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章 針鋒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章 針鋒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三十章針鋒相對

卡琳明顯在偏向著我說話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,最新章節訪問:.。但蔡文靜卻不一樣。她冷笑一聲,看著卡琳說,

「卡琳總監,你要搞清楚。我們奧藍在入職后的培訓上就明明白白的講過,和客戶發生矛盾應該怎麼處理。就算是那位姓宋的客戶態度不好,出言侮辱了你的下屬。但你下屬處理的方式,就是不專業。如果什麼事情都用暴力來解決的話,那這個世界也不需要警察了。就比誰更暴力好了……」

蔡文靜和卡琳針鋒相對著。卡琳氣的臉『色』泛白,她雖然口才極佳,但在蔡文靜的壓迫下,她竟有些不知該怎麼說了。

但卡琳還是不甘示弱,她沉默了下,立刻反駁說,

「蔡總監,這是我們銷售部的事情。我們銷售部會內部處理的,就不麻煩蔡總監費心了……」

蔡文靜冷哼一聲,依舊是一副咄咄『逼』人的樣子,她繼續說道,

「卡琳總監。你想過嗎?為什麼客戶會到我們這裡投訴?那就是對你的不信任。你們銷售部也是我們奧藍的一部分,不可能凌駕在公司之上。出了事情,不能只是內部消化,那是對公司的不負責任。還有就是,我們奧藍現在處於困境。你們銷售部本該帶頭維護好客戶關係,開發新的客戶。可你們呢?」

蔡文靜說著,又冷笑了一聲。

兩個總監在安然面前針鋒相對,而安然一言不發,她默默的聽著。蔡文靜說完,她把目光投向了安然,直接問說,

「安總,這件事你看怎麼處理?」

蔡文靜的話一出口,安然微微皺了下秀眉。她抬頭看了我一眼,目光有些複雜。好一會兒,她才問蔡文靜說,

「蔡總監,按照公司的規定,這種事情該怎麼辦?」

「解聘1

蔡文靜冷冰冰的兩個字一出口。我心裡咯一下,但我並沒看蔡文靜,而是轉頭看著安然。安然的表情更加複雜了。她沉默不語。

卡琳忽然站了起來,她臉『色』漲紅。看著安然和蔡文靜說,

「我不同意!卓越對於公司的貢獻,我們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。因為這樣一件事就把他解聘,你讓我們銷售部的同事以後還怎麼工作?要是解聘,乾脆連我一起解聘算了……」

誰也沒想到,卡琳會說出這樣的話。我的心裡除了震驚之外,還有些感動。在我眼裡,卡琳似乎只是一個物質『女』。可沒想到,她居然會為了我,以解聘來給安然試壓。

安然也很驚訝,她抬頭看了卡琳一眼。接著,又看著我。她的嘴角掛著一絲讓人難以捉『摸』的苦笑。

安然一句話也不說。蔡文靜馬上接話說,

「卡琳總監,你不是第一天工作的新人了。我希望你不要這麼衝動好不好?我當然知道卓越對公司的貢獻,如果不是因為這個。我早就直接把他開掉了,還用得著特意來跟安總彙報嗎?」

蔡文靜說的沒錯。開除一個犯錯的普通員工,她有這個權利的。

卡琳冷笑一下,她看了蔡文靜一眼,冷冷的說道,

「我看你不是針對卓越,是針對我們銷售部吧!好吧,既然你都提出要解聘了。那就按你說的做吧,誰讓你是人力總監呢。我走,總可以了吧?」

說著,卡琳直接朝『門』口走去。

安然馬上站了起來,她朝著卡琳的背影喊了一聲,

「卡琳總監,你等一下……」

卡琳站住了,她回頭看了安然一眼。聳了下她的香肩說,

「安總,這件事情你們處理吧。我說什麼都有人認為我是在袒護卓越,處理結果告訴我一聲就可以了……」

說完,她也不等安然說話。直接推『門』出去。

辦公室里只剩下我們三人,誰也不說話。靜的連我們的呼吸聲都聽的清清楚楚。好一會兒,安然才看著我們兩個說,

「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,明天我們會討論處理結果的……」

我看著安然,她臉上依舊是冰冷的,不帶一絲感情。而我心裡卻依舊是一陣失落,我可以接受被解聘。畢竟在這件事情上,我的確有些衝動了。

但我不接受的是被安然誤會。我必須要和她解釋,我和秦沫的事,她想多了。蔡文靜並沒有想出去的意思,我只好先出去。再找機會和安然解釋。

我拿著一罐啤酒,坐在陽台的藤椅上,看著窗外的夜『色』。遠處萬家燈火,讓只有我一個人的夜晚,更顯得孤獨。

對面的藤椅上,空空如也。我不禁想起,安然在的那個夜晚,她就坐在我的對面,和我談笑風生。可現在,她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沒給我。

安然現在會在做什麼?我猜不到。

猶豫了下,拿起手機,我決定給安然發條簡訊。既然不能當面,也只能用簡訊來解釋了。

我第一條發送的是關於姓宋的事情,我承認了錯誤。但我也把事實的原委告訴了安然。尤其是姓宋的用極其侮辱的語言罵我,我都一一和安然說了。我必須告訴她,我是在什麼情況下,和姓宋的翻臉。

簡訊發出了好一會兒,也沒見安然回復。看著茶桌上的手機,我苦笑的喝了一大口啤酒。

我又開始編輯第二條簡訊。我把秦沫為什麼找我,還有她鑰匙落在酒吧,回不去家的事情也階詈螅我又編輯了一段話,

「安然,請你相信我,作為秦沫的朋友,我並沒做錯什麼。我之所以選擇和你解釋,是不想我們因為這些事情而鬧出不必要的誤會……」

這條簡訊發出之後,我便把手機放到桌上。又開始了耐心的等待。我不知道安然會如何看待我的解釋。如果她選擇不信,那我也無能為力,只能聽天由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