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一十四章 歡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一十四章 歡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一十四章歡喜冤家

陸雪有些不好意思。,最新章節訪問:.。她一臉的難為情,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你們朋友聚會。我也不認識,這麼去了不好吧?」

其實陸雪和鄒占強也見過的。當時鄒占強在奧藍開提案會,陸雪也在。但我還是故意逗她說,

「怎麼不認識呢?你最起碼認識林宥……」

「啊?他也去?」

陸雪一臉驚訝的問我。我微笑的點了點頭。

陸雪立刻皺著秀眉,她不滿的瞪著我,有些任『性』的說,

「他來你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呢,早知道他在,我才不和你來呢……」

我笑了。我就怕早說她不來,果然被我猜到了。我拎著水果,對著一臉不情願的陸雪說,

「走吧!都到樓下了。再說了,你把你那潑辣勁拿出來,還至於怕他個林宥?」

我故意刺『激』陸雪。陸雪眼珠一翻,冷哼一聲,沖我解釋說,

「我不是怕他!我是討厭他1

我又笑了!這兩個傢伙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,我一時間還真說不明白。

上樓敲『門』。開『門』的竟是林宥,他一見我身後的陸雪,立刻瞪著眼睛,驚訝的說,

「陸雪,你怎麼來了?你不至於吧?追我都追到這裡了,那天咱們不是說好了嗎?吃完那頓飯之後,咱們老死不相往來,你怎麼說話不算話呢……」

林宥喋喋不休的說著。(mianhuatang.la好看而陸雪上前一步,用力的推開林宥。同時狠狠的瞪了林宥一眼,

「滾開!是卓越叫我來的,和你有什麼關係?你要不想見我,你可以走礙…」

林宥不服,他跟在陸雪身後,剛要再說。我怕他這張賤嘴把陸雪惹急,她萬一真走了。就急忙打岔說,

「林宥,你怎麼來這麼早,他們都來了嗎?」

我話一出口,林宥馬上回頭看著我說,

「他們?他們是誰?除了你我,哪還有別人了。哦,對了,還有陳嵐。不過遺憾的通知你,陳嵐剛來過電話,單位加班,來不了了……」

林宥的話,讓我忽然有些輕鬆。可接著,竟有些遺憾。我現在對陳嵐的感覺很特殊,有時候怕見面。可時間一長,我又想知道她現在過的怎麼樣。正是這種患得患失的矛盾心理,讓我更加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陳嵐。

艾嘉扎著圍裙,從廚房走了出來。她挽著頭髮,白皙的額頭,滲著一層香汗。我忙介紹她和陸雪認識。兩人打過招呼。艾嘉告訴我,占強還沒下班,不過應該快了。她說著,又忙著給我們讓座、倒茶、拿水果。

林宥在一旁大大咧咧的說,

「艾嘉,你就忙你的廚房吧。這裡有我就行了……」

陸雪一撇嘴,小聲的嘟囔著,

「切!說的好像你是男主人似的,臉皮真厚……」

陸雪本是一句針對林宥的話,可艾嘉竟有些尷尬。她忙打了招呼,轉身進了廚房。

林宥和陸雪依舊斗著嘴。我起身看著鄒占強的家。他這房子也是租的,但比我的大不少。兩室一廳,裝修的也更高檔。

對面牆上掛著兩人的照片。照片都是鑲嵌在紅木相框裡面。看著這些照片,我心裡不禁感慨著。記得當初和陳嵐到鄒占強家時。陳嵐就說,她也想用一面牆來掛照片。可時間流逝,陳嵐離開了我,連同那些照片,也都消失不見。

留下的,只是一段有快樂,又有痛苦的回憶。

外面想起一陣清脆的開『門』聲。

『門』一開,就見鄒占強開『門』進來了。他和之前似乎沒什麼變化,依舊是西裝革履,襯衫領帶,髮型更是一絲不『亂』。

一進『門』,鄒占強見我們三個坐在沙發上。他先是一愣,接著馬上問說,

「卓越,你們怎麼跑來了?」

林宥翹著二郎『腿』,端著茶杯。他吹著上面浮動的茶葉,喝了一小口。故意調侃鄒占強,

「怎麼?不歡迎我們啊?告訴你,可不是你請我們來的,是艾嘉請我們來的。你要是嫌我們煩,你現在可以走礙…」

林宥模仿著陸雪之前的口氣。他也是一點不拿自己當外人。居然要趕走鄒占強。

鄒占強哈哈一笑,他反擊林宥,

「林宥,你是不是早就想把我趕走啦?」

我和陸雪也都跟著傻笑。

艾嘉聽到聲音,也出來了。她一臉溫柔的看著鄒占強,把他的手包和西服接了過來,放到一旁。一邊對鄒占強說,

「占強!大家好久沒在一起了。正好你現在也不忙,我就把大家叫了過來。我們一起聚聚……」

我這才明白。原來艾嘉找我們,她並沒提前和鄒占強打招呼。

鄒占強一邊解著領帶,一邊笑著說,

「是啊,現在是不忙了!想忙也沒人找埃我這沒上班幾年,就提前過上了半退休的生活,不過好。現在有時間陪你了……」

鄒占強嘴上雖然這麼說。但大家都能聽出他是在抱怨。這次的降職,對鄒占強打擊不校艾嘉也不說話,默默的幫鄒占強解開領帶,連同西裝一起放好。

一時間,我竟也不知道找個什麼話題和鄒占強聊聊。以前在一起,總是有著說不完的話。可現在不知為什麼,可能是大家各忙各的,坐到一起,反倒沒了太多的話。

飯菜備好,陸雪幫著艾嘉忙碌著。我們三個坐在餐桌旁,鄒占強拿出一瓶茅台,看著我和林宥說,

「咱們兄弟三個,好久沒在一起了。今天就喝這個,怎麼樣?」

林宥倒是無所謂,他把杯子直接遞了過去。但我馬上搖頭說,

「算了,我還是來啤酒吧!要是家裡沒有,我就下去超市買……」

自從上次在安然家裡喝醉后,我對白酒就產生了抵觸情緒。但鄒占強卻是不依不饒,愣是給我倒上了一杯。為了不掃大家的興,我硬著頭皮接了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