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四十章

我想了一下,反問白玲說,

「白玲,雖然我們了解不多。mianhuatang.la棉、花『糖』挾說』。更多最新章節訪問:ЩЩ.。但你覺得,我做事算不算嚴謹呢?」

白玲自然明白我的意思。上次新聞發布會,我和白玲的一番『唇』槍舌戰,至少她並沒在我這裡討到便宜。而審核的事情,和新聞發布會相比。恐怕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了。

白玲想了下,她似乎覺得我的話也有些道理。但還是帶著疑『惑』的口『吻』問我說,

「卓越,你說能不能是你一時間『精』神溜號,所以才導致失誤呢?」

白玲的口氣已經不像剛才那麼堅決了。我知道,她快要被我說服了。我想了下,繼續說著,

「白玲,你還記得吧,上次你找我,想在我這裡了解青姿用戶住院事件的後續……」

我話一出口,白玲就顯得很興奮。她立刻說道,

「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幫你約到王洛,你就能給我獨家?」

我苦笑下,這白玲還真是個工作狂。一聽有獨家,口氣都變了。但我還是無奈的說道,

「你理解錯了,那件事情的後續我是真的不了解。不過你想了沒有,上次的事情不了了之。而這次的事件,又是青姿和奧藍,你不覺得這裡有些蹊蹺嗎?」

白玲恍然大悟,她終於明白我要表達的意思。她沒有絲毫的猶豫,立刻說道,

「卓越!你的意思是這次事件,是上次事件的延續,我這麼理解,對嗎?」

見白玲明白了我的意思。(mianhuatang.la好看我馬上說道,

「是的,至少我現在是這麼認為的……」

白玲沉默了好半天,才又開口說,

「好,你等我電話,我明天就幫你約王洛。但你要答應我,這件事情的內幕一定要讓我知道,還要保證是我的獨家……」

「好,成『交』1

我沒有絲毫的猶豫,立刻答應了白玲。

有了白玲的幫忙,我想我應該很快就能王洛見面了。

躺在『床』上,我開始仔細的思考著這件事。可想著想著,我的眼前又出現了剛才的那一幕。安然在車裡,她明明是在等我。可當她看到是陳嵐送我回來時,她竟一句話也不說,直接開車走了。

我嘆了口氣。我是越來越搞不懂安然到底怎麼想的。她白天還在和我生氣,可晚上又出現在我家樓下。難道是她想通了,認為這件事我也是被冤枉的?還是找我另有別的事。

我現在公司的處境也是越發的尷尬。雖然已經宣布被調入總裁辦了,可沒人通知我過去。而銷售部這邊雖然還有我的位置,可大家看我的眼光也變得異樣。

因為昨天的事情,卡琳也在鬧著情緒。她今天並沒來上班,而是請假了。卡琳不在,銷售部的同事也開始偷懶。

我無所事事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。拿著手機隨意的翻看著。其實我是在等白玲的電話。按我的想法,白玲應該很快就能約出王洛的。可一直到中午,白玲那面還是沒有消息。

吃過午飯,我實在是等不及了。就到公司『門』口,給白玲打了個電話。電話一通,就聽白玲那面似乎有些嘈雜,白玲低聲說,

「卓越,你等下,我找個安靜的地方和你說……」

等了一會兒,電話那頭終於恢復了安靜。白玲才低聲告訴我說,

「卓越,我今天去廣告部找王洛了。可其他同事告訴我,他請年假了。恐怕得等半個月後才能來上班……」

我心裡咯一下,我現在最想馬上見到王洛。半個月後,說不定這件事情發展到什麼地步了。我不死心的問白玲說,

「白玲,你能不能打聽出他去哪兒休假?如果不行的話,我想直接去找他……」

白玲有些猶豫。畢竟她和王洛也不熟悉。不好貿然打聽他的『私』事,但她還是說道,

「我盡量想辦法,你也別著急。等我電話就行……」

放下電話,我點了支煙。站在『門』口的台階上,看著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,腦子裡仍在琢磨這件事。我越來越感覺這事情不對。王洛的年假休的也太是時候了。這面廣告剛下架,他就休了年假。難道他是故意出去躲這件事?

正琢磨著。就聽身後傳來一陣高跟鞋的聲音。一回頭,就見安然帶著陸雪從大樓里走了出來。不知道為什麼,我的心情忽然有些緊張。和安然認識這麼久了。我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。

安然顯然也沒想到會在『門』口遇到我,她先是一愣,但馬上把目光移到別處。如同昨晚那樣,她默默的從我身邊路過。給我留下的,只有她身上那熟悉的馨香,和美麗的背影。

陸雪也感受到了我和安然之間尷尬的情緒。她沖我苦笑著擺了擺手,也沒說話,跟著安然下了台階。

我微微的嘆息一聲。把煙頭掐滅,剛要回樓內。電話忽然響了,我怕是白玲的電話,就立刻拿了出來。但電話並不是白玲打來的,而是孔姨。

從上次在孔姨家裡酒醉后,我和孔姨再也沒有聯繫。她現在給我打來電話,我還有些意外。孔姨的心情似乎不錯。電話一接,她就噓寒問暖,對我不停的關心著。

我知道,孔姨打電話,絕對不是要關心我這麼簡單。她只是還沒進入正題而已。果然,孔姨壓低了聲音,她問我說,

「小卓啊,你和然然是鬧彆扭了吧?」

我一愣,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孔姨的話。因為在我的心裡,我覺得這不是什麼鬧彆扭,而是我們真正的發生了分歧,很大的分歧!

孔姨見我沒說話,她繼續說著,

「小卓,然然這孩子我太了解了。她心裡想什麼,都會寫在臉上的。她到北京出差前的那段時間,天天高興的不得了,還經常回來陪我。可她從北京回來后,情緒就一直低沉。連和我說話的時候也都是無『精』打採的……」

一想到安然楚楚可憐的樣子,我心裡不由的一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