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二章 暗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二章 暗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二十二章暗中調查

原來白玲是想了解這件事情。不過可惜的是,我也不知道。雖然黃飛曾告訴我,這件事他調查過,但涉及的圈子很廣。他不想把青姿拖下水,所以才選擇了息事寧人。沒想到今天,白玲居然又把這件事翻出來了。

我沖白玲搖頭苦笑,反問她說,

「白大記者!我只是奧藍的一個普通銷售而已。關於青姿的問題,你應該去問青姿的員工。怎麼跑來問我呢?」

我的反問,似乎激起了白玲的興趣。她自信的笑了下,立刻反駁我,

「卓越,你的說法不對!在發布會上,你們那位漂亮的安總可是說你是她的特別助理。而青姿的黃飛,黃總,他說你是青姿的公關代表。你說,我不找你我找誰?」

我剛要說話,白玲立刻又說,

「無論你怎麼辯駁,你都沒辦法否定我剛才的話。因為我有視頻為證……」

白玲說著,得意的笑了下。果然是最佳辯手出身,說問題一語中的。那天本是安然和黃飛臨時給我戴了一頂高帽,沒想到居然現在被白玲當成了把柄。

我苦笑下,搖頭說,

「你就是再有證據,我也只能告訴你,這件事我不了解。青姿方面也沒和我說。不過我還有一點不明白,這件事已經過去了,你怎麼又想起來了?「

白玲馬上搖頭,

「不是我想起來了,是我一直沒忘。我們當時在電視台播放的時候,當眾許諾,這件事會持續報道下去。也有觀眾打來電話,問這件事的進展。所以,我一直還想做個這件事的後續報道……」

我笑下!這白玲倒是挺執著的一個人。可惜我幫不上她。白玲見我不說話,她忽然把身體前傾,低聲說道,

「卓越,你知道嗎?其實這件事我一直在調查著。最讓我意外的是,在上次事件中的兩個患者。她們居然有前科……」

「前科?」

我皺著眉頭,不解的看著白玲。白玲點點頭,繼續說,

「有兩個人都曾經有過碰瓷的經歷,並且在派出所有案底。所以,我可以斷定。當然,你在發布會上也說了。這是一場人為製造的事故。另外,我調查了一下。這件事好像和你們奧藍也有關係……」

我一下愣住了。不解的看著白玲。我雖然早就知道這件事是針對奧闊我不清楚,白玲對這事調查到什麼地步了。

見我疑惑,白玲就和我解釋說,

「我懷疑這件事,是你們奧藍內部有人和外界勾結,有可能還有青姿的人參與。一起製造了這次化妝品事故……」

我依舊沉默,但腦子卻在飛速的轉著。白玲說的不是沒有道理。看來奧藍肯定是有內鬼了。不然我們和青姿的新聞發布會的時間、地點、參會人員,怎麼可能輕易的被外界知道呢?

但我還是笑著說,

「白玲同學!你只是個關注民生方向的記者,但我現在聽你說的這些,怎麼感覺你好像是個偵探呢?」

我故作輕鬆的態度似乎讓白玲有些不悅。她盯著我,一板一眼的說道,

「卓越同學!你要搞清楚,我現在調查的就是民生。不管他們出於什麼目的,是公司內鬥,還是另有圖謀。但他們不能拿普通用戶的健康,當成他們的炮灰。這種事情不披露出來,那還對得起我現在的工作嗎?」

白玲這種人天生就應該做記者。因為她身上有著一般人所沒有,或者說是缺少的社會責任感。

不過我也懂得一個道理。防火防盜防記者。和他們打交道,要處處小心。你說不定一不留神的一句話,就成了她們的新聞當事人。

見我什麼也不說,白玲也有些無奈。其實我也真是什麼都不知道。白玲撇了下嘴,她嘆了口氣,又對我說道,

「卓越!希望你能相信我。因為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,不單是對青姿,對你們奧藍也是一件百利而無一害的事。所以,我希望以後你有什麼線索,可以和我聯繫……」

說著,白玲和我互換了手機號。

我承認白玲說的對。可惜我沒興趣,至少是沒興趣和她合作。白玲似乎也感受到我的態度,無奈之下,也只好分手告別。

離開咖啡廳,我打車回了公司。見已經是中午了,我給安然發了條簡訊,問她說:

「今天怎麼樣?還順利嗎?」

等了好一會兒,也沒見安然給我回信息。眼看著就要到公司了,電話忽然響了。竟是安然打來的。我急忙接了起來,就聽電話那頭傳來安然略帶疲憊的聲音。我急忙問她說,

「安然,聽你的聲音好像挺累的。是不是不太順利?」

安然嘆了口氣,她有些無奈的說,

「嗯!的確不順利,對方是一家剛入中國市場沒多久的外資公司。我本想見下他們中國區的市場總監,可惜,對方根本沒時間。我們幾個在樓下現在還傻等著呢。已經等了三個多小時了……」

一想到安然在陌生的北京城,苦等著一個還沒見到的客戶。我就有些心疼。馬上安慰她說,

「見客戶也不是著急的事。要不你們先去吃飯,之後再去看看吧……」

安然無奈的嘆息了一聲,她幽幽說道,

「也只好這樣了,沒別的辦法……」

和安然聊了幾句后,我掛斷電話。心裡卻開始惦記著安然。她剛才說話的口氣有些委屈。也難怪,她一個嬌生慣養的富家小姐,如今自己親自帶人去見客戶。還被對方拒絕了。這種滋味,肯定會很難過的。不過最可惜的是,我又幫不上什麼忙。

下午時,我本想再給安然打個電話。可一想,安然這個時間一定在忙。乾脆等晚上回去再給她打電話,好好安慰她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