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八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八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六十八章

我冷笑一下,看著他,慢悠悠的說,

「段台長,您先別急,聽我把話說完……」

說著,我拿起公文包,把昨晚整理的,電視台在今年發布的廣告文案都拿了出來。mianhuatang.la網,最新章節訪問:.。放到段台長的辦公桌前,我看著他,繼續說著,

「段台長,起訴只是手段而已,而不是最終的目的。您先看下,這是我們電視台今年所有的廣告。當然,這些內容只是個大概而已。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這裡的廣告,有三人之二以上是違規的。有的是虛假廣告,還有的是虛假宣傳……」

其實我說的這些廣告,在地方電視台里太常見了。尤其一些賣『葯』的,賣保健品的,以及一些所謂的健康知識講座。裡面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濰沒人舉報,或者舉報的人太少,引不起重視。加上電視台本身要創收,所以一般也就不了了之。

一聽我這麼說,段台長的態度略微緩和了一些。他沒說話,把文件拿了起來,皺著眉頭翻看著。而我在旁邊繼續解釋著,

「在訴訟之前,我準備先請一些互聯網媒體。像微博大v,『門』戶網站的記者,以及一些有影響力的論壇版主。我想讓他們幫我們關注一下。作為一個省會級城市的電視台,卻充斥著這麼多的虛假廣告。原因在哪兒?當然,我個人認為的,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,是電視台領導的管理水平有限,或者是為了創收,違反職業道德,以瀆職來換取經濟利益,為這些虛假廣告提供平台……」

這一次,我直接把底牌亮給了段台長。.la更新快,網站頁面清爽,廣告少,無彈窗,最喜歡這種網站了,一定要好評段台長的臉『色』更加難看。但他卻並沒有反駁我的話。

打蛇打七寸!和段台長這種人打『交』道,首先就要搞清楚他的七寸在哪兒?其實很簡單,他的職位就是他的七寸。只要把這件事情做成一個熱點新聞,利用互聯網的開發『性』和傳播速度,這件事一點也不難。

段台長也是老江湖了,我說的這麼明白,他當然清楚這裡的利害關係。

把我準備的文件翻看完后,放到了一邊。段台長皺著眉頭,官威不減,嘆息著說,

「卓越啊,我還真得謝謝你!要不是你搞了這麼一個東西出來,我還真不知道,台里居然有這麼多違規的廣告。看來,真得下力度治理了……」

我微笑的聽著,一言不發。但我清楚,他這是給自己找台階下呢。我要的就是他這個態度。我當然並沒真想和他魚死網破,畢竟那樣對誰都不好。

段台長繼續說著,

「卓越,你這份材料很不錯,做的很紮實。就先放到我這裡吧。我準備先開個會,讓台里的同事們好好討論討論。至於你剛才提的那些要求。原則上我是不會同意的。但你們奧藍第一是受害者,第二,你們也是我們市廣告行業的翹楚。最近市裡提出要為中小企業護航,我想我們電視台也該為你們這些企業做點貢獻。不過我現在還不能答覆你,這樣吧,我開個班子會。會議結束后,我會把結果告訴你們的……」

段台長完全就是一隻見風使舵的變『色』龍。前後不過十幾分鐘的時間,他的態度就產生了巨大的變化。但他說的又是那麼自然,並且他的官威絲毫不減。

我見好就收,立刻微笑的對他說著,

「段台長,我們這面很急。青姿那面催著我們,明天您能給我消息嗎?」

我又恢復了開始時的客氣。畢竟以後還要繼續和他打『交』道的。

段台長馬上點頭,

「好,就明天,等我消息吧……」

出了電視台,我心情大好。不管怎麼樣,這件事終於是撥開雲霧見日出了。陸律師直接回了律所,我和安然回公司。依舊是她開車,我坐副駕。

安然的心情也很不錯,但她多少還是有些擔心。她一邊開車,一邊問我說,

「卓越,你說段台長真的會同意你的三個條件嗎?」

我自信的笑了下,看著安然說,

「就算他不全答應,至少也能滿足我們百分之八十的要求。其實他也不算賠的,至少上次的廣告費我們已經出了。只不過是他在額外多給我們些福利而已……」

安然也笑了,她笑的陽光燦爛。這段時間的確太壓抑了,無論是她還是我。

和我預計的一樣,第二天中午,電視台的段台長就親自給安然打來電話。他告訴安然,經過電視台領導班子開會研究決定。對於此次事件,他們決定予以補償。補償內容和我提的條件也差不多。但我要求的六十秒的廣告改成了四十五秒。第二遍壓縮播放,只播放最後兩個場景。播放周期也由我提議的一年,改成十個月。安然又把我叫到辦公室,她特意問了我的意見,我自然表示同意。其實這都比我預期的效果要好很多。

和段台長通完電話,安然終於是長出了一口氣。放下電話,她看著我,微笑的說,

「卓越,明天開始,搬到總裁辦辦公吧。你這個特別助理,也應該走馬上任了……」

安然的話,讓我一時間有些尷尬。我想幫助安然,可我越來越覺得,我們這麼在一個公司同事下去,對我們的感情百害而無一利。

「卓越,你怎麼了?」

安然見我不說話,她奇怪的問我說。

我心裡還在,正琢磨該怎麼和她說辭職的事。這件事我想了好久,現在也到了該了結的時候了。我話還沒等出口,手機忽然響了。掏出一看,是陳嵐。

我抬頭看了安然一眼,本想出去接。但一想,我和陳嵐早已結束,安然也不是不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,還不如表現的大方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