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一章 意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一章 意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二十一章意外偶遇

這廣告雖然不是特別出彩,但也還不錯。mianhuatang.la.訪問:.。產品特點體現了,適用人群也有了定位。我倒也沒看出有什麼缺陷。

見我『挺』滿意,王洛在合同中,找出甲方審核的頁面,讓我在最後審核通過的地方簽字。這是電視台的行規,這麼做主要是電視台為了規避風險。畢竟這些內容都是廣告公司提供的,如果一旦出現糾紛。電視台可以免責。

我拿著筆,猶豫了一下。但還是簽上了我的名字。

我之所以猶豫,是因為這工作本來是汪濤的。我這麼貿然簽字,萬一他對內容方面不滿意,想改也就沒機會了。可汪濤人在北京,電視台又催的急。我也只能代他簽了。

簽完字,和王洛打過招呼。我一個人出了電視台大廈。剛到『門』口,就聽身後有人喊著我的名字。並且還是個『女』的。

「卓越?」

她的聲音有些疑『惑』,似乎也並不能確定看到的人就是我。

我一轉頭。就見不遠處,一個身材高挑,穿著職業套裝的『女』生正疑『惑』的看著我。我先是一愣,但馬上認出來了。這『女』的正是上次青姿出事,參加新聞發布會上的那位『女』記者白玲。

她的名字,還是林宥告訴我的。據林宥說,我們還是校友,一屆的。只是不同系。

我之所以沒有一眼認出她,是因為她和上次的著裝太不一樣了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上次她穿的是牛仔『褲』,加t恤短袖。給人一種幹練的感覺。

而今天,她穿了一套淡紫『色』的套裙,白『色』的高跟鞋,『胸』前別了枚『胸』針,還畫著淡妝。和上次的風格完全兩樣。

我看著她,微微苦笑下。上次的發布會,這白玲給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了。她咄咄『逼』人的架勢,要不是我臨場能力還算過得去,恐怕早就被她『逼』問的下不來台。

白玲還沒等走到我身邊,她身上那種淡雅的香氣,就飄了過來。一到我身邊,白玲微笑的看著我,主動伸手說,

「卓越,你好!剛才我還沒敢認,沒想到真的是你!來電視台辦事嗎?」

白玲的落落大方,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預料。我也和她握了手。同時解釋說,

「公司有個廣告要上,去了趟你們媒體廣告部。剛結束……」

白玲笑著點了點頭。她看了下時間,接著又對我說,

「卓越,其實我這幾天還想聯繫你呢。不過相約不如偶遇,我能耽誤你一會兒,和你聊聊嗎?」

我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白玲一眼。我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,我當然知道,白玲找我,肯定不是想和我閑聊。她一定有事。

可關鍵我不想去!上次她咄咄『逼』人的架勢,給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。我真怕去了,她和上次一樣。

白玲見我猶豫,她微微一笑。不得不承認,白玲還是很漂亮的。至少她的笑,有種穿透人心的感覺。

「卓越,你不會這麼不紳士吧?一位『女』士這麼對你發出邀請,你就這麼殘忍的拒絕了?」

我笑了下!白玲的話很有說服力。我點頭答應。白玲帶我去了電視台旁邊的一家咖啡廳。這裡環境不錯,很優雅。因為是上午,所以客人不多。只有零星的幾桌散客。

我和白玲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。點了兩杯咖啡。白玲笑著對我說,

「卓越,我們是校友,你知道嗎?」

我看著白玲,點頭說,

「嗯,後來聽說了1

服務員端上咖啡,白玲輕輕攪動著。她的動作緩慢而優雅。好一會兒,她才抬頭說,

「其實上次在發布會,我就認出你了。不過很可惜,你好像不認識我……」

我笑了笑,喝了一口咖啡。接著說道,

「你明明知道是校友,還對我下口那麼狠……」

白玲被我的話逗笑了。她抬頭看著我,抿著嘴『唇』,略帶不滿的說,

「你說話好難聽!什麼叫下口?當我是狗啊?」

說完,她自嘲的笑了。我也跟著笑了。這白玲的『性』格倒是『挺』開朗,雖然和我並不熟悉。但也能自然的開著玩笑。

接著,她又解釋說,

「其實之所以『逼』問你,一個是職業習慣。再有一個,你當年紅遍校園,演講賽上的一封情書打動了那麼多人。我本來就想找機會和你學習下,沒想到在校園沒機會,工作后反倒遇到了……」

白玲所說的學習,其實就是不服。林宥和我說過,白玲當年在學校參加辯論賽,曾經拿過最佳辯手。一個口才極佳,並且又喜歡辯論的人,她肯定是希望有個好對手的。只是我沒想到,當初我對陳嵐的告白,居然連外系的同學都知道了。

我微笑的搖了搖頭。見我沒說話,白玲又問說,

「對了,你和你那位同學應該結婚了吧?聽說你們都留在了本市……」

一提陳嵐。我腦子裡又想到了昨天周天成接走她的那一幕。我下意識的『摸』了『摸』兜,但這種地方是不讓『抽』煙的。我只好忍著,喝了口咖啡。看著白玲說,

「白玲,你請我來這裡。不會就是想問問我的『私』事吧?」

我的口氣並不友好。因為我不喜歡別人總是打聽我的『私』事。尤其還是一段讓我不敢回首的過往。說著,我看了下時間。我在暗示白玲,如果還是聊這些話題,那我就應該走了。

白玲很聰明。她馬上意識到了我的抵觸情緒。她笑了下,馬上說道,

「當然不是了!其實我找你,是想和你了解下上次發布會的事……」

我疑『惑』的看著白玲。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,青姿和幾個住院的用戶已經達成和解。用戶表示搞錯了,青姿也不再追究。白玲還想問什麼?

白玲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疑『惑』。她馬上又說,

「事情最後的結果我也知道。幾個用戶主動出院了。但我很奇怪,這件事情不應該這麼就不了了之的。為什麼最後悄無聲息的就結束了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