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一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一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七十一章

我理解老爸老媽的感受,在他們的心裡,他們早已經把陳嵐當作了一家人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.訪問:.。可我不明白的是,陳嵐既然已經選擇結束了我們的感情。可她為什麼還會在我父母面前這樣的失態。

我能想到的答案就是,她或許有些後悔了吧?為她曾經做出的選擇而後悔。可現在已經時過境遷,她變了,我也再變。用她的話說,我們再也回不去了。

好一會兒,陳嵐才從洗手間里回來。她的眼睛還有些微紅,一看就知道她剛才一定是痛哭過。

飯局依舊在尷尬的氛圍中繼續著,老媽也沒再繼續剛才的話題。大家不咸不淡的隨口閑聊著。沒多久,陳嵐的手機忽然響了。

以陳嵐的素養,這種場合她是不會當著我們的面接電話的。可她卻一反常態,偏偏就在飯桌上接起了電話。

「天成,我在第一鮮江魚館兒……,好,你到了給我打電話吧……」

斷斷續續的對話中,我聽的明明白白,給陳嵐打電話的是周天成。安然就坐在我的身邊,可不知道為什麼,我心裡竟還有一種莫名的失落。

放下手機,陳嵐微笑的對我爸媽說,

「叔叔阿姨,不好意思。我男朋友找我有事,他過來接我,我得先走了……」

老爸老媽對視了一眼。兩人同時苦笑了下。老媽嘆息一聲,

「哎!那你就先回去吧。mianhuatang.la棉、花『糖』挾說』記得有時間,一定要給阿姨打電話礙…」

陳嵐點頭,她又和安然打了招呼后,才離開包房。

陳嵐一走,安然就看了我一眼。我們兩人都知道,剛才那個電話,一定是陳嵐事先安排周天成打的。不然不會這麼巧的。

包廂里只剩下我們四人。因為喝了酒,老爸的臉『色』有些泛紅,他看著安然,忽然問說,

「安然,你父母都是做什麼的?」

安然禮貌的笑下,她看了我一眼,回答說,

「我爸爸是做生意的。我媽媽現在退休在家,平時會參加一些老年人的社團……」

安然並沒說她父母離婚的事情。老爸聽著,他和老媽對視了一眼,微微點了點頭。

這頓晚飯就在這種不溫不火的氣氛下結束了。我本打算帶他們兩人回家住,可老爸告訴我,他早已訂好了賓館。讓我自己先回去。

出『門』時,我才想起來問他們此次來的目的。老爸告訴我,老媽已經提前病退了。兩人決定這段時間到處走走,省城不過是他們路過的一站而已。他們接下來準備去南方看看。

送兩人回了賓館,我和安然朝著市裡的方向開去。在車上,安然始終沉默著。已經進了市裡,安然卻並沒朝我家的方向開。我忍不住問她說,

「安然,我們這是去哪兒?」

安然笑了下,她的笑容中帶著一絲苦澀。但她還是用輕鬆的口『吻』反問我,

「你猜?」

窗外秋風陣陣。而我們的車已經路過了安然的家。我微微笑下,問她說,

「你不會想去吃炒冰果吧?」

我知道這是安然從小養成的習慣。只要心情不好,她都會去當初學校旁邊吃一杯炒冰果。她曾經告訴過我,那種冰爽的涼意一進口中,她整個人都會有一種通透的感覺,心情也會變得大好。

但我的心裡卻有些不是滋味。今天本來是想帶她認識下我的父母,可沒想到,卻讓安然不開心了。我理解安然,換成是我,這樣的場合也會讓我不舒服的。

酒紅『色』的雷克薩斯停在了小路口。我和安然同時朝衚衕的裡面看去。可惜的是,炒冰果的攤位已經不見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個閃耀著燈光的明亮牌匾,上面寫著三個大字「冷飲廳」,旁邊還有小字註釋,提供熱飲。

不過幾個月的時間,從前的小攤位,竟變成了一間冷飲廳。安然的神情有些落寞,她嘆息一聲,把車熄了火。

「去看看吧,不知道老闆還是不是從前的那個老大爺了……」

我點頭,和安然下了車。

一進冷飲廳。安然的目光中立刻流『露』出失望的情緒。這冷飲廳一看就是剛剛開業的,空氣中還瀰漫著裝修的味道。一個不足十幾平米的空間,卻擺放了五六張桌。客人倒是不少,不過大多是附件補習的高中生情侶。他們旁若無人的卿卿我我著。

我和安然的出現,反倒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我以為安然會選擇離開這裡,但她還是找了位置坐下。一個穿著牛仔服,燙著頭的年輕男人過來招呼著我們倆。安然並沒著急點東西,她問年輕人說,

「我想請問一下,以前那位炒冰果的大爺呢?」

年輕人拂了下他蓬鬆的捲髮,笑呵呵的回答說,

「你說的那大爺就是我們家老爺子。老爺子思想太守舊,就守著他的冰果攤,也不琢磨創新發展。這不嘛,我現在接手了,改成了冷飲廳,生意比以前好多了……」

他說著,臉上『露』出沾沾自喜的神『色』。

「那他人呢?」

安然追問。

年輕人無所謂的笑了下,

「和我生悶氣,在家憋著呢。光顧說話了,您二位是來炒冰果,還是來熱飲……」

安然苦笑了下,她看著我,徵求著我的意見,

「卓越,你來什麼?」

「和你一樣吧……」

安然點頭,

「兩份炒冰果……」

年輕人拿著單子高興的走了。安然的神情卻越發的落寞。她看著四周,眼神有些複雜。好一會兒,她才喃喃自語的說著,

「這個世界,還有什麼東西是一成不變的呢?」

安然的感嘆讓我心裡一陣失落。我知道,她情緒不高的原因,完全是因為今天的這頓晚餐。

忽然,安然轉頭看著我,問說,

「卓越,阿姨和叔叔是不是特別喜歡陳嵐?」

我慢慢的點了點頭。我沒辦法否認,剛才老爸老媽的表現,安然都看在眼裡。

「那你呢,還喜歡她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