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五十章

我話音一落,蔡文靜立刻接話說,

「漂亮話誰都會說!說賠付,用什麼賠?誰來賠?雖然乙方是奧藍,但奧藍也總得有個人為這事負責吧?」

我尷尬的苦笑了下。mianhuatang.la蔡文靜一連串的問題,幾乎都是針對我的。聽她的意思,恨不得讓我個人賠償才是最理想的。

我的一番話又引起了爭論。很多人贊成,當然也有人反對。韓冬自從表達完自己觀點后,再一直不肯說話。而安然也是一直沉默著。我偷偷的看著她,就見她秀眉緊蹙,誰也不知道她在想著什麼。

現在已經是下班的時間了。會議也沒討論個結果出來。有的人頻頻看著時間,似乎在提醒安然,現在已經下班了。

好一會兒,安然忽然轉頭看著財務總監鄭成新。她輕聲問道,

「鄭總監,現在公司的賬目上,我們能夠自由支配的資金有多少?」

鄭成新很專業,他立刻回答說,

「除去之前青姿其他單品的預算,外加上這個月的獎金提成,和即將合作的北京公司的先期投入。我們現在能自由支配的資金,不足五百萬……」

鄭成新一說完,安然立刻皺了下眉頭。公司賬面上倒是還有錢,只是每筆錢都有自己的用處。安然想了下,她又追問,

「現在能不能從別的地方先拆出來三百萬,湊夠八百萬?」

鄭成新想了下,他點頭說,

「能倒是能,但其它的項目恐怕就要耽誤了……」

誰都明白,安然是決定要賠償這八百萬了。strong.la/strong這個時候,誰也不說話,都盯著安然。想看她要怎麼做。八百萬,對於剛剛恢復點元氣的奧藍來說,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
安然微微嘆息一聲,她把手中的筆記本合上。抬頭看著陸律師說,輕聲說道,

「陸律,這件事就麻煩你了。你和青姿溝通一下,告訴他們,奧藍決定按照他們的要求賠付……」

陸律師有些不甘心的看著安然。對於律師來講,他希望我們和青姿打官司。只有這樣,他才能賺到錢。安然說完,又看著鄭成新說,

「鄭總監,那就麻煩你想個辦法吧。先暫停最不著急的項目,湊夠八百萬,賠償青姿1

安然說著,又看著眾人,她繼續說道,

「好了,大家要是沒別的事,今天的會議就到這兒吧。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,大家可以下班了……」

安然話音一落,有些著急的人,已經站了起來,準備往外走。但我忽然沖著安然喊了一聲,

「安總,我還有話要說……」

我話一出口,眾人都有些不滿。畢竟事情因我而起,我本應該老老實實的別說話。可誰也沒想到,我居然跳出來還要發言。更何況,現在已經是下班的時間了。

安然也同樣看著我。她的目光有些複雜。我微微嘆了口氣,還是說道,

「安總,能給我三天時間嗎?」

安然微微楞了下。她似乎沒明白我的意思。而蔡文靜立刻『插』話說,

「給你三天時間能怎麼樣?你能讓青姿不要我們賠償嗎?卓越,這個時候你就不要再添『亂』了,好不好?」

蔡文靜完全是一副質疑的口『吻』。但我根本不理她,繼續看著安然說,

「安總,如果三天之後事情還沒有改變。你在執行今天會議的決議,好嗎?」

我幾乎是用哀求的口『吻』和安然說的。

其實我的目的很簡單,三天之內,我爭取證明我的清白。做到了,那一切都好說。做不到,我辭職加入青姿。我只要拿下韓國子公司ceo的位置,我就有機會和奧藍合作,爭取把奧藍的損失找回來。

安然看著我,她微微搖了下頭,反問我說,

「卓越,你覺得三天能改變什麼?我認為沒這個必要了,還是算了吧……」

安然的話讓我有一種透徹心扉的疼痛。並不是因為她不肯給我這三天時間,而是她對我徹底失望了。哀,莫大於心死!看來安然對我是死心了。

我傻傻的站在原地,茫然的看著安然,一時間手足無措。

忽然,卡琳說話了,她看著安然說道,

「安總,賠償也不差這三天,就讓卓越試試吧。死馬就當活馬醫,萬一真有什麼變數呢?」

卡琳在幫我!

安然猶豫了,她回頭看了卡琳一眼。接著微微冷笑了下,無奈的說了句,

「好吧,那就試試吧。但只有三天的時間……」

話一說完,安然也不看我,她轉身就走。其他的人也陸續跟著出了小會議室。

會議室里只剩下我和卡琳。我苦笑的沖卡琳說了聲謝謝,卡琳也笑了。掏出煙遞給卡琳一支,她沒接。而是對我說道,

「卓越,抓緊時間吧。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做的,你就儘管開口。我隨叫隨到……」

卡琳的話讓我有些感動。這個時候,她居然還選擇支持我。

卡琳說完,拍了下我的胳膊,

「好了,你『抽』吧。我先走了,晚上還有個約會……」

我一個人靜靜的『抽』著煙,琢磨著接下來應該怎麼做。現在似乎除了攻克王洛之外,我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。

『抽』完煙,我默默的走出會議室。整個大樓里的人似乎都『走』光了。坐電梯下樓,還沒等到『門』口,就見陸雪拿著手機,一臉焦急的站在那兒。她似乎遇到了什麼麻煩事。

見我從電梯里出來,陸雪立刻沖我跑了過來。一到我身邊,她一臉的焦灼,指著大樓外面,磕磕巴巴的說,

「卓越,拈『花』,拈『花』他沒回老家。他就在『門』口,我該怎麼辦啊?我以前就不該告訴他,我們公司的地址……」

陸雪的聲音已經帶著哭腔了。但我卻是一愣。忙掏出了手機。這才想起來,剛才開會要求我們都關機。

看著陸雪著急忙慌的樣子,我笑了下,說道,

「放心吧,他不是來找你的……」

陸雪驚訝的看著我,她不解的問,

「不是找我的,難道還是找你的?」

我笑著點了點頭,

「你先在這裡等會兒吧,我帶他走……」

說著,我直接朝『門』口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