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七章 矛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七章 矛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三十七章矛盾『激』化

是啊,我還能說什麼?被一個自己喜歡的『女』人誤解,並且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了。(mianhuatang.la好看.訪問:.。我還能怎麼樣呢?

安然似乎也察覺到了我的抵觸情緒,她微微嘆息一聲,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犯錯是可以理解的,但……」

安然一副循循善『誘』的口『吻』。在她的心裡,這件事情已經板上釘釘了。犯錯的人,就是我!

我看著安然,打斷她的話說,

「安總!這件事我會負責,會給你個『交』代的。但我再說一遍,這件事錯不在我1

我的態度也變得強硬。我或許可以承受委屈,但我不能接受安然這麼看我。這是對我職業素養,以及人格的侮辱。她認為我是在強詞奪理,不肯承認自己的過失。

我的態度讓安然變得更加氣惱。她漲紅著臉,看著我,聲調提高,

「卓越!你怎麼會忽然變成這樣?你告訴我,你怎麼負責?這麼一大筆的損失,你拿什麼負責?」

安然的話,深深的刺痛了我。面對青姿的高額賠償,以及工商局的罰款,這麼大的一筆損失,我的確負責不起。

我慢慢的站了起來。我看著安然,腦子裡一片空白。或許黃飛說的是對的,我和安然之間的差距太大了。大到我根本沒辦法和她平等的對視。

安然似乎也意識到她的話有些過頭。(mianhuatang.la好看她把頭扭到一邊,不再看我。而我依舊看著她,慢慢的說道,

「放心!我會給你個『交』代的。如果我做不到,我會主動辭職1

我能做的,也只有這些。

但安然的反應,卻超出了我的預料。她猛的一回頭,拿起桌上的文件,用力的摔了下。接著,漲紅著臉沖我喊著,

「辭職!辭職!你除了會辭職,還會做什麼?」

安然急了。她大聲的質問我。

同樣,我也急了。我聲調提高,盯著安然,同樣喊道,

「我還會喜歡你!還會被喜歡的人冤枉!還會連個解釋的機會都沒有1

安然沒想到我會有這麼大的反應。她怒視著我,紅『唇』顫抖。好一會兒,她才哆哆嗦嗦的說著,

「卓越,看來我們沒有必要再談下去了。你走吧,你是去尋找你要的真相,還是要辭職,都隨你!就當我看錯人了……」

安然說著,她的眼圈紅了。

看著她梨『花』帶雨的樣子,我又是一陣錐心的疼痛。我讓自己冷靜下來,盡量用平和的語氣和她說著,

「安然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,你要相信我……」

話還沒說完。安然馬上搖頭打斷我,她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求你別再說了。或許我們還不夠了解彼此……」

我獃獃的站在原地,看著安然。而安然的眼淚已經掉了下來。她為了不讓我看到,把頭扭到一邊。用紙巾輕輕的擦拭著。

我長長的嘆息一聲,剛要說話。忽然『門』外傳來了敲『門』聲。安然急忙把眼淚擦乾,她並沒喊進,可是『門』卻被推開了。

遲東方站在『門』口。他手裡拿著鮮『花』,臉上依舊是一副睥睨天下的傲慢。

他也察覺到辦公室的氣氛不對。他轉頭冷冷的盯了我一眼。還沒等開口,安然率先開口了,她看著遲東方說,

「東方,你來幹什麼?」

我的心裡又是一陣疼痛。安然對遲東方的態度很平和,這讓我有了一種深深的挫敗感。或許遲東方,才是和安然最般配的人。

我默默的出了辦公室。輕輕的關上了『門』。失魂落魄的朝前走著。身後傳來陸雪的聲音,

「卓越,你怎麼了?」

陸雪的聲音雖然不大,我卻聽的清清楚楚。但我只是沖著身後的方向擺了擺手,並沒回頭。

我漫無目的在街頭走著。一陣秋風吹過,枯黃的樹葉搖曳而下。

點了一支煙,猛『抽』了一大口。一種落寞的情緒,隨著煙霧一起升騰著。電話忽然響了,是陸雪打來的。我不知道是安然讓她打的,還是她自己要打的。但我沒接,默默的關了機。

我並不是逃避,我只是不想有人打擾我。我要找個地方清靜下,事情既然發生了,我必須要找到一個解決的辦法。這次不是為了別人,而是只為我自己。

在街上走了好一會兒,我還是決定去了老友。

老友和從前一樣,依舊是沒幾桌客人。因為沒到時間,秦沫也還沒來。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,點了啤酒,一邊喝著,一邊『抽』著煙。

我盡量讓自己從落寞的情緒中走出來。開始琢磨這件事的解決辦法。想了好一會兒,雖然還沒想到什麼好的辦法。但我已經想到,我接下來也做什麼了。第一,還是要找到王洛。只有他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。第二,我要主動去聯繫黃飛,想看看青姿能不能降低賠償要求。

想著想著,我的思緒又飛到安然身上。這個時間,她會在做什麼呢?或許遲東方正陪她喝著咖啡,逗她開心吧?

就這麼一陣陣的胡思『亂』想著,不知不覺間,已經喝了四五瓶啤酒了。外面的人流也逐漸多了起來,這個時間,應該是下班的高峰期。

忽然,酒吧的『門』開了。一陣秋風吹進了進來。而『門』口,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。

林宥!

我苦笑下。難道我和林宥真的有心靈感應?每當我情緒跌到最低谷時,他都會出現。

林宥似乎和從前沒什麼區別。那天晚上多愁善感的林宥已經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還是那個玩世不恭的他。他快步走到了我的跟前,直接坐到對面。拿起一支煙點著后,林宥立刻罵我說,

「你丫有病吧?大白天的你關什麼機?說吧,到底怎麼了?」

我看了林宥一眼,看來他好像是知道我今天出了事,才特意來找我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