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六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六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六十六章

在路上,我把我的思路簡單和兩人說了下。strong.la/strong畢竟我的計劃也有些冒險,如果談判失敗,還需要陸律師提供法律支持。

到了電視台,我們三人正等電梯。忽然聽不遠處有人喊我的名字。回頭一看,就見白玲從走廊的另一側走了過來。

和往日不同,白玲畫著淡妝,並且做了頭髮。穿著一套職業范很足的西裝套裙。最惹眼的,還是她裡面的那件白襯衫,扣子解開了兩個,『露』出白皙的脖頸。

這和她平時的裝扮大相徑庭,我正奇怪的看著她,就聽白玲就不滿的沖我說著,

「卓越,你太不講究了吧?王洛的事情你最後怎麼不告訴我一下?」

白玲的話讓我有些不好意思。這事的確怪我,之前白玲一直在幫我暗中調查。可事情了結后,我只顧著去青姿,一時忘了通知白玲。

但我還是有些好奇,就問白玲說,

「這兩天太忙了,不好意思。對了,你怎麼知道這事結束了?」

白玲撇了下嘴,和我解釋說,

「昨天王洛讓別人給台里遞『交』了辭職信,他自己承認了這件事。現在台里基本都知道了……」

白玲話還沒等說完。就聽一個『女』人喊著,

「白玲,快點。開始錄影了……」

白玲答應一聲,連忙沖我說道,

「今天台里的主持人病了,讓我去客串下。mianhuatang.la網我先走了,改天聊……」

說著,白玲沖我揮了下手。接著又看了安然一眼,她沖安然微微笑了下,轉身離開。

我和白玲說話時,安然一直在旁邊安靜的聽著。等進了電梯,安然忽然小聲的問我說,

「剛才那個主持人我看著怎麼這麼眼熟呢?」

我笑了下,解釋著,

「她不是主持人,是記者。上次新聞發布會……」

沒等說完,安然就「哦」了一聲。她想起來了。

「你和她很熟嗎?」

安然忽然問我。她雖然只是一句普通的問話,但我不得不小心的回答。因為我發現,安然有時候還『挺』愛吃些閑醋的。

我正琢磨時,電梯到了。安然也沒再追問,我們三人到了台長的辦公室。

敲『門』進去,就見一個中年男人正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前。見我們進來,他抬起頭,看了我們一眼。樣子有些傲慢。

安然率先開口,她一臉微笑的說道,

「段台長,我是奧藍廣告的安然,您還記得我吧?」

段台長慢慢的點了點頭。他這才站了起來,指著一旁的沙發,面無表情的說,

「當然記得!年輕有為的安總嘛,各位請坐吧……」

安然把我和陸律師又給他介紹了下。段台長和安然說話時,我仔細的打量著他。四十多歲,身材微胖,看著有些發虛。但他和我們公司的韓冬有個地方很像,說話時不苟言笑,官威很足。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。

我們三個一坐下。段台長慢吞吞的問安然說,

「安總,你這帶著律師來找我,有什麼事嗎?」

剛才白玲已經告訴我,王洛辭職的事情,電視台大多數人已經知道。段台長還特意這麼說,他這就是明知故問。

安然看了我一眼,我立刻站了起來。對段台長說,

「段台長,您好。我是奧藍廣告公司總裁辦特別助理,有件事還是由我來和您彙報一下……」

我說的很客氣。但段台長依舊是面無表情。

我也沒管那麼多,把青姿廣告下架,以及王洛在小片上做了手腳的事情一一講了出來。我講的很細,而段台長聽的似乎也很認真。有些細節處,他還會打斷我,問上幾句。

等我全部講完后,段台長轉頭看著安然,問說,

「安總,事情我是知道了,那你們的意思是?」

段台長說到這裡,他特意停頓了下。不得不承認,這人很狡猾。談判還沒等開始,他就先試探著我們的底牌。

安然淡然一笑,她看了我一眼,淡然說道,

「段台,這件事由卓越全權處理。他的意見就代表我了。您還是問他吧……」

段台長轉頭看著我。我馬上說道,

「段台長,是這樣的。青姿已經給我們發了律師函,要求我們對這件事做出相應的賠償。但這件事您也是知道的,廣告下架的原因並不在我們奧藍。而是由於電視台員工暗箱『操』作,給青姿和奧藍帶來了巨大的損失。所以,我們想知道,電視台對這件事具體怎麼處理……」

他試探我們的底牌,我又把皮球給他踢了回去。

段台長一言不發。他端著茶杯,慢慢的吹著上面的浮茶,接著,慢悠悠的喝了一小口。辦公室里的氣氛立刻變得怪異。很明顯,段台長根本就沒把我的話當回事。

好一會兒,段台長放下茶杯。看著我說,

「卓助理,事情我是聽懂了。你說你們和青姿都是受害者,但其實我們電視台也一樣,也同樣是受害者。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王洛。可昨天,王洛已經辭職了。我們現在也到處找他呢……」

我和安然對視了一眼。我倆都明白,段台長這話就是推脫,他把責任推到王洛身上。總之一句話,電視台是不想承擔這個責任。

我還沒等說話,他又繼續說著,

「我看這件事就這麼辦吧!等我們找到王洛后,我們可以通過司法手段,把責任劃分清楚。該我們電視台承擔的,我們肯定不會推辭。但需要王洛個人承擔的,我們電視台也不能替他當這個冤大頭……」

我苦笑了下,這個段台長果然是個打太極的高手。先是把責任推到王洛身上,再以王洛失蹤,需要找他為由,把我們先打發走。

既然這個段台長不想好好談,和我打太極,我也就沒必要和他客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