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一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一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六十一章

看著我疑『惑』的樣子,安然忽然笑了。(mianhuatang.la好看棉花糖.訪問:.。

這是一個久違的微笑,我好久都不曾看見了。但在我心裡,卻不像從前那樣,有那種溫馨的感覺。而更多的,是一種沒有頭緒的不知所措。

安然打開『抽』屜。她拿出一個不大的水晶煙灰缸。放到我面前,依舊微笑著說,

「想吸煙了吧?」

我笑了下。點了支煙,用力的『抽』了一大口。煙霧繚繞中,安然的樣子,也變得有些虛幻。

安然看著我,她慢悠悠的說道,

「卓越,其實廣告下架事件一發生,我就知道你是被冤枉的……」

我一下楞了。拿著煙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。

我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安然的話,我獃獃的看著她。之前發生的一幕幕,在我腦海中逐一的浮現著。當天廣告事件爆發時,我和安然也是在這間辦公室里。我們大吵了一架。之後,她一直對我漠然無視。可她現在居然告訴我,她早就知道我是被冤枉的。

我越發的難以理解,她為什麼要這麼做?她考慮過我的感受嗎?

安然見我沉默,她又繼續說著,

「卓越,以你的才幹,我不相信你會犯那麼低級的錯誤……」

我沉默了好一會兒。『抽』了口煙,抬頭看著她,反問說,

「你明明知道我是被冤枉的,為什麼還要那麼對我?」

安然微微嘆息一聲。mianhuatang.la她慢慢的站了起來,走到了高大的落地窗前。窗外的藍天白雲,和窗前安然的背影『交』相輝映,這本是一副極其美好的畫面,但我卻讀出了一種落寞的情緒。

好一會兒,安然轉過身來,她看著我,慢慢的說道,

「我記得以前曾和你說過。在現在的公司,我只信任三個人,你是其中一個。我也曾告訴過你,奧藍處於困境中。我所指的困境,不單純是公司財務方面的苦難,更多的,是內憂外患……」

這些話,安然曾經和我講過。但我不明白,這和她這次的做法有什麼關係。

我『抽』著煙,一言不發。等著安然繼續說。

「上次我們和青姿的新聞發布會,就有人搞鬼。這次的廣告下架事件和上次如出一轍。我當時就已經猜到,他們的目標不是你,而是奧藍。所以……」

安然說到這裡,她停頓了下。一雙秀美的眼睛柔情似水的看著我。我『抽』了一大口煙,就聽安然繼續說著,

「我想要查清事情的真相,必須先把責任推到你的身上。奧藍的所有員工都知道,我對你是很賞墅們也認為你是我的人。我只有和你翻臉,搞鬼的人才會認為他們的計劃得逞了。但你的『性』格我了解。你一定會想辦法去查清事情的真相,還你自己清白。其實在你調查的同時,我也在暗中調查,只是沒有你的進展順利而已……」

一說完,安然就沖我歉意的笑了下。

但我卻根本笑不出來。這種感覺讓我很不舒服。我彷彿成了棋盤中的棋子,任人擺布著。我是喜歡安然,但不代表我喜歡這種被人擺布的感覺。

我一直想要的感覺是,我喜歡的人她能夠信任我,痛苦與快樂,都能夠與我分享。其實就算這件事她提前告訴了我,我相信我也一定會處理的很好。可惜,安然選擇了隱瞞。她自己做了棋手,而我成了她手中的一顆棋子。

把煙頭掐滅,我苦笑著,反問她,

「我現在特別想知道,你想過我的感受嗎?」

安然立刻點了點頭,她慢悠悠的說,

「想過,所以我現在才會和你道歉!對不起,卓越!我並不是故意想瞞你,但我要是和你說出實情,我怕這場戲,我們沒辦法演的這麼『逼』真……」

我再次冷笑,又問她,

「如果我最後沒能洗刷自己的清白呢?」

安然微微皺了下眉頭,她看著我說,

「可是你現在已經證明了自己,只是有點遺憾。沒能找出到底是誰指使的王洛……」

我連連搖頭,我盡量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。我真的想沖安然大喊一通,但我還是盡量壓制著我將要爆發的情緒,平靜的對安然說,

「不,不!安然,你要正面回答我的問題。如果我要是沒證明自己的清白,你會怎麼做?」

安然抿了下她的紅『唇』,她有些猶豫,但還是說道,

「那就繼續演下去。直到查出真相為止1

我看著安然。忽然間,我竟有一種『欲』哭無淚的感覺。

演下去,說的簡單。那也就意味著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每天被公司的人指點著,嘲諷著。在公司像個尷尬的存在。更可悲的是,我還要每天面對安然對我的失望。我要忐忑的生活著。

我嘆息著!不知道這是做棋子的悲哀,還是喜歡一個人需要付出的代價。

我冷笑著站了起來。看著安然,問她說,

「安然,你知道我這段日子是怎麼過來的嗎?」

安然抬頭看著我。她剛要說話,我立刻打斷她,瞪著眼睛,沖她說道,

「我每天晚上都失眠,徹夜的失眠!腦子裡想的全都是這件事。我想把事情解決的完美,還我清白,減少奧藍的損失。可我沒想到,你在這件事中,居然扮演了棋手的角『色』。當然,每天晚上我還想你。我怕你失望!我怕看到你鬱鬱寡歡的樣子!我恨自己做不好!我努力的想證明自己的清白。想告訴你,你曾經對我的信任沒有錯。我是一個值得你喜歡的!可你現在告訴我,你早就知情。我不過是你的一顆棋子而已!呵呵!想想真特么可笑礙…」

我越說越『激』動,聲音也越來越大。到後來,我的聲音已經開始微微的顫抖了。

沒有經歷過背叛,沒有經歷過冤枉,是不會理解我此時的心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