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四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四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六十四章

深秋的半月山,層林盡染,秋葉遍山。更新快,網站頁面清爽,廣告少,無彈窗,最喜歡這種網站了,一定要好評。wщw.更新好快。和兩個月前相比,這裡少了一份奼紫嫣紅,多的,則是深秋的一份肅殺。

別墅還是老樣子,室內的一切都打掃的乾乾淨淨、井井有條。看著這熟悉的一切,我不禁想起在這裡工作的那一個月。那一個月里,我們幾人『精』誠團結,出了一份『精』彩的計劃書。

見我四處看著,安然在身後調皮的說道,

「想你那幾個戰友了吧?」

我知道,安然指的是陳嵐。

我笑了下,把東西拿到廚房。安然也跟著我進來了,我馬上笑著對她說,

「你還是別進來添『亂』了。這樣吧,你先客廳,把前期的工作做了。剩餘的我來……」

安然一撇嘴,嘆了口氣,裝作鬱悶的說道,

「哎!我真是個多餘的人。在家裡進廚房,媽媽趕我。在這裡,你又趕我……」

看著安然可愛的樣子,我微微笑了。這種感覺真好!

我們兩個去了客廳。我把電腦打開,找到市電視台的網站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指著裡面的視頻內容說,

「你要做的很簡單,就是把今年電視台播放的所有廣告都用文字記下來。不用多詳細,只要標出產品,以及主要的廣告詞和廣告內容就可以……」

「啊?這還不難?」

安然可憐兮兮的看著我。

我笑了,和安然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。我聳了聳肩,故意逗她,

「那你去做飯,我做這個?」

安然一撇嘴,

「還是算了吧!我做的飯我自己都吃不下……」

說著,安然又問我,

「卓越,你找這些東西幹什麼?」

我笑著搖搖頭,

「以後你就知道了……」

倒不是我故『弄』玄虛,只是現在和她說了也沒用。『弄』不好,還會讓她分心。不如不告訴她了。

我在廚房忙碌著。沒一會兒,安然就走了進來。她一臉苦相,倚在『門』上,可憐的看著我,

「卓越,那廣告太多了。我都快看噁心了,什麼『亂』七八糟的都有……」

我回頭沖安然笑了下。和安然認識這麼久,今天她多次在我面前展示了她挾女』人的一面。我越發的喜歡現在這種感覺。

我看著安然,笑著說,

「那你就不用做了,在這裡看我做菜吧……」

「好啊1

安然開心的答應著。

我微笑的搖了搖頭。我本來是想找個幫手的,她『毛』遂自薦,可哪成想,她來了之後,完全成了拖后『腿』的了。但我心裡卻異常的滿足,我們兩人好久沒有這樣溫馨而又平和的時刻了。

安然倚著『門』,就獃獃的看著我做菜。忽然,客廳里傳來我手機的聲音。安然立刻去把手機取了過來,她邊走邊似笑非笑的看著我。一到跟前,她把手機在我眼前晃悠了下,柔聲說道,

「故地重遊,你的戰友就給你來電話了。你們還真是心有靈犀礙…」

電話是陳嵐打來的。我尷尬的笑了下。因為正炒菜,手都佔用著。安然就幫我點開接聽鍵,把手機放到我的耳邊。說實話,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,我能有這種待遇。不過,我卻有些彆扭。因為我和陳嵐說的話,安然基本都能聽見。

電話那頭傳來陳嵐溫柔的聲音,她問我說,

「卓越,下班了吧……」

我含糊的答應一聲,回答她說,

「嗯,做飯呢!今天謝謝你,要不是你幫忙,說不定那面合同就簽了……」

我之所以這麼說。一是真心感謝陳嵐。第二,我怕和陳嵐聊起別的話題,安然會多想。還是談工作最合適。

陳嵐「哦」了一聲,她竟不再說話。陳嵐的沉默讓我忽然有些不太適應,我看了安然一眼,但還是問陳嵐說,

「陳嵐,你怎麼了?」

陳嵐忽然說道,

「你說話不太方便吧?」

我尷尬的看了安然一眼,安然立刻把頭扭到一邊。假裝聽不見我和陳嵐說話。

「沒有啊,你怎麼這麼說?」

陳嵐呵呵笑了,

「沒事,感覺而已!好了,沒事了,你忙吧……」

說著,陳嵐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我卻有些楞了。陳嵐一通沒頭沒腦的電話,讓我心裡有些『亂』。但我又不能在安然面前表現出來。只好低頭炒菜。

能感覺到,陳嵐的情緒不高。她這樣,我的心裡也有些不太舒服。我和陳嵐雖然已經分手。但在我心底,我還是牽挂著她。這種牽挂,和愛情已經無關。只是一種,對待親人的牽挂。

安然拿著手機,她站在我身邊。忽然對我說道,

「卓越,不知道你相不相信,『女』人的第六感真的很准。就像剛才,陳嵐能感覺到你說話不方便。其實我從北京回來的那天早上,我不知道為什麼,心裡始終有些『亂』。所以,我才會去你家。結果,還真看到了,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……」

我回頭看了安然一眼,苦笑著搖頭說,

「安然同志!我已經和你解釋過了,我和秦沫只是朋友。那天完全是巧合而已……」

安然一撇嘴,不過她也沒繼續再說。也不知道她到底相不相信我的話。

忽然,安然又問我說,

「卓越,你說我們兩個才認識幾個月,就吵了好幾架。你和陳嵐在一起的時候,也總吵架嗎?」

這似乎已經成了我和安然的必修課。只要我們兩人在一起,她總是會問起陳嵐。不回答又不行,我只好實話實說,

「只吵過一次1

安然一下來了興趣,她歪頭看著我,略微興奮的說,

「快說說,為什麼?」

我苦笑的看了安然一眼,一個堂堂的總裁,居然也這麼八卦。

我把鍋里的菜拿盛到盤子中,同時隨意的回答著,

「因為我出軌,所以她和我吵架了……」

「啊?」

安然一臉驚訝的看著我。她似乎不相信我的話。

「你出軌?」

我認真的點了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