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七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七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四十七章

我慢慢的站了起來,看著黃飛。strong.la/strong。wщw.更新好快。心裡五味陳雜。黃飛他能做到今天的位置,絕非偶然。至少他在公司的利益上,能做到寸土不讓。

我嘆息一聲,看著黃飛問說,

「黃總,事情沒有別的解決辦法了嗎?」

黃飛把茶杯放到茶几上。他抬頭看著我,微微笑著說,

「當然有!補償了損失,消除了影響。這就是解決辦法。至於你們用什麼辦法,這就和青紫無關了……」

我苦笑,這話和剛才說的沒什麼兩樣,只是換了個概念而已。我沖黃飛微微點了點頭說,

「好吧,黃總你忙吧。我走了……」

說著,我轉身離開。剛推開『門』,黃飛忽然在後面喊著我的名字,

「卓越……」

我站住回頭,看著黃飛,我們兩人就這麼對視著。好一會兒,黃飛才說,

「卓越!其實你要感謝我的,今天我又給你免費上了一課!你以前和我說過,在商言商這句話,其實你當時說的不對。我今天告訴你的,才是在商言商。回去好好想想吧!韓國子公司那面,齊董事長的心裡還是傾向你的。但你不能再拖了,早點給我們一個答覆……」

我默默的點了點頭,轉身離開了黃飛的辦公室。

他說的很對,今天他又給我上了一課。我之前的確沒想到,黃飛的態度會是如此的堅決。mianhuatang.la網這種高額的賠償,對於現在的奧藍來說,無疑是雪上加霜。而我現在根本不知道,我還能做什麼。或許只能靜靜的等著安然和青姿最後的談判了。但談判的結果,估計和今天沒什麼兩樣。

走出青姿大樓,一陣秋風吹過,我打了個寒顫。

剛要往前走,忽然手機振動了下。拿出一看,是條簡訊,陳嵐發的。我立刻點開,上面寫著:

「卓越,和黃總談的怎麼樣?」

陳嵐應該看到我出了青姿大樓,不然不會這麼快發來簡訊。我抬頭向樓上看了看,但並沒看到她的身影。我回復她說:

「很不理想,黃總的態度很堅決。並且賠償的金額也超出我的預期……」

發完簡訊,我握著電話走到路邊。我傻傻的站著,也不知道該去哪兒?回公司,也是無事可做。不回去,我又沒什麼地方可去。

正想著,簡訊又來了,還是陳嵐發的。

「既然這樣,我還是建議你去找找電視台廣告部的那個人。先不管賠不賠償,你當務之急,應該先證明自己的清白……」

其實陳嵐說的,就是我這幾天一直在做的。可惜的是,我雖然明知道王洛撒了謊,但他根本就不再給我溝通的機會,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。我又給陳嵐回復了一條簡訊后,我倆就沒再繼續。

我一個人走在大街上,心裡越發的茫然。難道這次的事件,真的就是一道無解的方程?我不甘心,但卻無能為力。

走了一會兒,感覺有些冷。我剛想到公『交』站坐車,就聽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,他大喊我的名字,

「卓越,卓越……」

他的聲音中透著興奮。我一回頭,就見一個穿著一身牛仔,髒兮兮的,滿臉胡茬的男人朝我跑了過來。他邊跑,邊沖我招手,呼哧帶喘的喊著,

「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呢,真的是你啊,卓越……」

當我看清他時,先是一愣。接著,不由自主的笑了。

我怎麼也沒想到,這人竟是拈『花』。這傢伙居然沒回老家,還在省里游『盪』著。

一到跟前,我馬上問他說,

「拈『花』,你怎麼還沒走?」

拈『花』扶了下他厚厚的大眼睛,梗著脖子說,

「我當然不能走了!我不但不能走,我還要在這個城市中闖出些名堂來。我要讓雪兒看看,她當初放棄我,是個多麼錯誤,多麼愚蠢,多麼可笑的決定……」

拈『花』和以前似乎沒什麼兩樣,說起話來,和歌詞一樣。看著他一副躊躇滿志的樣子,我苦笑著說,

「拈『花』,你是不是瘋了?聽我的,還是回老家吧……」

除了有些神經質之外,拈『花』這人其實真不壞。

我一說完,拈『花』居然點頭說,

「對,我就是瘋了!卓越,你說古今中外,哪個成功的藝術家不是瘋子?他們不瘋,根本也創作不出那麼流芳百世的作品來。所以,我也瘋了。我也註定能創造出流傳千古的作品……」

我無語!和拈『花』根本就不在一個頻道,無法溝通。

我剛想找個理由先走,誰知拈『花』拉著我的胳膊說,

「走,我帶你去我們的藝術區看看。那裡才華橫溢的人有的是,我們近期還要辦個大型的展覽。到時候電視台都會來的……」

說著,拈『花』也不管我同不同意。拉著我就往前走。我本來正鬱悶著,也無處可去。心想不如和拈『花』去看看,就當散散心。

拈『花』說的藝術區我知道。那裡是省里藝術家們的聖地。許多心懷著夢想和情懷的年輕人,帶著對藝術的嚮往,都聚集在那裡。

藝術區倒是還真出過一些優秀的藝術家。當然,更多的還是像拈『花』這樣,默默無聞,又自以為才華橫溢。

到了藝術區,和拈『花』逛了一會兒。還別說,這傢伙真認識了不少人。一進去,就有人和他打著招呼。不過他的身份變了,他不是詩人,又變成了畫家。

我好奇的問拈『花』,

「你什麼時候又成了畫家了?」

拈『花』不屑一顧的撇了我一眼,驕傲的抬著他那『亂』蓬蓬的腦袋,自信的說道,

「雪兒沒和你說嗎?作為一個優秀的藝術家,豈止是寫幾首詩歌那麼簡單。我的畫比我的詩更有價值……」

我苦笑,拈『花』的世界我不懂。

說著,拈『花』把我拽到了一間空房子里。這房子沒有任何的擺設,到處都是畫畫用的工具。四面牆上,也都掛著各種各樣的畫作。有幾個人已經在作畫了,我和拈『花』進來,也沒人搭理我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