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六章 再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六章 再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三十六章再起爭端

看我一副著急忙慌的樣子,白玲一下楞了。。更多最新章節訪問:ЩЩ.。接著,她問我說,

「王洛?是廣告部的嗎?我和他不在同一個部『門』,也不熟悉埃你找他做什麼?」

現在也來不及和白玲解釋。我又急忙說道,

「那你能不能幫我聯繫上他?我找他有急事……」

白玲點了點頭說,

「我找找他號碼吧……」

說著,白玲打開手包。拿出一個電視台內部員工的通訊錄,她開始翻看查找著。還沒等找到王洛的電話,我的手機卻先響了。

拿出一看,是安然打來的。我立刻接了起來,就聽安然說道,

「卓越,你現在到我辦公室來一下……」

安然依舊是一副冰冷的口氣。每次聽到她這麼和我說話,我心裡總是一陣莫名的失落。但我還是告訴她說,

「我現在沒在公司……」

話沒等說完,安然就不耐煩的打斷我,

「那你在哪兒?」

「電視台……」

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安然用這種不耐煩的口氣和我說話。我的心情變得更加的壓抑。我越來越覺得自己無能,來奧藍沒多久,卻一次次的給她帶來麻煩。

安然先是沉默了一下,接著反問我,

「你去電視台為什麼不告訴我?卓越,你……」

安然喊出我的名字。mianhuatang.la$棉、花『糖』挾說』她的口氣既有無奈,也有氣憤。還沒等我解釋,電話那頭就傳來嘟嘟的聲音。安然竟然把電話掛斷了。

失望!

不是我的失望,而是安然對我的失望!

我傻傻的拿著手機,整個人如同墜入冰窖。一種冷徹心扉的感覺,讓我不由的想打個寒顫。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,我和安然完了!一段還沒有開始的感情,可能就要這麼結束了。

或許,我真的配不上安然。我以為可以憑藉我的能力,讓奧藍走出困境。可我發現,我面對的是一堵無形的城牆。它始終在我和安然之間,將我們阻隔的越來越遠。

「卓越,找到了,給……」

白玲把號碼本遞到了我的面前。我已經不再像之前那麼著急了,我看著手機號碼,好一會兒,才想起來,要把它存起來。

白玲也注意到了我的失態。她看著我,低聲問說,

「卓越,你怎麼了?」

我沖白玲笑下,這是一種苦澀的笑。我仍舊裝作若無其事的說,

「沒事!我記下了,謝謝你!我要回公司了,改天請你吃飯……」

白玲依舊狐疑的看著我,但她還是微微點了點頭說,

「好,有事給我打電話吧……」

出『門』,打車回了公司。在計程車上,我特意把窗戶打開。我『抽』著煙,看著窗外的高樓林立。深秋的風冷冷的吹在我的臉上,但我卻無動於衷。我想讓自己冷靜下來。我必須要想到一個辦法,讓奧藍,也讓我自己,度過這個難關。

到了安然辦公室,敲『門』進去。安然正拿著和青姿的合同,仔細的看著每一條細節。見我進來,她看了我一眼,便指著對面的位置說,

「坐吧……」

我慢慢的走了過去,坐在安然的對面。

她依舊看著合同,似乎就像我不存在一樣。我下意識的掏出了打火機,放在手中把玩著。這打火機是安然送我的。那個時候,我並沒告訴她我喜歡她。我面對她時,至少可以從容些。而現在,我卻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了。

好一會兒,安然才把手中的合同放下。她看了我一眼,面無表情的問說,

「卓越,我想問你的是,你覺得這件事發生后。我們第一時間去做公關重要,還是尋找所謂的真相重要……」

很顯然,安然是對我沒打招呼,就去了電視台很不滿。但她的話,同樣讓我也很不滿。她特意強調,我去找的真相,是所謂的真相。那也就意味著,這次的事件,她心裡傾向於是我審核失誤造成的。

我抬頭看著安然,我想不到她居然不信任我。

安然也同樣看著我,我們兩人對視了好一會兒,她才把目光看向別處,接著說道,

「卓越,你很有才能,但這不能代表你不犯錯誤。就在你去電視台前,我已經給電視台的領導打了電話。他們幫我查了,我們奧藍送去的小片只有這一份。不可能是有人故意做手腳,所以……」

我忽然冷笑了下,看著安然,嘴角上揚的說著,

「所以,是因為我審核失誤,才造成了這次事件,對嗎?」

安然沒說話,但她的沉默,已經代表了她的答案。

我再次冷笑,看著安然說,

「安然,你想過沒有?電視台當然只有這一份小樣,難道有人做了手腳后,還要把證據留在現場,等著我們去查嗎?你是不是太單純了些……」

安然被我的態度惹惱了,她看著我,不解的反問,

「卓越,我想不明白!為什麼你偏偏要認為這是有人在中間做了手腳,怎麼就不能承認是自己的失誤呢?」

我徹底崩潰!我馬上說道,

「因為我沒有失誤,我當然不能承認1

「可白紙黑字的合同寫的清清楚楚,你自己看吧……」

說著,安然把她桌面上的一份合同扔到了我的面前。合同上關於內容方面寫的清清楚楚,最後的畫外音的確有除痘,美白只需七天的字樣。

最讓我感覺到可怕的是,下面的簽名處,的確確寫著卓越兩個字,這簽名的確是我的。我又一次的仔細看了一遍,沒有發現絲毫的破綻。

我忽然開始懷疑我自己了!難道那天真的是我的疏忽?可就算是我在合同文本上有疏忽,我看的小片絕對沒有最後的畫外音。這點我可以肯定的。

「卓越,白紙黑字。你的簽名也在,你還想說什麼嗎?」

安然看著我,她的聲音無奈中透著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