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六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六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四十六章

打車去了青姿。更新快,網站頁面清爽,廣告少,無彈窗,最喜歡這種網站了,一定要好評-..-前台已經認識我了,見我進來,立刻一臉微笑的和我打著招呼。到了黃飛的辦公室,敲『門』進去。就見黃飛穿著黑『色』的緊身背心,脖子上掛著『毛』巾,一手一個杠鈴,正來回的舉著。

黃飛的身材不錯,這也和他這麼多年堅持鍛煉有關。見我進來,他用下巴指了指沙發的方向,略帶氣喘的說,

「你先坐,我馬上就好……」

大約又做了一百多個之後。黃飛才一邊擦著汗,一邊拿著茶壺,給我倒了茶。他邊倒邊說,

「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,要是不運動一下,感覺身體都僵硬了……」

我笑了下。黃飛喝了口茶,坐到我對面。問我說,

「說吧,找我什麼事?」

我覺得黃飛這是明知故問。他肯定已經猜到了,我找他就是因為這次廣告下架事件。但他裝糊塗,我只好又把這次事件簡單講了一遍。

話一說完,黃飛端著茶碗,不解的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這個事情我已經知道了。我們的法務不是一直在和你們的律師溝通嗎?怎麼,你還有別的想法?」

黃飛說的我也知道。雙方的公司就賠償問題,現在一直在談判著。我也不兜圈子,直接問黃飛說,

「黃總,你們這次大約索要多少賠償?」

雙方律師雖然在溝通,但並沒提到具體的賠償數額。只是針對細則,在劃分責任。畢竟具體賠償的數額,需要黃飛同意才行。

黃飛看了我一眼,他起身到辦公桌上拿了一盒煙,遞給我一支。我們兩個點著后,黃飛反問我說,

「卓越,賠償多少的問題,應該是我和安總談的吧?難道是安總派你來的?」

我苦笑著搖了搖頭。在煙灰缸里輕輕的彈了下煙灰,看著黃飛說,

「黃總,這次的事件畢竟是因我而起。我想先了解下賠償數額,爭取能把公司的損失降到最低……」

我一說完,黃飛卻呵呵笑了。他歪頭看了我一眼,直接說道,

「你們公司的損失降至最低,那就意味著,我們公司的損失就要加大。你覺得這樣對青姿公平嗎?」

我尷尬的『抽』了口煙。黃飛說的沒錯,我們作為賠付方,如果想降低損失,只能在他們身上下功夫。那也就意味著,他們將要替我們承擔一部分的損失。

但我還是不甘心,再次對黃飛說,

「黃總,我們現在畢竟是合作夥伴。所以……」

我話還沒說完,黃飛立刻打斷了我的話,他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我和你直說吧。正因為我們是合作夥伴,我現在才讓律師和你們溝通。如果按照正常的手續,你們現在恐怕都應該收到法院的傳票了。我也不瞞你,這次我們定的索賠金額是八百萬……」

「八百萬?」

我嚇了一跳,兩眼直勾勾的看著黃飛。他這是獅子大開口。按照正常來講,雖然廣告下架了。但我們還會重新拍攝,再次在電視台投放的。再加上青姿的名譽損失,我估算二三百萬已足夠。沒想到黃飛一開口,就要八百萬。

我驚訝的表情,反倒把黃飛逗笑了。他喝了口茶,抬頭看著我說,

「你可能會覺得多,但我卻覺得一點都不多。青姿雖然算不上國際大品牌,但在國內的知名度還是有的,也算是靠近一線的品牌了。你們一個虛假宣傳,會給青姿帶來多大的影響,你想過嗎?記得,青姿的聲譽是無價的1

我沉默了好一會兒,煙頭馬上要燒到我的手,我才反應過來。我抱著最後一絲希望,又問黃飛,

「黃總,可不可以通過其他的方式。把賠償金額降下去?」

黃飛冷笑下,他看著我說,

「你說說什麼方式?」

我抿了下嘴『唇』,抬頭看著黃飛,

「我加入青姿1

黃飛一直期望我加入青姿,他先後和我談了兩次。並且第二次,還是他們齊董事長委派他找我談的。我想以此為『交』換,把奧藍的損失降到最低。這樣我即使離開了奧藍,我心裡的負罪感也會低一些。

黃飛笑了,他喝了口茶。抬頭看著我,好一會兒,他才慢悠悠的說,

「卓越,人才無價!但現在,你不值這些錢了1

黃飛的話,讓我一下墜入了谷底。一種尷尬、羞愧的情緒湧上了我的心頭。我忽然覺得自己像一個小丑,以為是自己的幽默逗的大家哈哈大笑,而實際大家笑的原因,是因為我真的丑。

黃飛似乎也覺得他的話有些重。他端著茶杯,站了起來。走到窗前,看著外面的景『色』,慢慢的說道,

「卓越,知道我為什麼這麼說嗎?第一,因為你上次猶豫不決,所以總公司那面一直在物『色』韓國子公司ceo的人眩現在已經有了兩個備選的人。當然,你也算是備選之一。第二,你的才華毋庸置疑。但你最大的弱點,就是太過感情用事。就像你今天,你居然用你入職青姿來當做和我談判的砝碼。這本來是兩回事,可你偏要『混』為一談。即使我同意了你的條件,我也會想你是身在曹營心在漢。可惜,我不是曹『操』。我不會用一個和我有二心的關羽……」

黃飛的確厲害!他厲害之處在於,他可以極其理智的看待工作和個人情感。這一點,我差的太多。

黃飛說著,轉頭又看著我,他的目光變得犀利,冷冷的說道,

「回去告訴你們安總。只要我黃飛還在華北區任總裁一天,你們這次八百萬的賠償,少一分都不可以。如果你們安總不同意,我們就法庭見。同時,我們也會重新評估和奧藍合作的必要……」

黃飛這招夠狠的。我們現在只做了青姿一個單品的廣告,如果和青姿解約,其餘品類前期的投入將打了水漂。這也就意味著,我們必須要同意黃飛的要求。否則,我們將無法繼續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