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九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三十九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三十九章

不知什麼時候,外面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。.la更新快,網站頁面清爽,廣告少,無彈窗,最喜歡這種網站了,一定要好評。wщw.更新好快。窗戶上,成串的雨珠快速的滑落著。酒吧播放的歌曲換成了高曉松的《青『春』無悔》。我們四人誰也不說話,都默默的聽著歌。

「開始的開始是我們唱歌

最後的最後是我們在走

最親愛的你像是夢中的風景

說夢醒后你會去我相信

不憂愁的臉是我的少年

不蒼惶的眼等歲月改變……」

我清楚的記得,大學畢業吃散夥飯那天。陳嵐唱的就是這首歌。那天許多同學都在陳嵐的歌聲中流下了眼淚。最過『激』的就是林宥,他幹了整整一瓶的紅酒後,把瓶子摔碎在地上。散落到各處的碎玻璃,似乎就像我們的青『春』一樣,支離破碎!

如今,陳嵐依舊還坐在我的身邊。只是身份變了,從『女』友變成了前『女』友。一字之差,差之千里。

我正靜靜的回憶著。陳嵐的一句話,把我拉回了現實。她問我說,

「卓越,你想過沒有?這次事件是不是有人專『門』針對你,在背後搞的小動作?」

其實在我知道這件事時,我就已經想過了。我第一懷疑的人,就是韓冬。他一個副總,我們從來沒有任何的『交』集。但那天卻忽然派我去電視台。只是我想不明白,我和韓冬素無瓜葛,他這麼對我,有什麼意義呢?難道是我冤枉他了嗎?

我不敢輕易的下結論,因為我知道被人冤枉的感覺,那滋味太難受。strong.la/strong

和陳嵐我沒必要隱瞞,我告訴她說,

「我現在也不能確定,但我準備去找電視台的王洛。最後的審核,是我們兩個一起完成的。我想他能夠證明我的清白……」

陳嵐點了點頭。她若有所思的想了會兒,忽然又問我,

「安總呢,她埋怨你了嗎?」

我苦笑了下,喝了一口啤酒,微微搖了搖頭。雖然和陳嵐已經是明日黃『花』了,但我依舊不想在她面前聊我喜歡的『女』人。這種感覺很奇怪,好像我仍舊害怕會傷害到陳嵐一樣。

對面的林宥一直悶頭喝著酒,他一言不發。而艾嘉也始終沉默著。這種壓抑的氣氛,讓我有些透不過氣來。我率先站了起來,看著三人說,

「你們坐會兒吧,我先回去了。一會兒我還要聯繫電視台的人……」

我話音一落,陳嵐立刻站了起來。她看著我說,

「下雨呢,我送你吧……」

陳嵐現在也是有車一族。我本想拒絕她,可她今天畢竟是專『門』為我的事來的。這麼拒絕,倒顯得我太過小氣。

雨越下越大,雨刷器來回不停的搖擺著,我和陳嵐依舊沉默。

電台里,一個挾女』孩兒為她的前男友點了一首《只要你過得比我好》。挾女』孩幾乎是哭訴著她和男孩兒的『交』往經歷。

我和陳嵐靜靜的聽著這首歌。忽然,陳嵐看了我一眼,她微笑著說,

「卓越,你相信嗎?我一直希望你過的比我好……」

我笑下,看著窗外。但我並沒回答她的話。我相信陳嵐的話是真的,可我又何嘗不是這麼想的呢?

到了我家樓下時。我和陳嵐打了招呼,一個人下了車。

沒有雨傘,我只好快步的朝『門』口跑去。沒跑兩步,一抬頭,就見小區的『門』口停著一輛酒紅『色』的雷克薩斯。雨刷器在窗前不停的滑動著。

是安然!

透過霧『蒙』『蒙』的車窗,我似乎可以看到安然那失望的表情。

我站在原地,前面是安然的車。而我的身後,是陳嵐的車。我就站在兩輛車的中間。

雨越下越大,但我似乎渾然不覺。

一聲清脆的喇叭。接著,一陣積水被濺起。陳嵐開車走了。而安然的車燈也亮了,慢慢的,酒紅『色』的雷克薩斯從我的身邊開過。

除了雨聲,一切恢復平靜,只剩下雨中發獃的我。

我不知道安然為什麼會忽然出現在我家的樓下。但我知道,當她看到我從陳嵐車上下來時。她一定是更加失望。

回到家裡,我沖了個熱水澡。我現在不想去考慮安然到底怎麼想的。我只是最快的找到王洛,把事情快點解決。我需要證明自己的清白,無論對安然,還是對我自己。

我坐在沙發上。把手機打開,找出白玲給的王洛的電話號碼。可讓我失望的是,響了幾聲之後。對方就掛斷了。我再打,對方又掛。我只好發了簡訊,告訴他我是誰。想和他聊一下。可惜,對方沒回。

我失望的點了支煙,大口的『抽』著。我不明白,這個王洛為什麼不接我電話?難道他早就知情?想到這裡,我嚇了一跳。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就證明,這個局早就已經設好了,就等著我往裡跳。

想到這裡,我又給白玲打了電話。白玲倒是接的很痛快,她直接問我說,

「卓越,有事嗎?」

我馬上把剛才給王洛打電話的事情和她說了下。一說完,我又補充說,

「白玲,能不能麻煩你,幫我約他一次。我想和他好好聊聊……」

白玲猶豫了下,她有些為難的說,

「卓越,我和他真不熟的。不過你要是告訴我到底怎麼了,我或許還能幫你……」

我笑了下。這個白玲還真是職業病,什麼事情都喜歡刨根問底。不過這件事也沒什麼好隱瞞的,現在許多人都知道了。我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和她講了一遍。

白玲一聽完,她先是沉默了下,接著反問我說,

「卓越,這事你找王洛應該沒什麼用吧?這是你的工作失誤,他也幫不上你的。畢竟是你審核后簽的字……」

我苦笑的『抽』了一大口煙。看來這個黑鍋真的需要我背了。

這件事,除了陳嵐之外,大家都認為是由於我的失誤造成的。不過白玲越是這樣說,就越能證明,這次事件是早已經『精』心策劃好的了。不然,不可能連作為記者的白玲,在第一時間都會反應是我的失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