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二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二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七十二章

安然再一次問我從前已經問過的問題。mianhuatang.la,最新章節訪問:.。我掏出一支煙,默默的點著。『抽』了一大口后,才看著安然說,

「安然,人的感情是最複雜的。對於你剛才的問題,我以前已經給過你答案,我不想再重複了。不過我可以告訴你,當我對你表白時,我就已經做好對我們感情負責的準備了。每個人都有過去,我們能不能不總是糾結於過去呢?」

我的回答讓安然苦笑了下。她從我的煙盒中拿出一支煙,不過她並沒點著。只是拿在手裡,輕輕的來回捻著。細碎的煙絲掉落在桌上。

安然忽然抬頭看著我,微微笑了下,輕聲說道,

「卓越,你知道嗎?其實我一直有種很強烈的感覺,你和陳嵐會破鏡重圓的……」

我皺了下眉頭,這種話安然以前也說過,我真不想總是和她這樣重複著。就乾脆悶頭『抽』煙,也不說話。

安然也看出我不想回答她,她苦笑下,繼續說道,

「正因為這樣,我才對你一直都小心翼翼的。卓越,我真的不敢對你太過付出感情。我怕有一天,我會受傷。我不喜歡受傷的感覺……」

我看著安然,心裡空落落的。其實誰又不怕受傷呢?尤其是我,曾經傷痕纍纍,可不是一樣重新振作起來了嗎?。難道就因為怕受傷,我們就把自己包裹起來,再也不去追求自己的愛情嗎?

但這些我並沒和安然說。(mianhuatang.la好看該說的,我早就說過了。至於她什麼時候才能打開這種心結,一切就讓時間來驗證吧。

年輕人端上兩杯炒冰果。和從前不同的是,杯子更加『精』致,分量也少了很多。

我和安然默默的吃著。安然只吃了幾口,她就不再吃了。看著我,她淡淡的搖了搖頭,失望的說,

「這味道似乎不對了……」

我慢慢的嘗了一口,可並沒發現,和上次吃的有什麼不同。

「你想要的是什麼味道?」

我問安然。

安然淡然一笑,看著我,幽幽的說,

「記憶的味道1

這一晚,安然的情緒始終不高。我們兩個分開時,安然特意告訴我,讓我休息幾天,一是這段時間的確太累了,再有讓我多陪陪父母。

第二天一早起,我便去了老爸住的賓館。我本想帶他們在附近溜達兩天。可老爸告訴我,他們是當天晚上的機票。我只好利用白天的時間,帶他們在附近的景點看了看。

吃過晚飯,我送他們兩人去了機常臨過安檢前,老爸和老媽把我叫到一邊,老媽看著我,溫柔的說著,

「卓越,媽想問你。你和嵐嵐真的徹底結束了?」

我苦笑了下,反問她說,

「媽,昨天你都看到了,陳嵐已經有男朋友了,你怎麼還問我呢?」

老媽嘆了口氣。我和陳嵐的分手,是老媽覺得最遺憾的事情。看著老媽唉聲嘆氣的樣子,我心裡又是一陣心酸。我常年在外飄著,在身邊陪他們的日子,用一雙手都能數的過來。而他們年紀越來越大了,可他們卻還是無時無刻不挂念著我。我心裡愈發的內疚,鼻子也有些酸酸的。

見老媽不說話,老爸又問我說,

「兒子,那你和那個安總是什麼關係?」

我看著老爸。在我的記憶力,他始終是個高大『挺』拔的男子漢。可不知什麼時候起,他的鬢角竟有些白了。而這些,卻被我一直忽略了。

「說話啊,問你呢……」

老爸催促著。

我笑了下,告訴他說,

「同事,朋友……」

我沒敢說我正在追求安然。我怕如果失敗了,他們會又一次失望。

老爸點了點頭,忽然又說,

「安總這個姑娘看著不錯。但卓越,我勸你最好別對她有什麼別的念頭……」

我奇怪的看著老爸,反問說,

「為什麼?」

老爸忽然眼睛一立,瞪著我說,

「不為什麼!就因為我是你爸,我說的話你就得聽1

我笑了,從小到大,老爸都喜歡在我面前擺家長的威風。可惜的是,我和老媽都知道,他也就是做做樣子的紙老虎而已。

老媽也笑了,她在旁邊接話說,

「卓越,你爸說的對。安總的條件太優越了,雖然現在不講什麼『門』當戶對,可身份和地位差距這麼多,對以後的生活都會有影響……」

我有些奇怪的看著老媽。一向開明的她,居然會說出『門』當戶對的話。

但我也沒當回事。這麼多年,我爸媽還是比較民主的。對我的個人生活,從來只是建議,絕對不會橫加干涉的。不過我心裡還是有些失落。畢竟我還是希望他們能夠看好我和安然。

看著老爸老媽過了安檢,我才一個人回了市裡。不知為什麼,我的心情忽然變得不好。我想找個地方喝上兩杯,就乾脆直接去了老友。

老友的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。這個時間本應該是酒吧的高峰期,可這裡不過三四桌而已。秦沫也沒在,台上一個年輕的小歌手正彈著吉他,唱著一首不知名的情歌。

我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。點了啤酒,一個人慢慢的喝著。有時候,我還是『挺』喜歡這種感覺的。一個人在一個沒人認識的環境里,安靜的『抽』著煙,喝著啤酒,聽著音樂。想著那些或是憂傷,或是愉悅的心事。

剛剛喝完一瓶啤酒。手機提示有條微信。點開一看,是白玲加我。剛一通過,白玲就給我發了條信息:

「卓越,你現在忙嗎?」

我拿著手機,對著桌上的啤酒和果盤,照了張相,給白玲發了過去。白玲回復的很快,她先是發了一連串的憤怒表情。接著是一行文字:

「卓越,你是我見過的最最,最不講究的男生。我幫了你這麼多,你也不說請我喝一杯,還發照片氣我。『交』友不慎!!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