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七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七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六十七章

我之前的態度很和氣。mianhuatang.la-..-但現在,我臉『色』微變,反問他說,

「段台長,那假如你們找不到王洛,這件事是不是就這麼不了了之了?」

我的話很生硬!對於一直養尊處優,身居高位的段台長來說,這無疑是冒犯了他的官威。

段台長的臉『色』愈發的難看,他也不看我,直接對安然說,

「安總!你的這個助理口氣可不太友善啊!你們廣告公司和我們電視台,可是兄弟單位。我們應該互相扶持,互相協助。誰都不想出事,更不能一出事,就把責任全都推給了對方……」

傻瓜都能聽出段台長語氣中的威脅。的確,我們想在電視台做廣告,還真得仰仗他們。但我卻一點也不佩服他們。怪不得現在傳統媒體,在互聯網媒體面前節節敗退。除了互聯網本身的優勢外,其中很大原因還在這些傳統媒體人的守舊思維上面。

安然依舊是淡淡一笑,她看著段台長說,

「段台,我們也是沒辦法,和你們機關單位比不了。現在公司處在困境,大家也都著急。希望你能諒解……」

安然的話不卑不亢,恰到好處。段台長聽著似乎也『挺』受用。他也不看我,直接對安然說,

「既然安總這麼說了,我也先退一步。你們之前那個廣告不是已經付費了嗎?」

安然點了點頭。strong.la/strong

「那就這樣吧!你們把下架的廣告修改一下,只要通過審核,沒什麼問題了。可以繼續投放,損失的這些天我可以給你延後。這也是我們電視台目前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。也就是你們奧藍,和我們電視台合作了這麼多年。要是別的公司,這個要求我都不能答應的,畢竟我們也是受害人之一……」

段台長官架十足。說到最後,還不忘賣安然一個空人情。可能在他的心裡認為著,他這麼說,已經是給奧藍最大的面子了。

但我卻不這麼想,我接話說,

「段台長,您的這個說法我不能同意1

段台長眉頭立刻緊鎖了起來。他一言不發,也不看我,端著茶杯一口一口的喝著。很顯然,他是在暗示我,他已經很不高興了。但我管不了這麼多,我來不是為了讓他高興的。

我繼續說著,

「段台長,既然王洛是我們電視台的員工。他的錯誤,電視台就必須要承擔。不能因為現在找不到他,您就把責任都推到他的身上。最後的損失,卻要由我們這些企業來承擔……」

段台長把茶杯一放。他很用力,茶杯里的水都已經晃了出來。他抬頭看著我,冷笑著說,

「我們沒有說不承擔這個責任,但必須要找到王洛,我們也要『弄』清楚具體的原因……」

段台長的聲音很大,他的情緒有些『激』動。

他冷笑,我也冷笑,我追問,

「那我們的損失怎麼辦?」

段台長冷冷的看著我,反問著,

「那好,你說吧,你們想怎麼辦?」

我等的就是他這句話。

我慢慢站了起來,走到段台長辦公桌前。兩眼盯著他,慢慢說道,

「我的意見很簡單!電視台必須對奧藍和青姿做出賠償。當然,我們不需要電視的台資金賠償。我們的要求很簡單,兩點而已。第一,我們修改廣告小片后,重修上架。但你們要把我們從前的廣告時長,從三十秒增加到六十秒。也就是這則廣告要重複播放一遍。第二,把我們廣告的時段重新調整。由之前的下午五點半的時段,改成新聞聯播之後的黃金時段。第三,我們這次投放的廣告周期本來是八個月,但現在的播放周期要改成一年……」

我條理清晰的把三點一說完,看著段台長,補充了一句,

「段台長,這就是奧藍和青姿對於本次事件所提的賠償條件1

其實這個條件我是經過計算的。一條7:30到7:35分之間的黃金時段廣告,三十秒的價格是一萬七千五。六十秒就是三萬五。播放周期是一年,那這條廣告的價值,就遠超出一千萬。電視台肯定要討價還價,最後的價值也應該在一千萬左右。所以,我當天才在青姿的會議室里,提出用一千萬的廣告對他們進行賠償。

段台長笑了,那是一種居高臨下的嘲笑。他轉頭看著安然,用他粗胖的手指敲打著桌面,聲音也變得嚴厲,他對安然說道,

「胡鬧,簡直就是胡鬧!安總,我看你們不是來談事情的,你們就是來胡攪蠻纏的。這樣的話,恕我不奉陪了,你們請便吧……」

段台長居然下了逐客令。安然馬上看了我一眼,我雖然在車上給她講了我的計劃。但她還是心底發虛,擔心這次談判沒辦法進行下去。

沒等安然說話,我馬上又問道,

「段台長,你的意思是我們的條件你不同意,對嗎?」

段台長立刻點頭,他瞪著眼睛,沖我大聲的說道,

「對,我不同意!一條都不同意!你們這裡不也有律師嗎?你可以起法院起訴我們,我們願意奉陪1

段台長怒了,他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。

我反倒微微一笑,看著段台長,依舊是慢條斯理的說,

「起訴我們肯定會起訴的。但電視台畢竟是喉舌單位,你們掌握著宣傳渠道。而我們奧藍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廣告公司,和你們比,我們太弱勢了。所以,在起訴之前,我們也準備請一些媒體造造聲勢……」

我話還沒說完,段台長就打斷了我,他大手一揮,強硬的說道,

「隨便你!你就是把中央電視台請來,我也不會同意你的條件。你這不是索賠,你這是敲詐1

段台長急的滿臉通紅,他連敲詐的詞都用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