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二章 早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二章 早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三十二章早有打算

我們幾乎同時回頭,就見卡琳一臉怒氣的站在『門』口,她瞪著正在七嘴八舌的眾人。-..-沒好氣的說道,

「怎麼,都不用忙嗎?銷售部都成什麼樣子了?要是都沒事做。就全都下去給我跑客戶去……」

卡琳一發飆,大家立刻老老實實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。我還沒等坐下,卡琳又看著我的方向,說了一句,

「卓越,你到我辦公室來……」

我默默的朝著卡琳的辦公室走去。路過小苗的座位時,他冷笑的看著我,眼神滿是嘲諷。我也沒理會他,直接進了卡琳的辦公室。

大理石的地面上,一些白瓷碎片還沒有收拾。真像剛才同事說的那樣,卡琳摔了杯子。

見我進『門』,一向是妖嬈的卡琳,也沒了往日的嫵媚。她指了指辦公桌對面的椅子,皺著秀眉說,

「坐吧……」

我一坐下。卡琳就拿出一支煙遞給我。她也『抽』煙,不過『抽』的是長支的『女』士煙。mianhuatang.la我把她遞來的煙放到了一邊,她的煙太淡。我掏出我自己的,點了一支。

我這還是第一次見卡琳在辦公室『抽』煙。在我的印象中,她『抽』煙的動作很優雅。但今天卻不同,她心情有些煩躁,『抽』了幾口,就把煙死死的掐滅在煙缸里。接著抬頭對我說,

「卓越,你的處理結果出來了……」

我『抽』了一口煙,慢慢的吐出,微微點了點頭,

「嗯,剛才聽他們說了。只是還不知道處理結果是什麼……」

我話一出口,卡琳就冷笑了下。她看著我說,

「處理結果?呵,你不知道,我都不知道呢!也不知道安總怎麼想的,可能我這個銷售總監在她眼裡一文不值吧。處理銷售部的人,結果都沒事先告訴我。真可笑……」

卡琳極其不滿。她說著,又拿起了一支煙點上了。她心裡的怨氣似乎還沒發完,她的看著我繼續說著,

「虧你對安總那麼好,還想追求她。她現在居然還要處理你。殺『雞』儆猴?還是卸磨殺驢?我真搞不懂……」

聽卡琳對安然不滿,我不自覺的維護起安然了。我解釋說,

「畢竟公司有規定,我觸犯了,肯定要處罰的,很正常1

卡琳冷笑的看了我一眼,接著反問我說,

「那你的意思是我狗拿耗子,多管閑事了唄?」

我一下笑了。看著卡琳,心裡又多了幾分感動。在這件事情上,她一直在維護著我。並且不惜以辭職來作為籌碼。我馬上說道,

「卡琳,謝謝你。但你不是狗,我也不是耗子。事情……」

我話還沒說完,卡琳忽然不耐煩的打斷我說,

「卓越,不如我們都辭職算了……」

我一下愣住了。之前我一直以為卡琳說辭職,只是她和安然談判的籌碼而已。可現在,她居然和我這麼說。她不會早就想辭職了吧?

卡琳見我沒說話,她馬上又說,

「我們兩個一起去青姿。之前黃總找我談過,他們銷售部的總監剛離職。一直是別的部『門』總監臨時帶著,如果我有這方面的想法,他也就不用再找獵頭幫忙了。反正去哪兒我也都是做銷售,不過是銷售的群體不一樣而已……」

我真沒想到,這個黃飛居然還和卡琳談過。要知道,卡琳現在絕對是奧藍的頂樑柱之一。這些年,她手裡積攢了不少大客戶。她要是一走,剛剛恢復些元氣的奧藍,恐怕又要雪上加霜了。

卡琳繼續說著,

「我知道,你捨不得安總。安總人倒是不錯,但還是太年輕。管理這麼大的公司,還是有些欠缺。其實我早就有過想離職的想法了,但我畢竟在奧藍呆了七八年。從普通銷售一步步走到現在,對奧藍也有一定的感情。要不是這件事,我恐怕也很難做決定……」

卡琳的話讓我更加吃驚。原來她早就打算想走的。我昨晚也的確下定決心想辭職,可是我怎麼也不可能和卡琳一起走。如果那樣的話,安然恐怕又要誤會我了。

我正想著,卡琳辦公桌上的電話忽然響了。她立刻接了起來,說了沒兩句,又把電話掛斷。抬頭看著我說,

「你看看,這就是年輕人做事。明明說的是下午開會,忽然又改成現在了。太不靠譜了……」

她說著,站了起來,把煙掐滅,看著我說,

「走吧,開會去。員工大會……」

我把煙頭掐滅,默默的跟著卡琳出了辦公室。

五樓的大會議室里,黑壓壓的坐滿了人。我找到了一個角落的位置,悄悄的坐下。心裡卻忐忑不安,因為我知道,今天的大會其中一個環節,就是關於處分我的。

想想也是可笑,或許發封郵件就可以的事情。卻偏偏要開個會,倒有些學生時代當眾檢討的感覺。

安然進『門』時,本來還很嘈雜的會議室,一下安靜了下來。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旁邊坐著兩位副總。而人力資源部的蔡文靜也和他們坐在一排。

會議開始,安然也沒廢話,直接對身旁的蔡文靜說了一句,

「蔡總監,你先來宣布一下決定吧……」

蔡文靜點了點頭。她環視眾人,開始說道,

「我先宣布一個處分決定。是關於我們銷售部同事卓越,和客戶發生糾紛后,處置不當。被客戶投訴……」

蔡文靜開始講述著整件事情的經過。我坐在後面,仔細的聽著。她講的還算客觀。至少用詞方面,要比在安然的辦公室時準確多了。而許多同事都回頭看著我,許多人對我這件事都是一種同情的態度。做乙方就是這樣,客戶是大爺,是上帝。大家幾乎都有過被客戶刁難的經歷。也正是這種相同的經歷,大家對我才抱有同情的態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