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三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三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六十三章

辭職並非是我一時衝動。mianhuatang.la網。wщw.更新好快。這個念頭已經在我心中盤旋好久了。我看著安然,問她說,

「安然,你覺得我們兩個現在這樣,適合在一個公司嗎?」

安然奇怪的看著我,反問,

「為什麼不適合?」

我『抽』了口煙,看著安然,認真的說道,

「我不知道你,但我了解我自己。我總是把工作和我們個人的感情『混』在一起。我覺得這麼下去,對你,對奧藍,對我,都不是一件好事……」

我的話似乎讓安然有些不悅。她把辭職信放到一邊,看著我說,

「那你為什麼就不能把工作和個人的情感分開呢?」

「你能嗎?」

我反問她。

安然沒有絲毫的猶豫,她立刻點了點頭。

但我卻笑著搖頭,嘲笑她說,

「那剛才我們兩個所說的,所做的,難道也是工作?」

話一出口。安然立刻嬌羞的白了我一眼。嘟囔了四個字,

「強詞奪理1

其實這一次,我真的想辭職。我也希望我能每天都看見安然,但發生了這麼多事之後。我越來越覺得,我們兩個在一個公司,對彼此都是個負擔。

安然把辭職信放到一邊,她柔聲說道,

「好了,今天我們不談這個話題,以後再說。你還是說說,青姿那一千萬的廣告,你想怎麼做?」

安然話一出口,我立刻看了下時間。.la已經快下班了,我馬上說道,

「看來只能今晚工作了。不過,我需要你幫我找個幫手。陸雪和汪濤誰都可以……」

安然立刻點了點頭,她又反問我,

「一個人就夠嗎?」

「嗯,夠了1

安然忽然笑了,她歪著頭,一雙秀目滿含柔情。她輕聲的問我說,

「那你說我可以嗎?」

「你?你確定嗎?很累的1

安然的話讓我有些驚訝。但她自信一笑,撇嘴說,

「累我不怕!我倒想給卓大策劃當回助理,卓大策劃工作的時候,不會罵人吧?」

她一說完,我們兩人都笑了。

眼看快要下班了。安然開始收拾她的東西,她一邊收拾著,一邊問我說,

「卓越,你還記得嗎?我在北京時,你答應過我一件事的……」

我有些疑『惑』的看著安然。一時間還真沒想起來答應過她什麼。安然撇了下嘴,不滿的翻了我一眼,冷哼著說,

「要不說男人是最不可靠的動物呢,答應過的事,轉頭就忘。你不是說,等我回來后,你要親自下廚,請我吃一頓大餐嗎?」

我猛然想了起來。我的確是答應過她,不過最近『弄』的心力『交』瘁,早把這件事忘的一乾二淨了。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沖安然笑了下,直接說道,

「今晚還有工作,先隨便吃一口算了。改天,我一定給你做一頓好的1

能為安然下廚,本身就是一件特別讓我開心的事。可是青姿只給了我三天時間,今晚必須得工作。

誰知安然卻連連搖頭,

「不行!就今晚,工作大餐兩不誤……」

安然雖然是奧藍的總裁,別人眼中的『女』強人。但歸根到底,她還是個普通的『女』人。是『女』人,就有自己的小任『性』。

我笑了,點頭說,

「好吧!那一會兒買菜,去我家做吧……」

安然已經收拾好了,她站了起來,再次搖頭說,

「不,我今晚不想去你家1

「那去哪兒?」

安然今天似乎也很高興,和我說話時,始終帶著撒嬌的口氣。

她轉頭看了我一眼,歪著頭,微笑的說,

「去半月山的別墅1

「啊?」

我苦笑的看著安然。半月山太遠了,開車也要兩個多小時。再加上買菜,做飯,估計吃完都得十點多了。接著再工作,『弄』不好今天晚上就要通宵。不過看著安然期待的目光,我還是點頭答應了。

我和安然一起出『門』,到了停車常安然剛把車『門』打開,就聽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,

「安總,你也剛走啊?」

我和安然回頭,就見韓冬拎著手包,拿著車鑰匙,正朝自己的車走去。安然沖韓冬笑著點了點頭,兩人閑說了兩句。

而我在一旁看著韓冬,不知為什麼,腦海中又浮現出他讓我去電視台審核的那一幕。

上車后,我坐在副駕,安然開車。我們兩個先去了菜市場,大包小包買了不少。一切都『弄』利索后,再次出發,直奔半月山。

在去的路上,我又想起了韓冬。於是我問安然說,

「安然,你想過沒有?到底是誰指使的王洛呢?」

安然微微嘆了口氣。她慢慢的搖頭,

「我也一直在想,可怎麼也想不出這人是誰。按說我才從國外回來沒多久,不應該得罪誰的。還有這些年,奧藍也是本分經營,誰會對奧藍有這麼大的仇呢?」

安然說著,轉頭看了我一眼,問道,

「你呢?想過沒有?」

其實我心裡一直懷疑一個人,但沒有證據,我又不敢確定。我試探著安然說,

「安然,以前界宇沒少搶我們的單子吧?」

安然一下聽明白了我的意思。她笑著搖頭,

「你是指東方吧?不可能!東方他不過是個紙醉金『迷』的公子哥而已。這種事,他是不會做的……」

安然對遲東方倒是很信任。我苦笑了下,心裡竟微微泛起了醋意。但我還是追問她,

「那他為什麼一直和奧藍搶生意?」

安然微微一笑,回頭看著我。她輕聲說道,

「他啊,就是想向我證明他不是個紈子弟。其實你不知道,他後來曾經找過我,要把他們的幾個大單轉給我們,但我沒同意。奧藍雖然處在困境,但我也不至於靠別人的接濟活著。算了,不說他了。你還有其他的懷疑對象嗎?」

我慢慢的搖了搖頭。安然雖然這麼說,但在我心裡,還是覺得遲東方的嫌疑最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