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八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四十八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四十八章

我正到處看著,拈『花』把我拽到裡面的一個角落。,最新章節訪問:.。他指著幾幅畫,得意的問我說,

「看看,這幾幅怎麼樣?」

我根本也不懂畫。但這畫表面看著還能說得過去。我只好點頭說,

「不錯,你畫的?」

拈『花』得意的點了點頭。說實話,拈『花』的畫要比他的詩好。至少能看得下去。看了幾眼后,我隨口問他說,

「你們真要辦畫展?」

拈『花』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,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。

「在哪兒辦?」

我又問。

拈『花』看了看四周。他有些不解的說道,

「當然就是這裡啊,那還能上哪兒去?」

我苦笑了下。這空『盪』『盪』的破房子,辦畫展,能有人來看嗎?不過估計就是他們這些愛好者湊份子,搞個小展覽而已。我也沒放在心上。

見我不信,拈『花』又立刻說道,

「我告訴你吧,我們這一個『女』畫家的男朋友就是電視台的。她男朋友都答應了,只要我們準備好。他就把電視台的人請來,到時候肯定能上新聞。你就等著聽我們的好消息吧……」

我本來對拈『花』的話是半信半疑。但現在,我對電視台這幾個字過敏。一聽電視台,我就隨口問拈『花』說,

「她男朋友在電視台做什麼的?」

拈『花』搖了搖頭,

「不知道。mianhuatang.la網我就聽說她男朋友休年假呢。等一上班,就幫我們聯繫這件事……」

電視台,休年假。這幾個字聯繫在一起,我心裡立刻狂跳。不會這麼巧嗎?拈『花』說的人,莫非就是王洛?我轉頭看著拈『花』,急忙小聲的問他說,

「拈『花』,她男朋友是姓王嗎?」

拈『花』再次搖頭,他是真不知道。

見他真不知道,我馬上抓住他的胳膊,和他商量說,

「拈『花』,幫我打聽一下。她男朋友是不是姓王,叫王洛……」

拈『花』一下把我的手甩開。他連連搖頭,

「不行,我們搞藝術的人,怎麼可能去隨便打聽別人的『私』事?」

拈『花』的樣子很嚴肅。我左右看了看,其他人仍舊在畫畫,沒人注意我倆。我又小聲的說,

「拈『花』,你不是一直想出詩集嗎?只要你幫我打聽到她男友的名字,我就幫你聯繫出版社,保證讓你把詩集出了,怎麼樣?」

拈『花』的眼睛一下亮了。他反問我,

「你說的是真的?」

他的樣子比我還『激』動,他也忘了他藝術家不打聽**的事了。我用力的點了點頭,

「當然是真的1

拈『花』抿嘴一笑,他左右看了看。低聲說道,

「把你電話給我,她現在沒來。等她來了,我保證給你問出來。但你答應我的事情你可別忘了,詩集1

我立刻點頭答應。

剛把我的手機號碼給了拈『花』,手機忽然響了。拿起一看,竟然是陸雪。我也不好在拈『花』面前接陸雪的電話,就立刻走到外面。一接起來,就聽陸雪一本正經的說道,

「卓越,安總讓我通知你,現在回公司,到小會議室開會……」

聽著陸雪一副公事公辦的語氣。我就猜到,安然一定是在她旁邊。

放下電話,我和拈『花』打了聲招呼。立刻打車回公司。在車上,陸雪給我發了條簡訊。她告訴我快點兒,所有人都到了,就等我了。

到了公司,敲『門』一進小會議室。就見裡面已經坐滿了人。和陸雪說的一樣,總監級別以上的人都在。唯一一個沒有級別的,就是我。

一見我進來。人力總監蔡文靜就用手中的筆敲著桌子,不滿的說道,

「卓越!這麼多公司的高管都在等你,你是不是太沒有紀律了?」

我尷尬的看了她一眼,我總不能說我去藝術區閑逛了。正尷尬著,卡琳忽然接話說,

「卓越去見客戶了,我讓他去的……」

卡琳還是『挺』夠意思的。這個時候她幫我說了一句話,至少不會讓我太尷尬。

誰知蔡文靜不依不饒,她看著卡琳,語氣生硬的說,

「卡琳,你是銷售部的總監。卓越現在是總裁辦的人,你讓他去見客戶,這是不是越權了?」

蔡文靜不說,我都已經忘了,我還是總裁辦的特別助理呢。可就那天會上公布了下,也沒人給我安排辦公的位置。我這個特別助理,倒真成了公司最特別的人。

蔡文靜的一番話,說的卡琳啞口無言。可能在卡琳的心裡,她也沒把我當成總裁辦的人。安然忽然皺了下眉頭,打斷兩人,她淡淡的說,

「先開會吧……」

卡琳這才不滿的瞪了蔡文靜一眼,沒再說話。

我找到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。我旁邊就是陸雪,她負責會議記錄。見我過來,她偷偷的提醒了我一句,

「會議和你有關,小心些……」

我微微的點了點頭。看著今天這架勢,其實我早已經猜到了,這事肯定和我有關。

安然看了一眼她對面的男人,柔聲說道,

「陸律師,你先把情況和大家說一下吧……」

陸律師馬上站了起來,他沖安然微微點了點頭。開口說道,

「各位領導,就在今天下午,我們已經正式的收到了青姿公司的律師函。和我們之前的溝通不太一樣,這次青姿已經提出了賠償金額,八百萬……」

陸律師一說完,會議室里立刻炸了鍋。眾高管們開始議論紛紛,而陸雪也緊張的看了我一眼。她用最低的聲音對我說,

「怎麼這麼多?」

我苦笑著搖了搖頭。

陸律師等大家議論了一會兒,才又繼續說,

「我和對方在賠償金額上進行了溝通,但基本沒什麼效果。對方的態度很強硬,八百萬,少一分都不行。並且對方也只給了我們最後的三天時間。如果三天之內我們沒有答覆,他們將正式起訴我們。同時,他們也將中斷和奧藍的合作……」

陸律師說的這些情況,我已經提前知道了。但這些高管們並不知道,許多人聽著,都有些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