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七章 艷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二十七章 艷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二十七章『艷』福不淺

到了秦沫所住的小區『門』口。(mianhuatang.la好看。wщw.更新好快。秦沫一邊翻著手包,一邊對我說,

「卓越,今天謝謝你埃改天請你吃飯……」

我笑了下,和秦沫客氣了幾句。本以為她馬上要下車。誰知秦沫忽然一抱頭,接著嘆息一聲,皺著秀眉說,

「糟糕!我鑰匙落在老友了……」

我從倒車鏡里看著秦沫。她正愁眉苦臉的不知所措。這個時間就是回老友,老友也已經關『門』了。我回頭看著秦沫,本想送她去酒店。還沒等開口,秦沫就率先說,

「卓越,救人救到底!今天晚上,你就收留我一晚吧!反正你也是一個人篆…」

我們幾個和秦沫都很熟。她對我和陳嵐的事情也知道不少。她既然開口了,我也不好直接拒絕她,只好點了點頭。

秦沫滿意一笑,這丫頭可能是在夜店呆的時間長。她說話根本不顧及,她拍了拍我的肩膀,笑呵呵的說,

「放心吧,卓越!我肯定老老實實睡我自己的。絕對不『騷』擾你……」

我也笑了。我們以前在一起時,秦沫就是這樣。她什麼話都敢說,葷素不忌。

計程車司機一直聽著我和秦沫的對話。他一邊開著車,一邊羨慕的對我說,

「行啊,兄弟.艷』福不淺埃這麼漂亮的美『女』都主動要『騷』擾你,這也太讓人羨慕了吧……」

秦沫聽著,用力的推了下司機的靠背。mianhuatang.la網嘟囔一句,

「就你話多,好好開你的車吧……」

她一說完,我們三個都笑了。

到我家時,已經快半夜一點了。一進『門』,秦沫好奇的四處看著。邊過一圈兒之後,她才沖我點頭說,

「不錯啊,卓越!一個單身男人,居然把房間收拾的這麼利索……」

我笑了下。其實安然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。一想到安然,我立刻想起那天她曾經問過我,是不是曾經帶過『女』孩兒回家。不知為什麼,我明明和秦沫一點事都沒有。並且今天也只是幫她而已。可一想到安然的那句話,我心裡竟變得忐忑。好像做了什麼對不起安然的事情一樣。

秦沫看了一圈兒后,她把手包朝沙發上一扔。接著,整個人都倒在沙發上。一邊打著哈欠,一邊乏累的說著,

「舒服!今天我就睡這裡了……」

其實秦沫長的很漂亮。不然那個所謂的副導演,也不可能總是纏著她。她這麼一躺,一條長『腿』搭在地上。隨著她的呼吸,『胸』前的峰巒就開始起伏。看著眼前這『誘』『惑』的一幕,我怕我忍不住多想。急忙把頭扭到一邊。同時說著,

「算了吧!你還是去室睡『床』,我睡沙發吧……」

一聽我這麼說,她立刻坐了起來,笑著對我說,

「那我就不和你客氣啦?」

說著,秦沫沖我嫵媚一笑,同時還擠了下眼睛。她拿著手包,就朝室的方向走去。剛到『門』口,忽然回頭看著我,一臉媚笑的說,

「卓越,沙發上要是睡不著。可以來『床』上睡的,你的『床』夠大……」

說完,她咯咯的笑著。對於秦沫的這種玩笑,我早已經司空見慣。當初我們總『混』老友時,大家天天開著類似的玩笑。

不過時間不同,地點不一樣。加上又是夜深人靜,此時秦沫的話一出口。我心裡還是出現了一絲異樣。其實我只是一個正常的男人,面對嫵媚妖嬈的秦沫,心裡產生『波』動也很正常。換做別人,我猜也一定會有這樣的心思。但有是有,行不行動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秦沫剛要轉身進『門』。我忽然想到那天酒會的事,我馬上喊住秦沫說,

「秦沫,有件事我有些好奇,想問你一下……」

秦沫回頭看著我。她那雙大眼睛上的長睫『毛』,忽閃忽閃的,似乎會說話一樣。

「什麼事?」

我朝秦沫走了過去。邊走邊說,

「你認識遲東方?」

秦沫先是微微一愣,但馬上恢復正常。接著搖頭說,

「誰是遲東方?不認識……」

我盯著秦沫,她臉『色』如常。一時間,我竟也難辨真假。

「界宇廣告的ceo,那天酒會的主人……」

秦沫恍然大悟,她「哦」了一聲,反問我,

「有印象,怎麼了?」

秦沫的反應讓我覺得有些奇怪。我繼續問,

「那天你為什麼忽然換了曲子。唱了一首搖滾,並且還是那麼極端的《垃圾撤呢?」

秦沫聳聳肩,若無其事的說,

「沒什麼,心情不好就唱了。這有什麼可奇怪的?」

秦沫越是這樣說,我越覺得她的話有水分。我又問,

「你仇富?」

秦沫忽然冷笑了下,

「我不仇富,我仇垃圾1

「誰是垃圾,遲東方?」

秦沫不屑一顧的說,

「那天酒會上,一個個人模狗樣,裝腔作勢的人都是垃圾……」

我苦笑。她這打擊面太大了。

秦沫說著,她忽然上前一步,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上。一臉媚笑的看著我,柔聲說道,

「當然,不包括你1

秦沫一說完,她沖我擠了下眼睛。接著,轉身回了室。

看著秦沫妖嬈的背影,我苦笑著搖了搖頭。看來當天她也看到我去參加酒會了。只是沒和我打招呼而已。

我躺在沙發上『抽』著煙。秦沫也已經睡了。和那天安然在我家住不同的是,安然一進室,她就把『門』反鎖。但秦沫卻不同,她根本就連『門』都沒關。

第二天一早剛醒來,就聞到廚房飄來一陣清香。我『迷』『迷』糊糊的站了起來,走到廚房。就見秦沫正扎著我的圍裙,在做煎蛋。

見我過來,秦沫回頭沖我笑了下,接著說道,

「你去洗漱吧,收拾好了就開飯……」

我也笑了下。『迷』『迷』糊糊的進了洗手間。我正收拾著,忽然聽到外面傳來幾聲敲『門』聲。我還沒等出去,就聽到外面傳來了開『門』聲。

秦沫去開『門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