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三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三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五十三章

工作這麼久,我從來沒像這段時間這麼累。strong.la/strong-..-即使每天晚上睡著了,也都是做著各種稀奇古怪的夢。夢裡有安然,有陳嵐,也有那個我還從未謀面的蔣秋蘭。

不得不佩服白玲,她果然是調查記者出身。第二天中午,我剛吃過午飯。白玲就給我發來信息。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蔣秋蘭的背景:

蔣秋蘭,二十六歲。東南美術學院畢業。成績優異,擅長工筆山水畫。曾多次獲各級獎項。畢業之後一直沒正式工作。以賣畫為生,頗為辛苦。為人恬靜,藝術氣息濃郁。有愛心,參加了兩個動物保護組織。多次捐款救助小動物。媒體上也曾對她進行報道。最大願望,開一次個人作品展。和王洛是高中同學,感情很深。曾有結婚計劃,但不知什麼原因擱置。

看著這份蔣秋蘭的簡歷,我想了半天。如果這個蔣秋蘭真的是一個有愛心的人,我把情況和她直接說了,她會勸王洛說出真相嗎?即使她勸了,王洛會不會同意呢?這兩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。

正想著,白玲又給我發了一條簡訊。她問我,

「卓越,想好怎麼和蔣秋蘭說了嗎?」

我想了下,回復白玲,

「沒時間了,我想實話實說……」

白玲又回,

「她能同意勸王洛嗎?」

我看著簡訊,微微嘆息一聲,回她:

「只能聽天由命了1

其實我心裡一點也不踏實。.la更新快,網站頁面清爽,廣告少,無彈窗,最喜歡這種網站了,一定要好評就像白玲昨天說的那樣,這件事王洛要是承認了。那他很可能涉嫌商業犯罪。我直接和他『女』朋友攤牌,效果未必好。可我又沒別的辦法。

我胡思『亂』想了好一會兒,正準備出去『抽』支煙,就聽陸雪在『門』口喊我說,

「卓越,你來一下……」

我急忙起身,跟著陸雪出去了。陸雪擔心走廊里人太多,她就帶我出了大樓。我倆站在台階下,陸雪先是白了我一眼,接著不情願的說,

「拈『花』已經安排好了,晚上請蔣秋蘭吃飯。下班后,咱們兩個一起去吧……」

陸雪一說完,不知道為什麼,我心裡竟忽然緊張起來。我忙點頭答應。陸雪忽然又說道,

「還有,你爭取把這件事快點解決了。看著安總這幾天鬱鬱寡歡的,我都有些心疼她。你是沒看見,今天一早,她眼圈都是黑的。一看就沒休息好,哎1

陸雪的話讓我心裡一疼。我一直非常努力的想幫助奧藍走出困境,可到頭來,卻總是惹出麻煩。雖然我知道我是被人陷害的,可我還是怪自己。如果自己再謹慎一些,或許就不會有今天的局面了。

陸雪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。我掏出一支煙,默默的點著。

正說著,就聽大『門』口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,

「陸雪……」

溫柔的一聲,卻讓我不由的一顫。一抬頭,就見一襲黑『色』風衣的安然,從大『門』里走了出來。我下意識的朝後退了一步。目光也馬上看向別處。

記得從前,我最喜歡和安然對視。每次她都會在我的注視下,有些小慌張的把目光移開。可現在,我居然不敢看她的眼睛。我害怕,怕她眼神中的那種失望。

陸雪急忙走了上去,就聽安然柔聲說,

「我要出去一下,有什麼重要的文件先放你那裡。等我回來再拿給我……」

陸雪馬上點頭。

安然慢慢的從台階上走了下來,她的動作和從前一樣優雅。她走的很慢,經過我身邊時,她忽然停住了腳步。聞著她身上那種熟悉的清香,我的心裡一緊。一種壓抑的感覺,讓我幾乎透不過氣來。

安然不過停了十幾秒。但對於我來說,這時間猶如幾個小時。可惜,她什麼也沒說。甚至連看都沒看我一眼,就這樣慢慢的走到台階下面。

看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,我長嘆一聲,默默的搖了搖頭。

剛才這一幕,陸雪看的清清楚楚。她也跟著嘆息一聲,略帶憂鬱的歪頭說,

「卓越,我真替安總不值1

我奇怪的看了陸雪一眼,沒明白她這話的意思。

陸雪轉頭看著我,她慢吞吞的說道,

「哎!安總明顯已經喜歡上你了!可你說,安總怎麼會喜歡上你呢?」

陸雪一說完,她轉身上了台階。

我傻傻的站在原地。陸雪這丫頭說的是實話,她在為安然可惜。我心裡雖然不服,但還是贊同陸雪的話。如果安然喜歡的是遲東方,或許現在的這些事情,遲東方早就幫她處理的一乾二淨了。

下班后,我在『門』口一直等著陸雪。她出來后,我倆一邊走,我一邊問她說,

「陸雪,拈『花』定的見面地點在哪兒?」

我本以為拈『花』會選一個餐廳,沒想到陸雪卻說,

「就在藝術區的那間畫室……」

我聽著,微微皺了下眉頭。那個地方根本不適合談事情。但拈『花』定的,我也不敢更改。只好按他說的,和陸雪打車過去了。

在路上,陸雪不停的囑咐著我。讓我一會兒和蔣秋蘭說時,一定要講點策略。我雖然答應陸雪,但心裡卻並不贊同。這件事除了實話實說,好像也沒什麼策略可講。

到了藝術區的畫室。一開『門』,就見空『盪』『盪』的畫室中央,用畫桌拼成了一個大方桌。方桌上面用白『色』的檯布罩著。一些熟食、小菜和啤酒都擺在上面。我沒想到拈『花』準備的還『挺』充分。

拈『花』正和一個瘦高的『女』孩子站在一副畫前,兩人正討論著。見我們進來,拈『花』立刻對身邊的『女』孩兒說,

「我給你們介紹一下,這位是蔣秋蘭,蔣大畫家。我們這次畫展就是她幫忙聯繫的……」

拈『花』說正事的時候,還是『挺』靠譜的。說著,他又把我和陸雪介紹給了蔣秋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