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一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一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五十一章

我猜拈『花』那面一定是有消息了,他打我手機關機,才跑到公司來找我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-..-

出了公司大『門』,拈『花』正在左顧右盼著。見我出來,他急忙跑了過來,笑呵呵的問我說,

「卓越,出版聯繫的怎麼樣了?」

我苦笑的看著拈『花』,無奈的說著,

「我的親哥啊,你以為出版像複印呢?說印就印?你先告訴我,你那面有消息了嗎?」

拈『花』先是搖了搖頭,但馬上又點了點頭,

「有消息了1

拈『花』的話,讓我心跳加速。我立刻問說,

「那個畫家的男朋友,是王洛吧?」

拈『花』看著我,他搖了搖頭,

「不是,他不叫王洛……」

拈『花』的話,讓我剛剛燃起的希望,一下又破滅了。我本來計劃的是,如果拈『花』認識王洛的『女』朋友。我可以從他『女』朋友入手。爭取攻破王洛。

因為從我和白玲的談話中,我能感覺的到。王洛對她『女』朋友很好,他明明休了年假,就因為『女』朋友沒時間,他就沒外出度假。

可拈『花』給我的答案卻讓我心灰意冷,剛剛想起的計劃,再一次的夭折了。

我嘆息一聲,一股失望的情緒蔓延開來。我不甘心,但又無計可施。難道我真的走入了一個死局?

掏出一支煙點著,我一邊『抽』著,一邊皺著眉頭思考著。mianhuatang.la

我的動作似乎引起了拈『花』的興趣。他歪頭看著我,咳嗽了一聲,慢悠悠的喊我的名字,

「卓越……」

我抬頭看著拈『花』。我險些都忘了,拈『花』還在我身邊。

拈『花』繼續說道,

「她男朋友不叫王洛,叫王陽洛。不過平時好像也有人叫他王洛……」

我傻傻的看著拈『花』!

這一瞬間,我忽然想給拈『花』一個大大的擁抱,同時又想狠狠的給他一拳。這孫子根本不傻,他是在耍我!

看著我獃獃的樣子,拈『花』嘿嘿一笑。他又說道,

「你的要求我完成了,說,我的詩集怎麼辦?」

我終於緩過氣來。這是這些天,我唯一收穫的好消息。我看著拈『花』,馬上說道,

「走,先去吃飯,咱們邊吃邊說。你想吃什麼?」

拈『花』『摸』了『摸』肚子,想了下,馬上說道,

「就吃上次雪兒帶我們吃的火鍋……」

「好1

我立刻答應著。

和拈『花』打車到了火鍋店。吸取了上次的教訓,我這次點了兩個小鍋。火鍋一上來,我一邊下著菜,一邊問拈『花』說,

「拈『花』,你現在在哪兒住呢?」

拈『花』低頭涮著火鍋,他含含糊糊的說道,

「租的公寓……」

我好奇,又問,

「你不是沒錢嗎?走的時候還朝陸雪借錢,你哪來的錢租公寓?」

拈『花』夾了一口羊『肉』放到嘴裡,他邊吃邊說,

「你懂什麼?我朝雪兒借錢,是為了以後還她錢。這樣我就可以有理由見到她了。不然,雪兒以後肯定不會再見我了……」

拈『花』說著,倒流『露』出一絲傷感的情緒。可這也沒耽誤他吃。

我苦笑了下。這個拈『花』看著『挺』單純,沒想到也『挺』狡猾的。

吃了一會兒,我試探的問拈『花』,

「拈『花』,你能不能把那位『女』畫家給我約出來,我想找她聊聊?」

拈『花』想都沒想,立刻搖頭,

「不能!我們也不熟,就偶爾在一起聊聊畫。要不是你找我,我都不好意思問她的『私』事……」

我嘿嘿一笑,把筷子放下,抬頭看著拈『花』。慢吞吞的說,

「拈『花』,你還想不想出詩集了?」

拈『花』一下聽出了我威脅的口氣。他的筷子停在半空中,瞪著大眼睛,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你什麼意思?我們明明說好的,我幫你問她男朋友的名字,你幫我聯繫出詩集。你不能說話不算話……」

拈『花』沖我嚷嚷著。看著他一臉的絡腮鬍子,表情卻又特別的單純。我忽然特想笑。但我還是忍住了,一本正經的和他說,

「拈『花』,你知道現在出一本書多難嗎?你打聽個名字,就想出一本書。那不是開玩笑嗎?不過我答應你,只要你能約她和我見面,我肯定給你出詩集……」

看著拈『花』,我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。這傢伙最大的理想就是出詩集。我就不信,這麼大的『誘』『惑』在他眼前,他會不答應我?

拈『花』看著我。好一會兒,他忽然把筷子朝桌上一摔,站了起來,瞪著我說,

「卓越,你言而無信!現在還威脅我!我不會再和你這種人打『交』道。詩集我自己想辦法,你別指望我幫你約她……」

拈『花』的反應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。說著,他竟站了起來,直接往外走。

我嚇了一跳,這藝術家怎麼都是暴脾氣呢。我急忙起身拉住他,但拈『花』很倔,他把我的手甩到一邊。徑直的朝外面走去。

大廳里其他的客人都在看著我們。我雖然尷尬,但還是上前攔住拈『花』,低聲下氣的和他說,

「拈『花』,你先別生氣。咱們好好說,要不這樣,詩集我幫你出了,咱們上個『交』易結束。但你還要幫我繼續約那個『女』畫家,我幫你約陸雪。咱們這是重新『交』易,怎麼樣?」

拈『花』一仰頭,冷哼一聲,不屑的看著我,直接說道,

「哼!我對雪兒那麼純真的感情,難道是讓你用來『交』易的?你別想褻瀆我的感情,再見1

拈『花』一說完,他大步流星的出了『門』。而我傻傻的站在原地,看著拈『花』遠去的背影,我哭笑不得,又無能為力。

我懊惱的回到了座位上,也沒心情繼續吃了。我無聊的喝著啤酒,心裡琢磨著,我把陸雪這個大殺器都抬出來了,可拈『花』居然還是走了。我有些自責,我剛才是不是太著急了。如果略微緩和一下,可能事情就沒這麼糟糕了。

想了一會兒,我決定給陸雪打個電話。看來,只有她親自出馬,或許還有機會讓拈『花』回心轉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