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五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五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四十五章

我坐在沙發上,而卡琳就坐在我身邊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她離的我很近,身上那股濃郁的馨香,不時的鑽進我的鼻孔。見我沒說話,卡琳遞給我一支『女』士煙。我笑著搖了搖頭,掏出我的煙,點著后『抽』了一大口。

卡琳也優雅的點了一支。她輕輕『抽』了一口,青煙在她『艷』麗的紅『唇』間緩緩吐出。接著,卡琳回頭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?」

我笑了,轉頭看了卡琳一眼。搖頭說道,

「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很正常的。遲東方如果不是萬貫家財,他也請不動你卡琳來約我,沒什麼好生氣的……」

卡琳卻笑了,她彈了下煙灰,看著我,冷笑著說,

「卓越,你以為我是因為錢,才約你和遲東方見面的嗎?」

我沒說話!我想不通除了錢,還有什麼理由能讓卡琳替遲東方約我。

卡琳見我不說話,她繼續說著,

「我是愛錢,很愛!但我也知道什麼錢能拿,什麼錢不能拿。遲東方的確和我談錢了,他說只要把你趕出奧藍。他就會付我一筆錢……」

「所以你昨天才會約我?」

我看著卡琳,『插』話問說。

卡琳搖搖頭,

「你錯了!趕你出奧藍,有許多種辦法的。沒必要像昨天那樣和你當面直說。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我沒答應遲東方。昨天之所以找你,是我真心希望你離開奧藍。如果遲東方還能再給你一筆錢,我覺得這事情簡直就是完美。所以,我才約的你……」

卡琳說的很真誠。但我還是問她說,

「卡琳,你為什麼非要我離開奧藍呢?」

卡琳聳了下香肩,她看著我,不解的說,

「卓越,你難道還沒看出來嗎?從新聞發布會開始,到這次的廣告下架。你覺得這些都是巧合嗎?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其實這都是特意針對奧藍的。我擔心的是,如果你繼續呆在奧藍,可能有一天,你在我們省城的商圈都『混』不下去了……」

卡琳不說,我也早已經猜到了有人針對奧藍。但我卻假裝疑『惑』,看著卡琳,裝作不懂的問她說,

「怎麼可能呢?難道是奧懶耍俊

卡琳『抽』著煙,沒回答我的話。

我喝了口茶,再次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她,

「卡琳,不會是遲東方在背後搞鬼吧?」

卡琳笑了,她歪頭看了我一眼。輕聲說著,

「卓越,我教你一條職場生存法則吧。知道的事情要假裝不知道,不知道的事情要想辦法去知道。不過你的問題我還是沒辦法回答你。因為我的確不知道,我只是知道有人一直針對奧藍。至於是遲東方,還是遲西方,這我就不知道了。當然,我也不想知道……」

我盯著卡琳,想看看她是否和我說謊。可惜,我什麼也沒看出來。

卡琳把手裡的半支煙掐滅,她微微嘆息一聲,又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走吧!你真的不能繼續在奧藍了。現在連安總對你都開始不滿,你在這裡還有什麼意義呢?」

卡琳的話,戳中了我心底的痛處。的確,安然現在已經對我不滿了。我繼續在奧藍,又有什麼意義呢。我長嘆一聲,靠在沙發上,喃喃的說道,

「走也不能是現在,我必須要把廣告的事情解決了再說。這個黑鍋我不能這麼一直背著……」

卡琳笑了下。她剛要說話,我的手機忽然響了。拿出一看,是進來一條簡訊,陳嵐發的。一點開,就見上面寫著:

「黃總已從上海飛回,剛到公司。建議你找他談談……」

我心裡咯一下,沒想到黃飛這麼快就回來了。我馬上回復陳嵐:

「好,我知道了。我一會兒聯繫他……」

簡訊一發完,我就站了起來,看著卡琳說,

「卡琳,你要是沒事的話,我和你請個假,我要出去一趟,下午可能也回不來……」

卡琳媚笑一下,她站了起來。扭動著她的蜂腰走到我的面前。她離的我很近,我甚至能感覺她呼吸所帶來的熱『浪』。

卡琳媚眼如絲的看著我,接著,用她蔥白如『玉』的手指點了點我的『胸』口,媚笑著說,

「是要去找青姿的黃總吧?」

我微微楞了下!卡琳的確是人『精』,我要去做什麼,她居然都猜到了。我沒說話,默認了。

「去吧,記得我剛才說的話……」

我點了點頭,出了卡琳的辦公室。

因為公司人多,我就直接出了大樓。在『門』口給黃飛打了電話,電話一通,我立刻說道,

「黃總,聽說您回來了?有時間見我一下嗎?」

我話一說完,黃飛就哈哈大笑,

「卓越,你是不是在我身邊安『插』間諜了?我剛到公司,你電話就來了……」

我也笑了下,黃飛接著說,

「十點半到十一點,我有半個小時的時間。你要是有事就這個時間談吧……」

我立刻答應。放下電話,我剛要下台階去打車。忽然就聽身後有人喊我的名字。一回頭,就見汪濤從台階上慢慢的走了下來。時間夠用,我就站在原地等著他。

汪濤一到我身邊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低聲說,

「卓越,別一天天到處『亂』跑了。多關心關心安總吧!這個時候的『女』人,是最需要關心的了……」

我苦笑了下。我何嘗不想關心她,可她根本不給我機會。

汪濤一說完,也不理我,竟直接走了。我看著他的背影喊說,

「你去哪兒?」

汪濤舉了舉手裡的文件,他頭也不回的說道,

「北京的客戶代表來了,我把策劃提案的大綱送去,讓他們先看看……」

我知道汪濤所說的,就是安然這次帶他們去北京見的客戶。沒想到對方動作還『挺』快,這還不到半個月,對方就派代表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