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三章 難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三章 難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二十三章難以置信

到了快下班時。mianhuatang.la棉、花『糖』挾說』,最新章節訪問:.。卡琳拎著手包,風風火火的從外面回來了。路過辦公區時,她沖我的方向擺了擺手,接著瀟洒的說道,

「卓越,來我辦公室一下……」

說著,她頭也不回的進了自己的辦公室。

我放下手頭的資料。起身朝著卡琳的辦公室走去。路過小苗的座位時,這小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。

他以前一直是卡琳跟前的紅人。其實現在卡琳對他也不錯,只是好像和我走的更近了一些。看著小苗嫉妒羨慕恨的樣子,我心裡有些好笑。這算什麼事兒呢?爭風吃醋?我可沒興趣。

進了辦公室,卡琳站在辦公桌前,她手裡拿著一個文件夾。翻看了幾眼后,回頭遞給我說,

「卓越,幫我辦你個事兒。晚上你去紫海酒吧,把這份文件送給一個姓宋的老闆……」

我一愣,接過文件,隨手翻看了下。就是一份普通的廣告提案。我不解的問卡琳,

「卡琳,送個提案至於要晚上嗎?還要去酒吧?」

卡琳撇了下嘴,有些不屑的說,

「你是不知道。這個客戶是個『私』營業主,歲數『挺』大的。之前我們銷售部的『女』同事一直跟這單。可這老傢伙總想佔人便宜。『弄』的同事沒招兒,跑我這裡哭訴。我總不能把單子就這麼扔了吧?沒辦法,我只好把這單拿過來親自跟。strong.la/strong不過放心吧,已經談了差不多了。你告訴他,只要提案他看過同意,答應簽約,我就會親自去找他……」

我笑了下。這才明白卡琳的意思。卡琳這是不見兔子不撒鷹,之前談的差不多了。但擔心這傢伙只佔便宜不簽字。所以她才把這人約出來,但臨時換我過去送材料。

不得不承認,卡琳在這方面的確有高人一籌的本事。不然她也不會坐到現在的位置。卡琳又把這人的電話給我,讓我到了之後聯繫他。

到了晚上,我吃過晚飯。才擠著地鐵去了紫海酒吧。這酒吧我還是第一次來。一進『門』,就被震耳『欲』聾的音樂聲嚇了一跳。

小舞池裡,一群年輕人正在群魔『亂』舞。四周的卡座上,坐的也都是年輕人。我剛要給姓宋的打電話。一轉頭,就見吧台里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調酒。他穿著酒吧特有的制服。正往杯子里加著冰塊。

我愣住了!

我在的位置是在他的斜後方,離他還有段距離。我眨了眨眼,懷疑自己看錯了。我急忙快步走了過去,這回,我終於看清他的正臉了。

但我卻異常驚訝。感覺呼吸都要停滯了!

林宥!

林宥在酒吧打工!

我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。怎麼可能呢?我走到吧台前,坐到旁邊,高高的吧椅上面。我坐的位置靠邊,而林宥正在忙著,他根本沒注意到我的出現。

林宥的手法很嫻熟。他有條不紊的把需要的東西一一放到調酒壺裡。接著,開始用力的來回晃著,銀光閃閃的調酒壺,在林宥的手裡上下翻飛,周圍的幾個小丫頭都向他投去『艷』羨的目光。

林宥會調酒,我早就知道。但我一直覺得那只是他的樂趣而已。可他怎麼跑到這裡上班來了?我就在一旁默默的看著,也不打擾他。

客人很多。林宥把一杯調好的『雞』尾酒遞給吧台前的一個妖冶的『女』孩兒。這『女』孩兒化著煙熏妝,頭髮如同孔雀開屏。嘴『唇』更是紅的如同飲血一樣。

她喝了口酒,看著林宥。先是拋了個媚眼,接著一臉狐媚的說,

「帥哥,下班後去哪兒啊?」

林宥笑下,他一邊收拾吧台上的工具。一邊愛理不理的說,

「能去哪兒?當然是回家了……」

「你家在哪裡啊?能帶我去看看嗎?」

『女』孩兒不依不饒的追問著。

林宥很帥!大學時就有不少『女』生追求他。但此時的場景,卻讓我一陣心酸。開始我還覺得林宥是不是一時興起,他跑這裡玩一陣子。可當我看他和『女』孩兒尷尬的對話時,我知道,這是他的工作。

我一直盯著林宥,他似乎也感覺到有人在看他。一轉頭,見是我。林宥一下愣住了。在十幾秒的對視后,林宥忽然笑了,他走到我的位置,笑著問我說,

「你怎麼來了?喝點什麼?我請1

「等下我再和你說,我先把這個送去……」

說著,我沖他晃了晃手裡的文件。

我心裡一陣壓抑。林宥怎麼可能『混』到這個地步?

我給姓宋的打了電話,他已經到了。就在酒吧的一個角落裡,他的身邊,還坐著一個年輕人。我猜這人應該是他的助理之類的。因為他和姓宋的說話時,完全是一臉諂媚的表情。

姓宋的正滿心歡喜的等著卡琳。見到來的人是我,他一臉的不高興,用他粗『肥』的手指指著我,不滿的嚷嚷著,

「你是幹什麼的?你們卡琳總監呢?她怎麼沒來?」

姓宋的看著能有五十多歲,禿頂。個子不高,卻特別胖。看著像個吹圓了的氣球。

我把卡琳之前告訴我的話,和顏悅『色』的和他說了一遍。誰知他「啪」的一下,把文件夾扔到一邊。沖我喊著,

「你現在就給你們卡琳總監打電話。告訴她,她要是不來。這單就別想讓我簽……」

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林迥樣子。我著急想知道他到底怎麼了。可這老傢伙和我不依不饒的發著脾氣。我盡量的和顏悅『色』解釋說,

「宋老闆,卡琳總監真的有事。要不您親自給他打電話吧……」

我話音一落。宋老闆身邊的年輕人立刻瞪著眼睛,他指著我罵說,

「你他媽是個什麼東西?敢對宋老闆指手畫腳的?」

我看著這年輕人。心裡的怒火終於被他點燃了。我冷冷的盯著他,說了一句,

「宋老闆,文件送到了。至於卡琳總監,你自己聯繫吧……」

說著,我轉頭就準備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