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九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六十九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六十九章

電話一接通,就聽那頭傳來陳嵐溫柔的聲音。.la更新快,網站頁面清爽,廣告少,無彈窗,最喜歡這種網站了,一定要好評她問我說,

「卓越,你幾點下班,你是下班后直接去吃飯嗎?」

陳嵐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,『弄』得我有些莫名其妙。我反問她,

「吃什麼飯?我下班回家吃啊,不會是艾嘉又要請大家吃飯吧?」

我的話一出口,陳嵐卻沉默了。過了一會兒,她才笑著說,

「不是艾嘉,我就是隨口問下。好了,沒事了……」

我覺得有些奇怪,可剛想再問。陳嵐已經掛了電話。

我苦笑著搖了搖頭,陳嵐最近是怎麼了?每次打電話都吞吞吐吐,話沒等說完,她就掛斷了。我心裡隱隱的為她擔心著,她的狀態太不對了。我暗想著哪天找艾嘉問問,陳嵐是不是有什麼事。

我這面剛放下電話,安然那面又忙起來了。她給黃飛去了電話,電視台已經答應了,她還要和黃飛再溝通一下。電話打完,安然又讓我下午陪她去青姿。她和黃飛約好面談。

我本來想和她聊聊辭職的事情,可看安然這麼忙,也沒辦法再提。看來,也只能過兩天再說了。

去青姿的過程也很順利。黃飛很滿意,他當著安然的面對我大加讚賞。『弄』的我倒有些不好意思。從青姿出來,剛上車。我手機響了,拿出一看,我立刻笑了下。安然也看出我很高興,她隨口問說,

「誰的電話,你這麼高興?」

「我老娘……」

說著,我微微的嘆了口氣。雖然我臉上是開心的笑容,但心裡卻有些酸楚。

自從和陳嵐分手后,我給家裡打的電話越來越少了。我父母其實很開明,對我個人的『私』生活從來不橫加干涉。但我知道,他們兩個都很喜歡陳嵐。也一直把陳嵐當兒媳對待。我和陳嵐的分手,對他們其實也是個打擊。

我接起電話,那面傳來老媽溫柔的聲音,她問我說,

「卓越,快下班了吧?晚上有事嗎?」

我媽媽的『性』格就是這樣,很溫柔,她是教師出身。但和別的老師不同,她幾乎很少和學生髮脾氣。許多人都認為她管不住那些淘氣的孩子。可恰恰相反,那些孩子特別聽她的。我曾和她一個學生聊過一次,我為他們為什麼最聽我媽媽的話。這個學生給我的答案是,就因為老媽對他們真心好,他們害怕老媽失望。所以幾乎沒有學生故意氣她,都特別尊敬她。

老媽的聲音讓我不由自主的微笑著,我立刻回答說,

「嗯,我晚上沒事,你呢?也下班了吧……」

老媽沒回答我的問題,她依舊輕聲的說,

「下班之後,到江邊的第一鮮魚館。我和你爸爸在這裡等你……」

「啊?」

我驚訝的合不攏嘴。他們什麼時候來的,我居然都不知道。我立刻問她說,

「媽,你和我老爸什麼時候來的,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?」

老媽還沒等說話,那面立刻傳來老爸的聲音。他把電話搶了過去,直接沖我嚷嚷著,

「你怎麼這麼嗦?讓你來你就痛快點過來,怎麼那麼多廢話。好了,不說了……」

還沒等我反應,他竟把電話掛了。我哭笑不得的看著已經掛斷了的手機,老爸還是風風火火的急脾氣。

見我高興,安然也很開心。她一邊開車,一邊說道,

「叔叔阿姨『挺』逗的,怎麼來也不告訴你一聲呢?是想給你個驚喜吧?對了,他們在哪兒呢?一會兒我送你去吧……」

我看著安然。忽然間,腦子裡忽然冒出了個想法,我直接說道,

「安然,你陪我一起去吧?」

安然一愣。她馬上搖頭,有些緊張的看著我說,

「算了!你們一家人團聚,我就不跟著摻合了。再說了,我以什麼身份去啊?你的老闆?」

我笑了,能看得出來,安然有些緊張。但她越是這樣,我心裡卻高興。至少能證明一點,她很在意我家人對她的評價。

我繼續說著,

「上司、朋友,不都可以嗎?當然了,你要想以『女』朋友的身份出席,我會更高興的……」

安然嬌嗔的白了我一眼,她還是連連搖頭,

「不,我還是不去了。你自己去吧……」

看著安然緊張兮兮的樣子,我心裡更加興奮。能看得出來,她其實也是有些想起的,但又有些害怕。我繼續勸她,

「安然,你可別忘了。孔姨叫我的時候,我可是直接就答應了。現在輪到我父母,你這麼推三阻四的,不太好吧?」

安然的表情更加的不自然。她猶豫了好半天,才轉頭看了我一眼,好像下了很大決心似的,

「那我總得回去換一件衣服,再去給阿姨叔叔買點禮物。就這麼去了,是不是太……」

安然越是緊張,我就越想逗她。我搖了搖頭,

「禮物不用買,也不是去家裡。還有你這樣『挺』好的,醜媳『婦』嘛,早晚要見公婆的……」

「卓越1

安然轉頭,沖我狠狠的翻了個白眼,我哈哈大笑。

安然雖然還沒答應做我正式的『女』朋友,但我們的關係,正一點點的,潛移默化的變化著。尤其她同意和我去見我的父母,我就知道,她在心裡,已經開始接納我了。

我還是沒拗過安然。我倆沒回公司,她到底是先回家換衣服。我陪她上樓,她一共換了四五套,每換一套,都出來問我的意見。我自然說好,但她不是說這件顏『色』有些太『艷』,就是那件有些暴『露』。折騰了好一會兒,她才挑選一套淡紫『色』長裙,外加一雙棕『色』的高跟鞋。

其實我說的是實話,安然身材高挑,皮膚白皙,簡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。可她對這次的見面非常重視,所以才這樣挑來挑去,沒完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