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九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五十九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五十九章

眾人都好奇的聚攏過來,盯著電腦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.訪問:.。畫面一出來,王洛的第一句話就把他們驚到了。他們的表情,就像我和陸雪剛剛看到視頻時一樣。

但我的注意力卻並不在他們身上。我始終盯著安然,我以為她會像眾人一樣,也會感到吃驚。但出乎我的意料,安然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。好像這一切,都是應該發生的一樣。

我默默的注視著安然。我忽然發現,我根本一點也不了解她。在這之前,我一直認為她是一個善良、美麗、感『性』,同時也有些幹練的商界『女』『精』英。可她現在表現出來的淡定,卻完全出乎了我的預料。

和安然相比,鄭成新總監就要『激』動的多。視頻里的王洛每說一句話,他都會皺下眉頭。或許在他的心裡,這個視頻的出現,就可以重新和青姿談判了。至少不用在賠付這麼多錢。

視頻慢慢播放著,眾人也都慢慢的淡定下來。播放結束后。我把電腦還給陸律師,接著對黃飛說,

「黃總,您也看到了。這件事的責任並不在我們奧藍,這裡面其實是另有玄機……」

我話一說完,黃飛忽然笑了。他並沒看我,而是轉頭看著他身邊的一個高管,笑呵呵的說,

「老吳,卓越說這件事的責任不是奧藍的。那是我們青姿的嘍?」

黃飛話音一落,他身邊的幾個青姿的高管,都哈哈大笑著。.la更新快,網站頁面清爽,廣告少,無彈窗,最喜歡這種網站了,一定要好評

我的話的確有漏『洞』,我馬上解釋說,

「黃總,我的意思是……」

沒等我說完。黃飛忽然搖了搖他厚重的手掌。他打斷我,冷冷的說道,

「卓越,我知道這個視頻意味著什麼。但我想和你說的是,不管是視頻中的這個人對廣告片子動了手腳,還是有人在背後指使他。這一切的一切,都和我們青姿無關!就算你們奧藍是受害者,但我們青姿把廣告委託給了奧藍,出現了問題,我們只能找你們奧藍。至於你們如何處理後邊和電視台的事情,那和我們青姿沒有半點關係1

我有些尷尬,黃飛的話的確是實情。

我看了安然一眼,她一直安靜的坐著,此時的她根本不像個總裁,倒是更像個助理。在聽著高層之間的談判。

鄭成新坐不住了,他馬上接話說,

「黃總,畢竟我們奧藍也是受害者。您現在這一紙合同,就需要我們賠償八百萬。這對奧藍,是不是有點太不公平了……」

黃飛冷笑。他轉頭看著鄭總監,兩手一攤,嘲諷的說著,

「好啊,那我不用你們賠償了,這樣就公平了?可你告訴我,我們青姿的損失怎麼辦?讓我們自己抗著?笑話!還有,鄭總監,你講公平?我今天就告訴你,在商界,就從來沒有公平二字……」

黃飛的話語很強硬,態度更是寸土不讓。鄭成新尷尬的咳嗽一聲,他是財務出身,和在商界打拚的黃飛談判,肯定要遜『色』不少。

安然看了看黃飛,她終於說話了。就聽她輕聲問說,

「黃總,那你現在的意見是?」

黃飛把手前的賠付合同拿了起來,瀟洒的扔到了會議桌的中間,大手一揮,強硬的說道,

「還是那句話,簽了合同!八百萬的賠償,一分都不能少1

黃飛是個典型的談判高手。只要讓他抓住了理由,他是不會退讓的。

安然沉默了下,她慢慢的站了起來,把桌子中間的合同拿了過來。仔細的翻看著。

而我依舊站在原地,腦子飛速的轉著。一個視頻的出現,也只是證明了我的清白。可賠償還是要照常。

安然看完合同,她又遞給了陸律師,苦笑著說,

「陸律,你也看下吧。要是沒問題,我們就按照黃總說的,簽字賠償。不過下一步,恐怕還要麻煩你和電視台打官司了……」

安然的話我明白,這也是我剛才一直在思索的問題。電視台內部出現了問題,我們肯定要和電視台『交』涉的。可以預見的是,王洛已經跑了,電視台肯定要把責任推到王洛的身上。這樣一來,也只能走法律程序。先不說最後電視台能賠給奧藍多少錢,單是打官司的周期,就足以把奧藍拖到泥潭中。就算最後勝訴,電視台也不可能一次『性』賠償。後續的麻煩事,將會越來越多。

況且廣告公司本來就依仗著電視台。官司一打,以後和電視台打『交』道,將會越來越難。

這份賠償合同,陸律師之前就已經看過了。他再次翻看一遍,遞給安然說,

「安總,合同沒什麼問題。如果您決定賠償,現在就可以簽字了……」

黃飛至始至終沒再開口。他自信的喝著茶水。的確,以現在的形勢,黃飛已經是勝券在握了。唯一差的,就是安然最後的簽字。

安然拿起簽字筆,翻到最後一頁。她再次看了看,舉起筆,準備簽上自己的名字。

會議室里的氣氛一下變得凝重,所有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安然那蔥白如『玉』的手指上。她一落筆,這場和青姿的談判將徹底結束。

安然的簽字筆已經落在了合同上。

我忽然一步向前,握住了安然簽字的右手。同時對著安然說,

「安總,你先等一下1

我話一出口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。眾人顯得異常驚訝。就連安然也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我。

這是我第三次握安然的手了。她的手很柔軟,透過手背,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安然的體溫。我特想就這麼一直握下去。但可惜,安然把手『抽』了出去。

我有些尷尬,抬頭看著黃飛,再次說道,

「黃總,我想和你談一筆『交』易1

黃飛冷笑下,他把手中的茶杯放下。抬頭看著我,慢悠悠的說,

「不會又和上次一樣吧?」

別人都沒聽明白黃飛的意思,只有我懂。他以為我還是拿入職青姿和他『交』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