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四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四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五十四章

我仔細的打量著蔣秋蘭,她穿著一件白『色』的風衣,上面卻塗著五顏六『色』。mianhuatang.la.訪問:.。不過並不扎眼,反倒跟人一種特立獨行的立體感。至少和邋遢的拈『花』相比,蔣秋蘭倒是更有藝術氣質。其實蔣秋蘭並不算太漂亮。但她身上有一種與眾不同的,淡雅的氣質。這可能和她從小學畫有關。

和蔣秋蘭寒暄了幾句。拈『花』又對蔣秋蘭說道,

「蔣老師,他們兩個都是我的好朋友。我請他們來,就是想看看咱們的畫。他們都是廣告行業的,我想對咱們的活動應該能有幫助……」

拈『花』的話倒是很得體。蔣秋蘭點了點頭,微笑著說,

「那就請二位多指教了……」

說著,她轉頭看著拈『花』,繼續說道,

「王洛還得等一會兒才到,要不咱們先吃飯吧……」

我一愣,和陸雪對視一眼。我沒想到王洛居然也要來,本來我是想單獨和蔣秋蘭說的。可王洛一來,我恐怕就沒有這個機會了。上次王洛的態度很強硬,他拒不承認這事和他有關。今天晚上他來,估計也很難改變態度。

我們四人坐下后。拈『花』開了啤酒,陸雪和蔣秋蘭不想喝,兩個喝的果汁兒。我們一邊喝著,一邊聊著。其實主要就是拈『花』再說。我們三個聽著。他從他的詩,說到他的畫。他口若懸河,可惜我們幾個都沒太認真聽。更新快,網站頁面清爽,廣告少,無彈窗,最喜歡這種網站了,一定要好評

正說著,畫室的『門』一下開了。一回頭,就見王洛拎著水果走了進來。他本來還面帶著微笑,可當一看到我時,眉頭立刻皺了起來。

我剛要說話,蔣秋蘭率先站了起來。她柔聲對王洛說,

「洛洛,我給你介紹一下。這兩位是拈『花』的朋友……」

我和陸雪都站了起來。我看著王洛,微微苦笑下,直接說道,

「王洛,我們又見面了……」

拈『花』和蔣秋蘭都奇怪的看著我,兩人沒想到,我和王洛居然認識。王洛開始的表情極不自然,但馬上又恢復正常。他把水果放到一邊,和我們打了招呼。大大方方的坐到了蔣秋蘭的身邊。

王洛的出現,讓房間里的氣氛變得微妙。本來話癆的拈『花』,竟然也沉默了。蔣秋蘭拿著果汁兒,敬了我和陸雪一杯。接著她問我說,

「卓先生,您和王洛早就認識啊?」

我微微點了點頭。目光看向王洛,王洛立刻低頭夾菜。他根本不看我。

再這麼拖下去也不是辦法。我心裡一橫,索『性』實話實說。我看著蔣秋蘭,慢慢點頭說,

「是的,我們公司和電視台有業務往來。上次恰好是我和王洛聯繫……」

接著,我就把上次我和王洛見面,以及廣告下架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。我說的很詳細,包括我如何在王洛的辦公室審片,以及去他家裡找他。這些事情,我都說了一遍。

我一說完,蔣秋蘭和拈『花』都愣了。他們這才明白,我和陸雪今天來的目的。

蔣秋蘭先是沉默了一會兒。接著,她回頭看著王洛,問說,

「洛洛,這事是卓先生的失誤,還是你們電視台的失誤?如果卓先生說的是真的,你應該站出來幫他澄清。不能讓他受這個委屈……」

我沒想到,蔣秋蘭倒是個很講道理的姑娘。

王洛眉頭一皺,他連連搖頭說,

「秋蘭,你別聽他的。這件事和我們電視台一點關係都沒有,他當時審核的時候自己沒注意。加上白紙黑字的合同上寫的都清清楚楚的。現在出了問題,他想把責任推到電視台。這不是無理取鬧嗎?」

蔣秋蘭又疑『惑』的把目光看向我。我剛要說話,拈『花』忽然把筷子一放,他慢吞吞的說,

「蔣老師,我認識卓越的時間不長。但我可以肯定,他不是無理取鬧的人……」

拈『花』的話太出乎我的意料了。這個在我眼裡有些瘋瘋癲癲的人,在這個時候,居然主動幫我說話。我感『激』的看了拈『花』一眼。

而王洛似乎更加不滿了,他「啪」的一下,把筷子放到桌子上。看著我說,

「卓越!那天我和你說的清清楚楚了,這件事和我們電視台無關。你也不用纏著我,你要是不滿意,你去台里投訴我算了……」

陸雪緊張的看著我。她肯定是沒想到,王洛的態度會是這麼強硬。

我端著酒杯,把裡面剩下的啤酒一口喝乾。抬頭看著王洛,再次問他說,

「王洛,廣告下架的事情你知道嗎?」

「知道啊1

王洛立刻回答。

我盯著他,追問著,

「可在你家時,你說你不知道……」

王洛有點慌了,但他馬上辯解說,

「我之前是不知道,但你們和我說過之後,我當然就知道了……」

我冷笑一下,又說道,

「王洛!你在撒謊,你休年假的前一天,那天青姿廣告下架。據我所知,你們台里已經通知了你。你為什麼不承認?」

我口氣加重。王洛的臉『色』變了,他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。而蔣秋蘭皺著眉頭,她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王洛。一時間,竟有些『迷』茫了。

我冷哼一聲,再問他,

「王洛,用不用我把通知你的人請到這裡來?」

其實誰通知的他我也不知道。並且這點也只是白玲的分析。但很顯然,白玲分析的對。王洛現在的表情已經完全證明了,他不但知道這件事,他很有可能就是這件事的實施者。

我乾脆把話挑明,瞪著王洛,冷冰冰的說道,

「王洛,你想過沒有。你這麼做,青姿和奧藍兩家公司都『蒙』受了不白之冤。奧藍現在就處在困境,連員工的工資發放都成了問題。現在卻又要賠付青姿高額的違約金。你替奧藍想過嗎?你替那些員工想過嗎?」

我故意誇大了事實,就是想給王洛和蔣秋蘭施加壓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