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二十四章一無所知

誰知年輕人一下怒了,他站了起來,指著我罵說,

「我x你媽,你個臭跑業務的,你拽什麼?馬上給你們總監打電話,讓她必須過來……」

我的確是個跑業務的。但就算是跑業務的,也有自己的尊嚴。罵我,我可以忍。但罵我的家人,我絕對忍不了。

我盯著他,上前一步,冷冷的說,

「你他媽要是男人,你就把剛才的話再重複一遍?」

這人剛要再罵。忽然,身後飛過一個酒瓶。直接朝年輕人的方向砸了過去。年輕人反應倒是『挺』快,他一躲,酒瓶砸在他後面的沙發上。

接著,就聽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,

「和這孫子嗦什麼?『抽』他1

是林宥!

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過來的。他應該一直注意著我,見我和對方的架勢不對。他才急忙出手。林宥很仗義,從大學到現在,只要我有困難,他肯定會幫我。

酒吧里立刻『亂』作一團。很多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都跑過來圍觀。我和林宥剛要上前,教訓下這個嘴臭的傢伙。可保安和酒吧經理來了。

經理一把抓住林宥的胳膊,沖林宥大聲喊著,

「林宥你瘋啦?你要打客人?你他媽想不想幹了?」

保安已經把我們和對方隔開。架是打不起來了。林宥也不搭理經理,他指著剛才罵我的年輕人,繼續罵著,

「孫子,馬上和我朋友道歉!要不我今天和你沒完1

經理氣急了。mianhuatang.la網他的話林宥根本沒聽。他立刻沖林宥喊道,

「林宥,你要是再胡鬧,我馬上開除你1

林宥回頭瞪著經理。他把外衣一脫,直接狠狠的扔在地上。同樣喊著,

「大爺我不伺候你們了,給我讓開……」

說著,林宥率先朝『門』口走去。我回頭怒視了兩人一眼,跟著林宥出了酒吧。

夜晚的城市燈紅酒綠。人們似乎習慣了,在黑暗中揮霍著自己的**。

我和林宥一出『門』,林宥『摸』了『摸』衣服。他這才想起,衣服已經被他扔了。他回頭看著我,依舊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架勢,

「給我支煙1

我走上前,掏出一支煙,幫他點上。我也點了一支。林宥『抽』了一大口,接著瞪了我一眼,假裝不滿的說,

「卓越,你就是個掃把星!第一次來,就能把我工作攪沒了。你也真夠可以得了……」

我笑了下,看著他說,

「走吧,找個地方聊聊吧?」

我現在太想知道,林宥到底發生了什麼。他居然要跑酒吧來打工。要知道,林宥當初也是我們學校的才子之一,他家境又好,就是他再落魄,也不至於到夜店來『混』生活。

「去哪兒?」

林宥朝著天空吐了個眼圈。可眼圈剛出來,就立刻被風吹散。

「你說吧……」

林宥想了下,他看著我說,

「去學校吧1

我點頭。林宥雖然沒明說,但我知道他想去的地方。這就是好兄弟,有些話不用多說,一點即懂。

我們兩個打車到了學校『門』口。我去了當初我們最常去的超市,買了十幾罐啤酒。超市的大爺居然還記得我。他特意多送了我一袋『花』生。

我和林宥到了校園東側,從鐵柵欄翻過。來到無名湖邊。上學時,錢總是不夠『花』。沒當錢緊時,我們就會買點啤酒小吃,到湖邊喝上一常

我倆坐在湖邊的長椅上。四周靜寂無人。黑暗中,只有我們兩人的煙頭,發出刺眼的紅光。

「卓越,你說這湖裡有沒有冤魂?」

這無名湖之前是隨便讓學生來的。但在幾年前,一個『女』學生,因為情感糾葛,沉湖自荊從那以後,學校特意用柵欄圍上。不過就是這樣,也擋不住當年那些荷爾『蒙』噴濺的我們。

我啟開一罐啤酒,喝了一大口。轉頭看著林宥說,

「林宥,別扯沒用的。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吧……」

林宥看了我一眼,他假裝糊塗的反問我,

「什麼怎麼回事?」

「為什麼去酒吧打工?」

我追問。

林宥笑了下,順口胡說著,

「呦!怎麼瞧不起我們勞動人民啊?我們憑勞動吃飯,怎麼比不上你們小白領?」

這就是林宥!胡攪蠻纏的工夫一流。他明明知道我並不是瞧不起誰,我至少不明白,他為什麼會到這個地步。

我瞪著他,繼續說道,

「林宥,你少和我胡扯!你不是一直專職炒股呢嗎?什麼時候去的酒吧?為什麼不告訴我們?」

林宥冷笑一下,他把手中的煙頭彈向半空。煙頭的紅光,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。

「你還真把我當股神了?我和你說實話吧,半年前我就被套的死死的。別說賺的錢,就連本金都賠的差不多了……」

半年前,正是我和陳嵐分手的時候。那時候林宥經常陪著我醉生夢死。可從來沒聽過他說這些。

林宥說著,他微微嘆了口氣,又繼續說道,

「那段時間,我都是靠著家裡人的接濟過日子。可後來,我老爸給我下了最後通牒。如果再不回北京,他將一分錢都不給我轉了。沒辦法,我只好出來打工了……」

我心裡有些愧疚。我最難的時候,林宥一直陪著我。而他最難的時候,我卻根本不知道。我忽然發現我有些自『私』,我只在乎自己的感受,卻沒有顧及到身邊人的情況。林宥這麼難,我居然一點也沒發現。

林宥是北京人。當初所有同學都認為,只要一畢業,林宥肯定是回北京的,家裡人早已經為他安排好了一切。可沒想到,他卻留在了這裡。沒人知道為什麼。

「這些事為什麼不告訴我?」

在我眼裡,我和林宥、鄒占強是無話不談的朋友。可發生的這些,我偏偏一點也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