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六章 美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六章 美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二十六章美『女』求助

這天周末的晚上,我還是像以前一樣,和安然發著簡訊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。wщw.更新好快。已經十一點多了,安然有些困。我也打算睡覺,我剛和安然說完晚安。正準備關燈睡覺時。手機忽然響了。

我以為是安然打來的電話,可拿起一看,竟是秦沫。

上次秦沫鬧了遲東方的酒會後,我一直也沒去老友。我其實還一直想問問她,她是不是認識遲東方呢。電話一接起來,就聽秦沫有些猶豫的在電話那頭說,

「卓越,你能幫我個忙嗎?」

秦沫的『性』格很爽快。可今天卻有些吞吞吐吐,我馬上笑著說,

「秦沫,我們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。有什麼事情你就直說……」

我和秦沫是在大學畢業后認識的。那時候我們幾個總去老友。和秦沫又是同齡人,一來二去,大家也就熟悉了。她和陳嵐關係也還可以,只是我和陳嵐分手后。大家似乎去的次數,沒有從前那麼多了。

我一說完,秦沫才說道,

「你還記得那個副導演嗎?」

「副導演?」

我有些茫然的反問。腦子裡開始搜索,可我不記得我什麼時候認識一個副導演埃

秦沫苦笑一聲,

「就是你和林宥有一次在酒吧,那副導演要找我演戲。被林宥給嚇跑了……」

我「哦」了一聲。一下想了起來,那傢伙胖胖的。mianhuatang.la網他纏著秦沫,林宥嚇唬了他幾句,他直接跑了。我馬上問說,

「怎麼了?他又去纏著你了?」

秦沫立刻說道,

「嗯!他現在就在酒吧呢。這幾天他總來,不過今天他喝多了。現在還不走,我有點擔心……」

雖然秦沫平常一副刀槍不入的架勢。但她畢竟是個『女』孩兒,這麼晚了,被一個喝多的人盯著。放在誰身上,誰都會害怕。

我馬上說道,

「秦沫,你別擔心。我馬上過去,等我……」

放下電話。我起『床』穿好衣服,下樓打車,直奔老友酒吧。

一進『門』,就見空曠的大廳已經沒有幾桌了。秦沫彈著吉他,正在台上唱著歌。而那個胖子副導演,醉眼惺忪的端著酒杯。一邊喝著酒,一邊盯著台上的秦沫。看他那『色』眯眯的眼神,似乎想要扒光秦沫一樣。

我沖台上的秦沫擺了擺手,秦沫也微笑的沖我點了點頭。副導演順著秦沫的目光也看向了我,他先是一愣,接著眨巴幾下眼睛,估計想起來上次的事情了。

我到吧台點了一瓶啤酒,但沒讓服務員啟開。我拎著啤酒瓶,直奔副導演那桌。我故意『弄』出一副氣勢洶洶的架勢,目『露』凶光,一邊走一邊惡狠狠的盯著他看。

這胖子有些被我的架勢嚇到了。他的目光開始躲閃,根本不敢看我。

走到他的桌前,我把啤酒瓶朝桌上用力一放。接著坐到他的對面,正好擋住他看舞台的角度。

副導演有些心虛,他的酒也醒了大半,磕磕巴巴的問我說,

「你,你幹什麼啊?」

「喝酒1

我重重的說出兩個字。其實我是想說我喝酒,誰知話音一落。副導演立刻點頭,他拿著杯子,被剩餘的酒一口乾了。這傢伙,以為我讓他喝酒呢。喝完,他還把杯子朝我比劃了下。意思他幹了。

我心裡覺得好笑。但表面還是故意裝作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。我把啤酒拿了起來,用牙一咬,把啤酒蓋咬開。接著把啤酒蓋吐到一旁,一仰頭,喝了一大口。又把啤酒瓶用力的放到桌上。

我這一連串的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。看得副導演目瞪口呆。

因為我是背靠著舞台,我就用大拇指朝後指著,問副導演說,

「知道唱歌的『女』的是誰嗎?」

副導演先是搖頭。他一晃腦袋,臉上的『肥』『肉』都跟著『亂』顫。看的特別滑稽。

「不知道?」

我故意嚇唬他。

副導演有些心虛,他戰戰兢兢地說,

「你『女』朋友?」

我冷哼一聲,

「我妹妹,親的1

他傻呵呵的點了點頭。

「我告訴你,你以後再敢『騷』擾她。小心我對你不客氣……」

副導演立刻緊皺眉頭,他急忙解釋著,

「兄弟啊,你們都不相信。我真是副導演,我看中你妹妹。不對,我是欣賞你妹妹。覺得她在這裡唱歌可惜了,真的。你相信我……」

看著胖導演可憐兮兮的樣子,我忍著笑,點頭說,

「行!我相信你是導演。但你馬上在我面前消失,以後也不許再來找我妹妹。她對演戲沒興趣……」

「這,這,你不講道理……」

副導演還想和我辯解。我眼珠一立,手也握住里啤酒瓶。副導演立刻站了起來,一臉的無奈說,

「好,好,你別生氣。我走還不行嗎……」

說著,他急忙起身。灰溜溜的買單走了。

胖導演一走,我回頭沖秦沫做了「ok」的手勢。秦沫的一首歌也已經唱完,她笑著走下台。直接坐到我的面前。她笑著對我說,

「卓越,謝謝你啊!要不是你來,我還不知道怎麼辦呢。哎……」

說著,秦沫嘆了口氣。其實在夜場工作就是這樣,遇到這副導演還算好的。遇到地痞流氓更麻煩。

我和秦沫客氣了幾句。又問秦沫說,

「秦沫,你幾點下班?我一會兒直接送你回家吧……」

既然來了,不如乾脆好人做到底。

秦沫聽著,立刻沖我豎起一根大拇指。她笑著說,

「太謝謝你了,卓越!其實我每天唱到九點就結束了。可今天另外一個歌手有事,讓我替他。所以才搞的這麼晚。我去收拾下,現在就走……」

從老友出來,已經是半夜了。打了一輛車,我直接送秦沫回家。

在路上,我本打算問問那天酒會的事。可在倒車鏡里一看,秦沫靠在靠背上,她眯著眼睛,看來今天『挺』累,我也就沒好意思再問。

ps:這句話一定要認真看。十一號零點沒有更新,大家不用等了,早點休息。因為我在外面,回去要晚些,更新得延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