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五章 沒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五章 沒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二十五章沒有後來

我不但不知道,沒幫上他什麼忙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-..-我還借了林宥六千塊錢。

林宥聽著,他笑了笑,接著拍了拍我的肩膀,笑呵呵的說,

「卓越,你沒聽過嗎?瘦死的駱駝比馬大。我就是再沒錢也比你強埃再說了,和你那痛不『欲』生的情況相比,我這算的了什麼呢?」

林宥依舊是用他那玩世不恭的態度說著。我默默的喝著啤酒,『抽』著煙。我知道林宥為什麼會這麼說,他是不想我內疚。

一罐啤酒喝完,我又開了一罐。喝了一大口,再次問林宥說,

「其實我以前也想問你,你為什麼不回北京,要留在這裡呢?」

林宥笑了,他看著我,說了三個字,

「因為你1

「滾蛋!和你說正經的呢1

林宥又開始胡扯。

見我有些急了,他才嘆了口氣,緩緩說道,

「因為我愛上了這個城市1

我冷笑,反問他,

「一個鋼筋『混』凝土澆築的城市,冰冷的沒有任何的味道。有什麼好愛的?」

黑暗中,林宥忽然沉默了。好一會兒,他才問我說,

「卓越,你沒聽過嗎?因為一個人,愛上一座城……」

林宥的話有些傷感。我聽著心裡卻有些驚訝。大學到現在,就沒見過林宥談戀愛。我腦子飛轉,開始回憶那些和林宥走的比較近的『女』生。(mianhuatang.la好看棉花糖可想了半天,也沒想到林宥會因為誰,而選擇留下。

我看著林宥,越來越發現,我不了解我的這個朋友。他平時嘻嘻哈哈,一副玩世不恭的架勢。可誰能想到,在他的心裡,竟然住著這樣一個人。

我忍不住問說,

「告訴我她是誰?我想知道誰有這麼大的魅力,讓我們林公子放棄京城的優越條件,跑到酒吧去打工……」

林宥苦笑下,他微微搖頭,

「對不起,卓越。我不想說1

我知道,每個人都希望有自己的『私』密空間。就像我不想告訴他們,我正在追求安然一樣。

但我還是追問,

「那你和她表白了嗎?」

林宥點點頭,

「說過……」

「後來呢?」

林宥苦笑,

「沒有後來1

他說著,忽然轉頭看著我,

「卓越,你知道嗎?其實我真的『挺』羨慕你的。你和陳嵐畢竟有一段美好的回憶。而我呢?連回憶都沒有……」

我雖然不知道這人是誰。但我知道,林宥既然這麼說。那就證明,這肯定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感情。我勸林宥說,

「林宥,要不回北京吧。找一個人,重新開始……」

我話一說完,林宥站了起來。他撿起一粒石子,用力的扔到湖中。石子沉水的聲音,在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清脆。

「快了!我應該快回去了1

林宥說著,他拿起一罐啤酒。仰著頭,一股腦的喝了下去。雖然我沒明白他這話里的含義,但這次,我沒問他。我知道,他這麼說,一定有他的道理。

我不再糾纏這件事。我換了話題,對林宥說,

「這兩天我發提成了。不少,十多萬呢。你用錢隨時告訴我,我給你拳…」

林宥笑了,他用力的點了點頭。

我們兩人開始隨意的邊喝邊聊著。忽然,我手機簡訊聲響了起來。我立刻掏出手機,我猜,應該是安然來的信息。果然,手機屏幕上顯示安然的名字。

我皺著眉頭,用手打了下自己。我明明想晚上和安然好好聊聊的,可又把這件事給忘了。安然讓我追求她,可她走了兩天,我連下班后的簡訊都沒發。

我越想越氣自己。點開簡訊,上面寫著:

「告訴你個好消息。我剛剛見到他們的市場總監了,聊的『挺』不錯的。應該有些效果的。你呢,做什麼呢?」

看安然這字裡行間的意思。她應該是興趣不錯,剛回酒店。

我十指如飛,立刻回道,

「先恭喜你,祝你早日簽下這單。我在學校,和林宥正喝啤酒聊天呢……」

林宥見我在發信息,他也不打擾我。就一個人『抽』著煙,默默的喝著啤酒。沒多一會兒,安然又回我:

「你倆倒是真會選地方,跑到校園喝啤酒。是去緬懷你們的青『春』嗎?」

我看著簡訊笑了下。立刻回道:

「不是緬懷,是祭奠。祭奠我們那逝去的青『春』……」

安然又回:

「你繼續祭奠吧!我不和你說了,我要衝個澡。吃點東西,一天都沒怎麼吃飯,都餓死我了1

我猜安然之前沒見到對方的市場負責人,一定是沒心情吃飯。這回終於見到了,心情也好了,自然也就來胃口了。

我又回她一條:

「去吧,多吃點!等你回來,我親自下廚給你做1

我以為安然不會再回信息了。可剛要放下電話,安然就回了四個字,

「說話算話1

我微笑的回她,

「放心!等你回來……」

簡訊發完。林宥才笑著看著我說,

「是你們那位漂亮的安總吧?」

我沒隱瞞,點了點頭。

林宥依舊是站著的,他喝了一大口啤酒,又問,

「有戲嗎?」

他的意思是我和安然能不能繼續發展。我搖頭,沒說話。

林宥也沒追問。這一晚,我倆將十多罐啤酒喝光后,才各自回家。和林宥分開前,他特意告訴我。不要把他的情況告訴任何人。我知道,林宥是個好面子的人。他不喜歡別人看到他的窘境。我想都沒想,立刻答應了他。

安然出差的這段日子。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度日如年了。上次有這種感覺時,還是和陳嵐分手的那段日子。那時候,我覺得時間好像停滯了一般,過得特別的慢。而我最害怕的就是天黑。天一黑,我就感覺,我似乎被整個世界拋棄。不喝酒,根本睡不著。

這幾天,我始終和安然簡訊聯繫著。她那面已經有了進展,對方對汪濤的提案還算滿意。但並沒有進一步的進展。

我又問她什麼時候回來,她告訴我,一時間還定不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