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二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二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五十二章

陸雪似乎也剛到家。.訪問:.。電話響了好一會兒,她才接了起來。沒等陸雪說話,我就先說道,

「陸雪,我想麻煩你件事兒……」

陸雪隨意的回答說,

「呦,什麼時候和我還這麼客氣了?說吧,估計沒什麼好事……」

我嘿嘿一笑,小聲的說道,

「幫我去找一下拈『花』……」

後面的話還沒等出口,陸雪立刻沖我嚷嚷著,

「卓越,你瘋啦?我躲他還來不及呢,你讓我找他?你自己去吧,我幫不了你……」

說著,陸雪就要掛電話。我急忙說道,

「別,陸雪,你聽我說……」

我開始絮絮叨叨的,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完整的講了出來。一番話累的我口乾舌燥,而陸雪那麼還沒什麼反應。我喝了口啤酒,剛要再問陸雪。就聽陸雪為難的說,

「卓越,能不能用別的辦法找那個『女』畫家,我真的不想見拈『花』……」

陸雪說著,委屈的吭吭幾聲。雖然是打電話,但我也能想象到陸雪委屈的樣子。

我嘆了口氣,無奈的說著,

「關鍵現在除了拈『花』,我也不知道誰還認識她埃事情又急,要是三天之內我搞不定王洛,估計這個黑鍋,我這輩子是背定了……」

陸雪沉默,我能感覺到她在猶豫。我故意裝作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說,

「哎!算了,我不勉強你了。我真夠悲催的,在奧藍工作這麼久,可惜連個朋友都沒有……」

『激』將法還是起了作用。陸雪馬上說道,

「卓越,你說什麼呢?我不是你朋友啊?好了,告訴我你在哪兒,我陪你去找拈『花』吧……」

我心情大悅。告訴陸雪地址后,我就到『門』口等她。

陸雪很快就到了。她一下車,就沖我招手,讓我過去。我急忙小跑到她身邊,對她說,

「要不你先給拈『花』打個電話吧。他一天天神出鬼沒的,上哪裡找他去?」

陸雪白了我一眼,沒好氣的說,

「剛剛在車上我就給他發信息了,走吧。他在藝術區等著我呢……」

我嘿嘿一笑。急忙上前給陸雪開了車『門』。這個時候,我可不敢得罪她。

在路上,陸雪又問我了些拈『花』的事,我一一回答。到了藝術區,我們兩個來到之前拈『花』所在的空房子。

一進『門』,就見拈『花』正坐在一個小板凳上,他對著畫架,在上面『亂』七八糟的『亂』塗著。旁邊的一個木凳上,還放著一碗剛泡好的碗面。

一見陸雪來了,拈『花』立刻站了起來。他沖著陸雪,一臉諂媚的笑說,

「雪兒,你來了?快看看,我這畫怎麼樣?」

陸雪尷尬的笑了下。還沒等說話,拈『花』又轉頭看著我,一臉不高興的說,

「卓越,你出去,這裡不歡迎你1

我日他大爺,這個該死的拈『花』真記我的仇了。但我還不敢和他嘴,只好無奈的看了陸雪一眼。陸雪沖我使了個眼『色』,意思也讓我先出去等著。

無奈,我只好嘆息著出了空房子。

站在街上,我『抽』著煙。看著來往的人群,也不知道拈『花』和陸雪聊的怎麼樣了。我想進去,可一想到拈『花』的那態度,我還是放棄了。

大約半個多小時后,拈『花』和陸雪一起出了『門』。陸雪先是白了我一眼,她的態度很不好,但我卻心『花』怒放。我知道,陸雪越是這樣,就證明這事兒成了。

拈『花』也同樣白了我一眼,嘟囔一句,

「庸俗的人1

我苦笑!今天我是挨了不少白眼了。

陸雪和拈『花』告別,我們兩個出了藝術區。站在街邊,陸雪一臉不情願的說,

「告訴你,卓越。拈『花』答應約那個『女』畫家了,不過他也說了,你必須幫他出詩集。我可先和你說好了,我替你做了保證。你別到時候辦不到,他再纏著我……」

我連連點頭。陸雪追問,

「卓越,你有什麼辦法幫他出詩集?」

我笑下,看著陸雪說,

「陸雪,你以為現在出本書很難嗎?只要自費,許多出版社都搶著來找你。放心吧,這個事包在我身上……」

這個我還真不是說大話。以前做策劃時,我接觸過出版行業的人。多少了解一些。我之前就已經想好了,只要拈『花』幫我,我自費幫他出本詩集。

我本來想請陸雪吃頓飯,但陸雪說要早點回家,晚上還有點工作要做。我們兩個就各自散去。

剛剛到家沒多久,我的手機忽然響了。拿出一看,是白玲打開的。一接起來,就聽白玲問我說,

「卓越,事情有進展了嗎?」

白玲也一直在幫我想辦法。我就把約王洛『女』友的事情和白玲講了一遍。白玲聽完,她忽然沉默了。好一會兒,她才又說,

「卓越,這個事情你一定要慎重。我今天側面打聽了下,有同事說,播放你們廣告的小片只有一份,就在王洛的手裡……」

白玲的話讓我一愣,她的意思很明顯。這件事就是王洛搞的鬼。

白玲繼續說,

「我建議你,別輕易的打草驚蛇。最好有確鑿的證據,不然王洛是不會輕易開口的。因為他一旦開口,他丟了工作不說,還有可能涉及到商業賄賂,這已經是觸犯到法律了……」

我心裡一驚。白玲的話說的很有道理。如果這件事是王洛在中間搞的鬼,我直接找他『女』朋友,他『女』朋友會幫我嗎?我忽然感覺,我把事情想簡單了!

我想了下,問白玲說,

「白玲,假如我把他『女』朋友的名字給你。你能不能幫我查查她的背景。如果可以,我想先了解一下。或許能有幫助……」

白玲想都沒想就答應了。放下電話,我又給拈『花』發了簡訊。問王洛『女』朋友的名字。拈『花』這回倒是『挺』痛快,沒一會兒,就把名字給我發了過來。

蔣秋蘭!

看著這個名字,我想了一會兒,又轉發給了白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