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四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四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七十四章

我忽然對遲東方越來越感興趣了。秦沫和白玲似乎都認識他,但兩個人又都不承認。她們兩個不會是遲東方曾經的『女』朋友吧?

孔姨曾經說過,遲東方風流成『性』,身邊的『女』朋友接連不斷。不過從安然回國后,他好像變了個人似的。『精』力都集中在安然的身上。

我這念頭一出現,就馬上否定了。至少在我看來,秦沫和白玲都不是那種愛慕虛榮的人,而遲東方最吸引人的地方,應該就是他的財富。當然,我這麼想也是有一種酸葡萄的心裡。其實遲東方除了有錢之外,他長的也的確『挺』帥的。

白玲見我不說話,她端著酒杯,和我碰了下。笑著說道,

「卓越,以後有什麼線索,記得通知我啊?我幫你們查出幕後黑手,你給我提供獨家。mianhuatang.la網我們合作愉快……」

說著,她嫵媚一笑,也不管我,自己先喝了一大口。

白玲的提議其實也是我一直想做的事。我現在雖然想辭職,但更想幫助安然找出幕後的黑手。只有這樣,奧藍這艘大船,才能走上正常的航道。

送白玲回家,到她家樓下時,白玲轉身微笑的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上次我問你的事情,你還沒答覆我呢……」

我奇怪的看著白玲,一時間沒想起來她說的是什麼事。

白玲嬌嗔的翻了我一眼,她不懷好意的笑說,

「什麼時候給我講講你和陳嵐的事情……」

我啞然!上次她的確問過我和陳嵐的事情,可沒想到,我明明已經拒絕回答了,可她居然還念念不忘。

或許這就是『女』人的天『性』。明明和她無關的事,但她也想知道。當初安然也是這樣,也是纏著我,讓我講和陳嵐的過往。

因為酒『精』的刺『激』。一到家,我很快就睡著了。但睡的並不香,在夢中,我夢到了老媽。一向對我特別寵愛的她,居然和我發火了。發火的原因也很簡單,只是因為我牽著安然的手,出現在她的面前。

清早醒來,我窩在『床』上,還傻傻的回憶著這個夢。我不知道這個夢預示著什麼。我只知道,我想和安然在一起,很想!

或許是因為這個夢的原因。安然本來給我放了四天的假,但我只休息了兩天,就跑到公司上班了。我想見她!

奧藍的業務現在正處於回暖的階段。能夠看得出來,同事們的積極『性』很高,工作都很賣力。

一進銷售部,見大家都在忙忙碌碌。有幾人見我進來,還有些吃驚。他們也都知道我在休假。打過招呼,我剛想回到我的位置,忽然發現,我的位置上已經坐著一個陌生的年輕人。我辦公檯上的東西也都不見了。

我楞了下,旁邊的一個同事笑著告訴我說,

「卓越,這是咱們銷售部新來的同事。對了,你的東西陸雪已經幫你收拾走了……」

我好想明白了什麼。還沒等說話,一直冷眼的小苗,忽然開口說,

「就別裝了!明明知道自己已經去總裁辦了,還特意跑回銷售部裝不知情。這種把戲也太弱智點了吧?不就是想回來在大家面前耀武揚威一下嗎?現在目的達到了,可以走了……」

小苗說著,他冷笑了一聲。

對於小苗的嘲諷我早就習以為常,但每次我都沒和他發生衝突。原因很簡單,在我的眼裡,小苗不過就是個唯利是圖,又有些小聰明的小人而已。我對他根本就是不屑一顧。

小苗的話音一落,他旁邊的一個和他要好的同事,就小聲的對小苗說,

「小苗,你別說了。小心以後給你小鞋穿。人家現在可是總裁辦的特別助理……」

兩人狼狽為『奸』,一唱一和著。

小苗冷哼一聲,他不屑的撇了撇嘴,

「切!我在乎這個?要不是看在卡琳總監的面上,我早就走了。也不是沒有獵頭找過我……」

我看都不看他一眼,和身邊的同事打過招呼。直接去了陸雪的辦公室。一進『門』,就見這丫頭正對著電腦認真的看著什麼。見我進來,她還有些驚訝,站了起來,問我說,

「卓越,安總不是給你放假了嗎?你怎麼這麼快就來上班了?」

我還沒等回答。小丫頭忽然詭異一笑,伸出一根手指,沖我指指點點,拉著長音說,

「哦,我知道了,某人是想安總了吧?」

說著,她嘿嘿壞笑著。

「不過很可惜,安總沒在。她和汪濤去見北京的客戶了。看來有人要失望嘍……」

陸雪雖然是調侃我,但她說的還『挺』對。我心裡的確有些失望。其實我真『挺』想見安然的,雖然才兩天沒見面,但對於我來說,卻好像過了好久。我倒是知道安然這幾天很忙。給她發信息,她一般都是隔了好長時間才給我回。

在陸雪面前,我不想表現的太過明顯。我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問她說,

「陸雪,你別胡說八道了。對了,你把我的東西都收拾到哪兒去了?」

一聽我這麼說,陸雪立刻白了我一眼,她嘟囔著,

「還收拾到哪兒去了?要不是安總吩咐,我才不管你那些破爛呢。走,帶你去看看你的新辦公室……」

其實我看到我在銷售部的位置被別人佔了時。我就已經猜到,安然肯定是讓我到總裁辦辦公了。只是我沒想到的是,她居然給我配備了一間獨立的辦公室。和她的辦公室離的很近,中間只隔著一個小會議室。

我的東西都被陸雪裝在了一個紙箱中,放在寬敞的紅木辦公桌上。我四處打量著,辦公室不錯,雖然不算太大,但該有的都有了。沙發前的茶几上,不知是安然特意吩咐的,還是陸雪朝行政部要的,居然還有一套茶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