚏。

我嚇了一跳,急忙問她說,

「安然,你怎麼了?是不是感冒了?」

安然回過頭來,她白了我一眼,略帶嬌嗔的說道,

「你說呢?晚上江邊風那麼大,你可倒好,偏偏把我帶到江邊。你這哪是追求我,你這就是故意害我……」

說著,安然又打了噴嚏。

雖然安然在和我開玩笑。但我卻有些不好意思。看來安然是被江風吹到,有些傷風了。都怪我,昨天她穿的本來就少。可我光顧著和她表白,以為把西服給她披著,就覺得沒事了。

安然見我沒說話,她馬上又說道,

「和你開玩笑的。已經好多了。我叫你來,是要告訴你。我今天晚上飛北京,可能要等幾天才能回來……」

我一愣,問她說,

「去北京出差?」

安然點頭,

「嗯!上次我不是和你說過嗎?現在有一個大合同,能不能簽下來,就看這回了。mianhuatang.la這單要是成了,奧藍完全可以重振旗鼓……」

一談到工作,安然又恢復了往日的模樣。幹練中帶著幾分自信。

我點了點頭,又問她,

「你一個人去嗎?」

其實我心裡『挺』想和她一起去的。我本來就是銷售,如果一起去,既能和她朝夕相處,增進感情,還能一起工作。這就是兩全其美的事情。

但安然的回答卻讓我有些失望,她搖了搖頭,

「不是,我帶了銷售部的兩個同事,還有策劃部的汪濤……」

安然說著,忽然停頓了下。她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,微微一笑,和我解釋說,

「本來想讓你一起去的,但考慮你最近的工作量『挺』大。就讓你在家休息休息,不過別偷懶哦,爭取我回來時,你再多簽下幾個單子……」

安然說完,自己先笑了。

我卻有些失望,但又不能表現出來。只好苦笑著說,

「什麼時候走,我去機場送你……」

安然搖頭,

「還是算了吧。公司派車去,你就不用來回麻煩了……」

我有些無奈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安然看著我,又說道,

「還有件事我要和你說一下。今天財務部會把青姿那單的提成發放,一會兒他們應該會通知你……」

這件事之前卡琳就已經和我說了。一共二十五萬,我們兩人五五分。我能拿十二萬五,想想就有些『激』動。上班這麼久,我還第一次拿這麼多的提成。

我笑著說道,

「這回我終於可以還債了。等你回來,請你喝老友最好的紅酒……」

上次的事情我一直有些不好意思。這回錢發下來,我肯定要好好請她一次。

安然卻微微搖了搖頭,她目光閃爍,好像有些猶豫。過了一會兒,她才小聲的問我說,

「卓越,我發現你對卡琳真不錯。又是提成,又是大獎的。你想過沒有,她會怎麼報答你呢?」

安然的話語中帶著小小的醋意。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但我卻特別享受這種感覺,至少可以證明,她是在乎我的。

我笑了下,微微搖了搖頭。我不想在安然馬上要出差的時候,和她聊別的『女』人。

自從入職奧藍后。這應該算是我第一次和安然分開。雖然在半月山的別墅,我工作了一個月,中間也只見過安然一次。但情況不同,那時我們畢竟在一個城市。如果想見面,隨時都可以。而現在,她去了北京。雖然只是說去幾天而已,但我卻有一種一日不見,如隔三秋的感覺。

在安然去北京的當天下午,我去財務簽字。十二萬五的提成已經到賬,我心裡一陣興奮。終於可以告別借錢度日的時代了。

我正琢磨晚上怎麼改善下伙食,艾嘉給我來了電話。電話一通,就聽艾嘉用她特有的溫柔口『吻』說,

「卓越,晚上有事嗎?」

艾嘉很少給我打電話。我不知道她有什麼事,馬上反問說,

「我沒事,怎麼了,艾嘉?」

艾嘉依舊是溫柔的說,

「那晚上到我家來吧。我們幾個好久沒在一起聚聚了。最近占強的工作也不順心,正好你們幫我勸勸他。我也有點事情想和你說……」

我笑了下。聚會是次要的,勸鄒占強才是主要的。這就是艾嘉,一個無時無刻不為鄒占強考慮的『女』人。我答應艾嘉,問她用不用帶點什麼過去。艾嘉連說不用,她已經在超市都採購好。讓我直接去就可以了。

放下電話,我忽然想到,艾嘉叫聚會,陳嵐肯定會蠕然我現在面對陳嵐時,比從前從容多了。但還是會覺得尷尬。尤其是那天她見到我和安然在一起時,她的目光很複雜。

一想到陳嵐,我心裡頓時一陣空落。或許安然說的對,其實我現在根本沒完全放下她。不然,我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?難道只是不甘?

我想了下,今晚林宥肯定也會去的。我不如把陸雪也叫上,有這兩個活寶在,最起碼可以活躍氣氛,不至於那麼尷尬。

想到這裡,我給陸雪發了微信。我也沒告訴她去哪兒,只說晚上帶她吃飯去。這丫頭倒是也沒多問,愉快的答應了。

下班后,我和陸雪打車去了鄒占強家的小區。到了樓下,我先去超市買了些水果。陸雪這才知道,我們並不是去餐廳,而是去我朋友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