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三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三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七十三章

看著白玲發的信息,我微微笑了下。mianhuatang.la網,最新章節訪問:.。又回她,

「那你現在來吧,我請你1

「你一個人?」

白玲問我。

「嗯1

「告訴我位置,我現在過去……」

我隨手把位置發了過去。其實我根本沒當真,已經快十點了,我以為白玲不會來的。可沒想到,半個小時之後,白玲居然出現了。

夜晚的白玲,似乎和白天有著很大的不同。淡紫『色』的秋季長裙,肩上還披了一件粉紅『色』的披肩。細高的高跟鞋,讓整個人顯得更加窈窕『挺』拔。這似乎就是夜晚的魅力。它可以讓人脫去白晝的偽裝,將心底最真實的自己釋放著。

看著坐在我對面的白玲,不得不承認,她很漂亮。和安然的冷『艷』不同,白玲的氣質中更多了一份獨有的嫵媚。

「喝什麼?」

我微笑著問她。

白玲看了一下桌上的小百威,努了努嘴,

「這個就行……」

又點了一打啤酒。我和白玲邊喝,邊隨意的聊著。

催情的音樂,昏黃的燈光。此時的白玲,顯得越發的動人。

正當我以為這才是真正的她時。忽然白玲把身子前傾,目光中透漏著平日的幹練,她微笑的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我寫了一篇文章,你幫我看下吧……」

我微微搖頭笑了下。我本以為這是個隨『性』閑談的夜晚,沒想到,她居然又聊起了工作。mianhuatang.la棉、花『糖』挾說』或許這才是白玲今天來酒吧的主要原因。

她說著,從手包里拿出幾張文稿,遞給我說,

「這是今天剛寫的,有些地方還得修改一下,你先看看吧,給我提提意見……」

我接過文稿,掃了一眼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這文章白玲居然是用手寫的。她的字很漂亮,娟秀又不失大氣。和她的『性』格很像。

文章的標題起的很醒目,

「『陰』謀與利益,商業道德在現代市場日漸沉淪」

我並沒看正文,而是先向後翻了下,抬頭問白玲說,

「白玲,你一個電視台的記者,怎麼會寫這麼長篇大論的文章呢?」

我的確有些奇怪。這種長篇社論,電視台是不會採用的。

白玲端著酒杯,她喝了一小口啤酒,沖我嫣然一笑,解釋說,

「這是我給一家商業雜誌寫的社論,你先看下吧,幫我指點下……」

沒想到白玲還真是多才多藝。當得了調查記者,客串得了主持人,還能寫一手漂亮的文章。

我點了一支煙,開始仔細的翻看著。白玲的文章寫的的確不錯。她主要是拿青姿和奧藍為例。來證明商業道德和利益之間的衝突。

她寫的很細緻,先是列舉出當初奧藍新聞發布會中的問題,又寫到青姿廣告下架。她還特別提到了電視台員工跟著暗箱『操』作,導致青姿廣告下架。只是沒點出王洛的名字而已。

在介紹這兩個案例時,白玲又特別解釋了下,這兩件事絕對不是巧合,這裡一定是存在著『陰』謀。她作為記者,將對這一事件持續關注著。

有理有據,功課做得很紮實,文筆平實而又不浮華。這篇文章,我還真找不出什麼『毛』玻放下文稿,我看著白玲,問她說,

「白玲,你這裡旁敲側擊的說你們電視台,你不怕你們台長收拾你?」

白玲一撇嘴,她不屑的說道,

「切!不收拾我,我都想辭職呢,這電視台越來越沒意思了。完全論文了賺錢的工具……」

她一說完,抬頭看著我,眼神中滿是期待。

「還是說說著文章吧,感覺怎麼樣?」

我搖搖頭,笑著對她說,

「以我的水平來看,這文章論點鮮明,論據充分,根本就是無懈可擊。很完美的……」

白玲雖然也是見過世面的記者,但聽到我的表揚,她還是開心一笑。接著,她壓低聲音,追問我說,

「卓越,我想你們奧藍內部,肯定也會討論吧。你們到底得出結論沒有,是哪家公司專『門』針對你們呢?」

白玲又開始套我的話了。我沖她微微笑下,搖頭說,

「如果我們要是查到了,肯定早就採取動作了,何必還被人牽著鼻子走呢……」

我說的本是實話。可白玲似乎有些不信,她疑『惑』的看著我。又追問說,

「行,就算你說的是實話,你們公司沒有查出幕後的黑手。但你呢?你總該有懷疑對象吧?說來聽聽……」

我看著白玲。腦海中又浮現出遲東方的影子。我一直覺得界宇廣告很可疑,之前也曾暗示過安然。可惜,安然並不認同我的想法。可能她覺得,我之所以懷疑遲東方,是因為吃醋。其實,根本不是這樣的。

我想了下,還是問白玲說,

「白玲,你知道界宇廣告嗎?」

白玲一愣,她馬上點頭,

「當然知道,我省廣告界的新秀。並且界宇和我們台關係不錯的。去年他們公司年會,還請了我們台里不少員工的……」

說著,白玲把頭一歪,反問我,

「你懷疑界宇?」

我『抽』著煙,並沒回答白玲的問題。但我的態度等於是默認了。

白玲從手包里拿出一支筆,她在紙上寫下了三個名字,遲東方、安然、黃飛。寫完之後,她遞到我的面前,笑著說,

「這件事越來越有意思了!據我所知,遲東方不是在追求安然嗎?難道這就是他的追求方式?」

白玲的話讓我一下愣住了。我抬頭看著她,有些不解的問說,

「白玲,你怎麼知道這件事?」

白玲一撇嘴,略帶不屑的說,

「我說卓大助理,你別忘了,我可是調查記者出身。這點八卦早就傳開了,我怎麼會不知道?」

我沒說話,盯著白玲。我總覺得有些不對,這白玲似乎認識遲東方。但她根本不承認,我也就不好再追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