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七十章

江邊草木搖落,秋風蕭瑟。.la但第一鮮魚館的『門』前卻依舊是車水馬龍,熱鬧非常。這家江魚館兒在市裡很有名氣。許多來省里旅遊的人,也會慕名來這裡品嘗一下。

大廳里早就人滿為患。可我找了一大圈兒,也沒見我爸媽的身影。

安然依舊有些小緊張,她在一旁小聲的問我說,

「卓越,叔叔阿姨不會是在包房吧?」

我一邊掏出手機,一邊和安然說,

「不一定,說不定我老爸又耍我呢。沒準他們根本沒來省里,就算故意逗我……」

安然有些驚訝的看著我,她反問,

「不會吧?」

我笑著解釋說,

「以他的『性』格,這種事他絕對能幹得出來……」

我絕對不是和安然開玩笑。類似的事情老爸干過不止一次。

以前在初中時,他就曾把我自己扔在家裡吃泡麵。謊說帶我媽去辦事。結果兩人去吃燭光晚餐了。最可氣的是,他回來之後還和我顯擺,說牛排要吃幾分熟的,紅酒要點什麼牌子的。氣的我是一通抗議,但也無濟於事。

不過這次還好,電話接通后,老媽告訴我,他們的確是在包間。

去包間的路上,安然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我的身後。我心裡覺得有些好笑,往日高冷驕傲的美『女』總裁,如今卻像緊張的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頭一樣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

一進『門』,就見他們兩人正拿著菜單指點著。一見我進來,兩人先是一笑。可看到我身邊的安然,兩人卻對視一眼,表情有些奇怪。

接著老爸就說道,

「你小子帶客人來,怎麼不提前說一聲呢?」

我笑了下,馬上介紹說,

「這位是我們公司的安總,她叫安然,我的頂頭上司……」

安然馬上客氣的問了他們好。

一聽安然的姓,我爸爸先是回頭看了我媽一眼。我媽的表情微微變了下。但接著,我媽就客氣的說著,

「來,安總,裡面請吧……」

安然馬上微笑的搖頭說,

「阿姨,您千萬別叫我安總。就叫我安然吧……」

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覺得兩人今天的狀態有些不太對。他們對安然很客氣,也很熱情。但我卻總感覺有些彆扭。

服務員開始上菜。菜一齊,我把酒給老爸倒上。安然和老媽喝果汁兒。一切準備就緒,我剛要舉杯,老爸立刻皺著眉頭打斷我說,

「再等一會兒,你著什麼急,還有人呢……」

我一愣,沒想到他們還叫了別人。我覺得有些奇怪,我從來沒聽說他們在省城還認識別人。忽然間,我明白了,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湧上心頭。

果然,沒多一會兒。服務員敲『門』進來,她的身後還跟著一襲白『色』風衣的陳嵐。她手裡還捧著一束潔白的百合。人『花』輝映,人比『花』美。

陳嵐的臉上帶著微笑,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微笑。可當她看到了我身邊的安然時,她的表情立刻變得有些不自然。但她馬上恢復了正常,沖安然點了下頭。接著走到我媽的面前。鮮『花』一遞,笑著說,

「阿姨,送你的。祝你永遠年輕……」

老媽早就站了起來。她笑得合不攏嘴,拉著陳嵐的手。不停的噓寒問暖。安然也笑著,但卻是一種極不自然的笑。

我終於明白了,為什麼陳嵐中午的時候,會給我打了一個沒頭沒腦的電話。還有我剛才來時,老爸老媽那奇怪的眼神。一切都是因為他們提前約好了陳嵐,但我卻不知道。

我忽然有些後悔叫安然來了。因為我能體會到她此時的尷尬,就像我在她家裡遇到遲東方一樣。那種感覺很不好。

這頓特殊的晚飯,終於是在一種奇怪的氣氛中開始了。老爸還是一如既往的對老媽好著。他專『門』挑選魚肚的『肉』,並且先把魚刺剔除,再放到老媽的餐盤裡。老媽似乎也習慣了這種待遇,兩人旁若無人的秀著他們的恩愛。

但我們三人卻有些感覺不自然。陳嵐從進『門』后,連正眼都沒看過我。可能為了避免尷尬,她主動的和安然攀談上了。兩人聊的不過是『女』人之間常聊的話題,我根本也『插』不上嘴。

老媽忽然喊著我的名字說,

「卓越,你給嵐嵐夾菜埃別總聊天,多吃點東西……」

老媽這看似隨意的一句話,卻讓我有些不知所措。幸虧陳嵐及時解圍,她自己夾了一片魚『肉』,微笑的看著老媽說,

「阿姨,不用客氣,還是我自己來……」

老媽似乎也意識到了問題。她忽然微微嘆息一聲,一臉憐惜的看著陳嵐,感嘆的說道,

「嵐嵐,你可沒少瘦啊!哎,你們這些年輕人埃怎麼想的我也不了解。你說你和卓越,怎麼好好的,說分手就分手了呢……」

「媽,你快吃菜……」

我急忙打斷她的話,給她夾了一個魚丸。但老媽根本不為所動,她依舊看著陳嵐,嘆息著說,

「哎,我們家卓越可能就是沒這個福分吧,錯過了一個這麼好的丫頭。嵐嵐,不管你和卓越怎麼樣了,你只要不嫌棄阿姨,阿姨永遠把你當自己的親『女』兒看……」

誰都能感覺的到,老媽的話是發自肺腑的。她話一出口,兩個清瑩的淚珠就在陳嵐的眼眶中打轉。她努力的強忍著,可還是沒忍祝淚水順著她白皙的臉頰流了下來。

陳嵐馬上站了起來,她一邊轉身,一邊說著,

「阿姨,我去趟洗手間……」

看著陳嵐落寞的背影,我的心裡也是一陣陣酸楚。但我還是對老媽說,

「媽,你說這些幹什麼?都是過去的事了……」

話音未落,老爸就把眼睛一立,他瞪著我說,

「怎麼了?我們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了?」

我尷尬的苦笑著,一時間竟無言以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