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五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五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六十五章

安然斜眼看著我,她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。strong.la/strong

我看了她一眼,繼續說著,

「她晚上做夢,夢到我出軌了。於是第二天就和我吵了一架,還一整天都沒理我1

我說的是實話,安然卻「切」了一聲,她狠狠的白了我一眼,她認為我在逗她。

和上次一樣,還是四菜一湯。葷素搭配,看上去倒是蠻有食『欲』的。安然開了瓶紅酒,我本來不同意喝酒。畢竟晚上還要工作。但安然卻說一人只喝一杯,看著她期待的樣子,我也不忍心拒絕。

我和安然邊吃邊聊著。我們兩人都很高興,似乎想把這些日子沒說的話,今天都補償回來。我喝了一口紅酒,有些好奇的問安然說,

「安然,這間別墅是你的?」

一提這別墅,安然的表情竟微微變了。她看了看四周,點頭說,

「是我的。這是我十八歲那年生日,我爸爸和媽媽送我的生日禮物……」

我微微苦笑。有錢人家的生活就是不一樣,過個生日,禮物居然是別墅。但安然卻忽然嘆息一聲,她慢吞吞的說道,

「如果讓我選擇,我寧願他們還像以前那樣開開心心的在一起。我也不想要什麼別墅豪車……」

安然的話我相信。因為能感覺到,安然是個很在意家庭的人。不然,以她的條件,她也不可能還住在老房子里。mianhuatang.la棉、花『糖』挾說』

我有些好奇,試探著問安然,

「那你現在和你爸爸還不聯繫嗎?」

安然輕輕晃動著紅酒杯,她面無表情的看著杯里的紅酒,淡淡的說道,

「他前幾天給我打過一個電話,但我沒接。其實我也想接的,可我不知道,接通后我和他能說什麼?」

說著,安然抬頭看了我一眼,

「卓越,其實你不知道。我之所以不願和我爸爸聯繫。並不只是因為他辜負了我媽媽。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又成家了,並且那個『女』人,哎……」

說到這裡,安然忽然變得有些煩躁。她用力的搖了幾下頭,皺著眉頭說,

「算了,不說他們了……」

一說完,安然把杯中的酒幹了。

我知道,每個人的心裡,都有一塊最柔軟,也最容易受傷的地方。安然的柔軟處就是她的家庭。既然她不想說,我也不好再問。

和我之前預期的基本一樣。酒足飯飽,把一切都收拾好后,已經十點多了。我雖然也有些累,但還是拿著電腦。開始整理電視台的廣告。

安然抱著抱枕,她靠在沙發上。安靜的在一旁陪著我。這一幕,讓我有些恍惚。這似乎就是我一直在追求的生活。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,平平淡淡,簡單而又幸福。

廣告很多,我一條條的看著。不知什麼時候,我身邊竟傳來了略微沉重的呼吸聲。一回頭,我不禁笑了笑。安然竟然睡著了。

睡夢中的安然似乎在做著美夢。她嘴角上揚,一副開心的樣子。我輕輕的站了起來,拿起一條『毛』毯,輕輕的披在了安然的身上。

美好的時光似乎總是很短暫。當我把一切做完,竟然已經是凌晨兩點了。我伸了個懶腰,輕輕的捏了捏安然的鼻子。安然一下醒了。

她『揉』著惺忪的睡眼,『迷』『迷』糊糊的看著我,歉意的說,

「不好意思啊,卓越,我睡著了……」

我搖了搖頭,微笑的對她說,

「好了,上樓睡吧!我的工作也完成了……」

安然點頭。她慵懶的站了起來。像一個乖巧的孩子一樣,乖乖的跟在我的身後。

我們兩人一起上樓,到她室的『門』口時,我忽然心裡一動,回頭看著她,故意逗她說,

「安然,一個人要是害怕,我可以過去陪你的……」

說著,我壞笑了下。腦子裡全都是我們白天在一起擁『吻』的場景。

安然的臉一下紅了,她白了我一眼,嬌嗔的說,

「卓越,你怎麼越來越討厭了?」

說著,她也不搭理我,推『門』進了室。和上次在我家不同,安然竟然沒把『門』反鎖。那一瞬間,我竟然有一種進去的衝動。可是想了想,還是忍住了。

回到室剛躺下,手機響了,是安然給我發的簡訊:

「明早別急著起來,多睡會兒,做個好夢1

我笑了,回她:

「嗯,夢中有你1

第二天醒來時,已經快十點了。我急忙收拾下樓,安然已經在樓下等著我了。見我起來,她沖我微微一笑說,

「我還以為你得睡到中午呢,沒想到這麼早就起來了……」

我笑了下。開始收拾我昨晚準備好的資料。一邊收拾一邊說,

「安然,你和電視台的台長認識吧?能不能約約他,我有事和他談……」

廣告公司的總裁,一般都會和這些媒體的人比較熟。我話音一落,安然忽然嘆了口氣。她沖我聳聳肩,無奈的說,

「哎!本來還是美好的一天。可現在一提工作,全都破壞了。我倒是認識他,不過不太熟。我讓陸雪和電視台聯繫吧,你想約什麼時間?」

我點頭,立刻說道,

「越快越好,最好就是今天下午。最晚不能超過明天1

畢竟青姿給我們的時間有限,我必須儘快的把事情完成。回去的路上,陸雪給安然回了電話。已經和對方約好了時間,下午三點半,在對方的辦公室見面。

人都是有著兩面『性』,比如安然。回來的路上,我們兩人還有說有笑的。可一進公司后,她就立刻恢復了她高冷的一面。表情嚴肅,不苟言笑。

回到銷售部,我把昨晚的材料又重新整理了下。這次談判,對奧藍至關重要。我不敢有任何的大意。一切準備完畢,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。我和安然,還有陸律師,一起去了電視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