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六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六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五十六章

不知為什麼,發出這條簡訊后。。更多最新章節訪問:ЩЩ.。我竟異於尋常的清醒,似乎比沒喝酒之前還要清醒。

我把手機放在一邊,躺在『床』上胡思『亂』想著。想我和安然的相遇相識;想我在她家裡吃過的飯;想她送給我的禮物;更想在江邊我對她的告白。

往事歷歷在目!可所有的開心、快樂,都敵不過這幾天安然那失望的眼神。我和安然之間,是一場還沒有開始,就已經結束的戀愛。

很心痛,但卻不得不面對現實!

明天就是第三天了,奧藍將會對青姿進行賠付。而我,也到了該離開奧藍的時候了。最為惋惜的,是我以一個失敗者的身份離開。

我點了一支煙,靜靜的『抽』著。

忽然,手機的簡訊提示音響了。閃亮的屏幕在黑暗的房間里有些刺眼,但屏幕上的名字,卻讓我心裡一顫,是安然!

我發簡訊時,沒想到安然會給我回。可當她真的回了,我竟然有些不敢點開。我怕看到安然話語間留『露』出的失望。

我『抽』了一大口煙,慢慢的點開簡訊。上面只有四個字:

「早點休息1

我不知道,安然是在什麼樣的心情下,給我回復的這條簡訊。是關心?是失望?還是一種冷漠的敷衍。strong.la/strong放下手機,我再次陷入深深的痛苦中。

第二天一早,當我拖著疲憊的身子來到公司時。就見銷售部里,許多同事都在小聲的議論著。見我進『門』,他們立刻止住了談論,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我知道,他們在議論我,議論著這次奧藍的賠償。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而不遠處的小苗,冷嘲熱諷的說著,

「有的人啊,臉皮就是厚。給公司帶來這麼大的損失,還厚著臉皮來上班,要是我,我早辭職去投江了……」

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說我。我當然也知道,可我卻無力反駁。不管怎麼樣,事情畢竟是因我而起。

小苗似乎還沒說夠,他繼續說著,

「以為自己簽了青姿的大單就了不起……」

小苗話還沒說完。就聽一個『女』人的聲音,從『門』口處傳了過來,

「你說夠了沒有?你要是沒事做,就給我下去見客戶。整天在辦公室里嚼舌根,我看你都不如一個家庭『婦』『女』……」

眾人誰也不敢回頭。而我不用回頭,也聽出這聲音是卡琳。

我回頭看了卡琳一眼,沖她苦笑了下。卡琳對我同樣報以微笑,接著像是對我,又像是對大家說,

「做銷售的就是這樣。什麼困難都可能遇到,但一定要記住一點,無論是榮譽還是困難,早晚有一天都會成為過去式的……」

卡琳說著,她扭著細腰,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。

我知道她是在鼓勵我。但現在似乎不用了。我開始默默的收拾自己的東西。一切都收拾好后,又打開電腦里的文檔,在上面敲下了三個大字:辭職信。

打完這三個字,我的腦子就一片空白。以什麼理由辭職?是工作失誤,還是另有原因?我矛盾著。

手機的微信提示有信息。我拿起點開,就見陸雪給我發了一條信息,上面寫著:

「賠付款已經到位,安總簽完字。下午三點,安總和鄭總監親自去青姿……」

我看著這條信息,心裡鬱悶到不行。我知道安然之所以選擇親自去,她是不想放棄青姿這麼重要的客戶。她想賠付之後,還能繼續和青姿合作。但至於能不能行,那就得看黃飛了。

一條信息,我看了好半天。但卻不知道該如何回復陸雪。好一會兒,陸雪又發了條信息:

「卓越,振作點。找機會再和安總解釋下!我相信她會理解你的……」

我苦笑了下。陸雪的安慰對我已經起不到任何作用了。想了一會兒,我回復她:

「安總和青姿要是簽完字,你告訴我一聲。我有事找安總談……」

信息剛發過去沒一會兒,陸雪立刻就回了一條:

「談什麼?為什麼不現在談呢?安總現在就在辦公室,也沒人來找她。卓越,你不會是要辭職吧?」

陸雪這丫頭很聰明,她看出了我的意圖。

我回了她一個字,

「嗯1

陸雪馬上又回我,

「卓越,你太衝動了!你知道你辭職意味著什麼嗎?你之前對安總做的所有努力,可都付之東流了。你不是喜歡安總嗎?以前我不鼓勵你,但現在,我鼓勵你去追求她。我雖然說過你和安總有差距,但我能感覺到,你對安總是真的在意。至少比那些紈子弟要強多了,真的1

我微微笑了下。沒想到這個時候,陸雪居然支持我追求安然了。

可惜,晚了!這一切都將如半月山下的江水,匆匆東流,無法回頭。

我沒在給陸雪回複信息。對著電腦,開始寫我的辭職信。寫了一遍,不滿意,刪除!又寫了一遍,還是不滿意,再刪除。

寫到最後,我乾脆只寫了八個字:

「一別兩寬,各生歡喜1

這話本是唐朝時,男人與『女』人離婚時候所用的句子。可放到我的辭職信中,卻顯得特別的合適。或許我離開奧藍,對我,對安然,對奧藍,都是一件歡喜的事情吧。

我把它列印了出來。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。就等著今天的賠付結束后,我親自『交』給安然。來的時候,是安然招我來的。走的時候,我也想親自和她告別。

這又是難捱的一天。

到了下午一點多時,陸雪再次給我發了信息,她告訴我。安總帶著鄭成新總監,已經出發去青姿了。

之前的我,就像一個等待宣判的囚犯。可當看到這條信息時,心裡竟有一種解脫的感覺。

一切都該結束了!

我站了起來,準備去『抽』支煙。剛要走,手機響了。拿出一看,是前台的固定電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