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八章 愛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八章 愛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三十八章愛與哀愁

我『抽』了一口煙,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。mianhuatang.la,最新章節訪問:.。目光依舊看著窗外,微微搖了搖頭,

「沒怎麼啊,你想問什麼?」

林宥也開了一瓶啤酒。他喝了一大口,接著冷笑了下,看著我說,

「呦!什麼時候會玩深沉了?忘了從前追著我,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和我哭訴你和陳嵐的事情了?」

我笑了下,林宥又在挖苦我。我就難受的那段時間,也沒像他說的那個樣子。

林宥繼續說著,

「陸雪都和我說了,說你和那個漂亮的安總吵架了。好像因為什麼廣告下架的事。她怕你想不開,再去跳江。讓我找你說說話,安慰你一下……」

我這才知道,原來是陸雪這丫頭給林宥打的電話。我看著林宥,反問他說,

「林宥,你說人和人之間的信任為什麼就那麼難呢?」

說著,我把安然從北京回來后,所發生的一切,都和林宥講了。從安然見到秦沫在我家裡,到我被客戶投訴,還有今天下午所發生的一切。我都沒隱瞞,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。

林宥平時雖然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,但他絕對是個非常好的傾訴對象。他不愛傳播別人的『私』事,同時他也特別懂得替人分憂。

我一說完,林宥喝了一口啤酒,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其實這事你不能怪安然!我要是安然,也不會相信你的話……」

林宥的話讓我一愣。我傻傻的看著他,而他繼續說著,

「從哥哥我自學心理學二十多年的經驗來看,安然這種表現叫情緒轉移。再和你說透徹一點,其實你向安然解釋你和秦沫的關係,安然並沒全信的。她一直還在懷疑。當然,『女』人嘛,心思就是這樣。你不可能琢磨透的。接著,你又出現了被投訴的事情。安然的處理明顯是先抑后揚,她不想讓你難堪,加上你之前工作也很出『色』。所以她讓你出任總裁辦的特別助理。注意,我要說道關鍵地方了,你要認真聽……」

林宥說著,他沖我做了一個認真的手勢。這口氣和姿勢,完全是模仿當年的李教授。我笑了下,聽他繼續說著。

「當你們的廣告出現問題時,你一再強調,你之前審核絕對沒問題。這種強調,和你強調你和秦沫沒關係一樣。所以,安然的之前的情緒再次出現。加上你在合同上籤的字,所以,才會出現現在的問題……」

林宥說了一通之後,他再次的舉著啤酒瓶,喝了一大口,問我說,

「我說的夠透徹了吧?聽懂了嗎?」

我苦笑了下。我不知道這是林宥順口胡說,還是他真有什麼理論根據。不過我的心情倒的確是好了一些。我『抽』著煙,靜靜的想著林宥的話。

林宥卻忽然嘆息一聲,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你要明白,現在這個時代,能遇到個自己喜歡的『女』人不容易的。你應該好好珍惜,一旦錯過了。再想遇到,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……」

林宥說這話時,他臉上再次浮現出一絲憂傷的表情。我知道,他一定是想起了他苦戀的那個『女』人。

這回,我們兩個都沉默了。『抽』著煙,喝著酒。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。

好一會兒,林宥才又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你要真想追求安然。我勸你就離開奧藍吧,你們這樣,把工作和個人感情『混』在一起。早晚會出問題的……」

我微微皺了下眉頭。林宥的話不無道理,也是我這兩天一直在考慮的事情。但我還是微微搖了搖頭,嘆息著說,

「走也不能現在走,怎麼也要等到這次事情了解之後再說。我現在要是辭職,這個黑鍋我是背定了……」

林宥點了點頭。我們兩人正說著。酒吧的『門』又開了,我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眼。就見艾嘉和陳嵐走了進來。一見到我和林宥,兩人立刻走了過來。

到了跟前,陳嵐微笑的看著我說,

「打電話關機,一猜你就在這裡……」

我苦笑下。陳嵐坐到了我的旁邊,而艾嘉坐到了林宥身邊。林宥立刻把桌上的酒瓶收拾到一旁,又讓服務員上了些果盤零食。

陳嵐和艾嘉點了熱飲。兩人喝了一口,陳嵐才問我說,

「卓越,事情怎麼樣了?」

其實陳嵐一進『門』,我就知道,她來找我就是為了今天的事。她應該恨清楚,在合同上簽字的人是我。但我心裡卻很複雜。我不明白,陳嵐明明已經和周天成在一起了。為什麼每當我情緒低落,或者有困難時,她總是會出現在我身邊。而當我想試探著重新了解她的近況時,她立刻又把自己封閉起來。

這種感覺很不好!

我搖了搖頭說,

「沒事!公司正在調查,安總和律師也溝通過了……」

我隨口回答著。但我和她說的並不是實話,我不想讓她知道我現在的窘境。就像她不想讓我了解她現在的生活一樣。

陳嵐「哦」了一聲,她又看著我說,

「黃總明天下午的飛機,要是有可能,你最好和黃總溝通下。還有就是,我聽說審核合同上可是你簽的字。現在出了這麼大的問題,安總還能保你嗎?」

陳嵐的話讓我忽然想起一個問題,我回頭看著她,問說,

「陳嵐,你相信這次事件不是我的失誤造成的,而是這裡另有原因嗎?」

陳嵐一愣,但她馬上點頭說,

「當然!你也不是第一天參加工作,怎麼可能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呢?」

不知為什麼,陳嵐的話讓我心裡一疼。兩個『女』人,一個是我曾經最愛的,一個是我現在喜歡的。在同一件事情上,她們兩人的態度卻截然相反。

其實我知道,我不應該這麼比較的。畢竟陳嵐對我來說,已經成為了永久的過去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