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五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五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七十五章

最吸引我注意的,是茶具旁邊放著一個『精』致的水晶煙灰缸。-..-這煙灰缸我在安然的辦公室見過,她曾專『門』拿給我。現在擺在這裡,明顯是安然親自拿過來的。

我心裡多了幾分感動,同時也多了幾分矛盾。

我本想辭職,可安然卻『精』心給我準備了這麼一間辦公室。我這個時候要是再和她提辭職,似乎有些不近情理。

我正看著,陸雪就在我身邊轉著圈,得意的和我邀功說,

「怎麼樣?卓大助理,辦公室還滿意嗎?我可告訴你,衛生可是我親自打掃的,你得好好謝謝我吧?」

能看得出來,我職位的提升,陸雪也很為我高興。我看著她,笑著點頭說,

「嗯,不錯,辛苦陸小助理了……」

每次和陸雪在一起說話聊天,都感覺特別的輕鬆。

正說著,手機忽然響了,拿出一看,是林宥。.la

「晚上有時間吧?請你吃飯……」

最近太忙,一直和林宥也沒聯繫。聽他這麼說,我馬上回答,

「好,你挑地方吧。挑好告訴我就行……」

我知道林宥最近財政比較緊張,酒吧的工作也被我攪合不做了。所以我打算讓他選地方,我去買單。

「已經選完了,咱們就大學『門』口見1

我答應一聲,放下電話。旁邊的陸雪斜眼看著我,故意嘲諷說,

「哎呀,卓大助理新官上任,就有人請吃飯巴結埃這生活,太讓人羨慕了吧……」

陸雪還不知道給我打電話的是林宥,我沖她笑了下,說道,

「晚上你沒事吧?和我一起去……」

「都誰啊?」

陸雪問我。

我故意逗她,

「拈『花』1

陸雪馬上搖頭,她一副心驚膽戰的樣子,

「還是算了吧!我寧可在家吃速食麵,也不和你去蹭飯……」

我哈哈大笑。拈『花』已經成了陸雪心中的魔障。

「逗你的,不是拈『花』,下班我叫你……」

陸雪一聽不是拈『花』,她這才點頭答應。

陸雪走後,我又按照我的習慣,把辦公室重新布置了下。一切都安排妥當后,我坐在沙發上『抽』著煙。我始終沒關『門』,耳朵一直聽著外面的聲音。

因為離安然的辦公室很近。我相信,只要她回來,我肯定能聽到她的腳步聲。可惜的是,一直到下班的時間,我也沒聽到我熟悉的高跟鞋聲。看來安然的確太忙了,下午連公司都沒回。

找了陸雪,和她打車到了大學『門』口。一下車,一股冰涼的冷空氣鑽進了衣服。我和陸雪幾乎是同時打了個寒顫。可左右看著,卻根本沒見林宥的身影。

我掏出電話,給林宥打了過去。電話一通,我立刻罵說,

「林宥,你大爺的,你在哪兒了?凍死我了……」

林宥嘿嘿一笑,他不急不慢的說道,

「你現在回頭,回頭就能看見我……」

回頭看了半天,才見對面的一個商服樓上,林宥正站在窗前,一邊笑著,一邊沖我揮著手。

「上來找我吧……」

說著,林宥掛斷了電話。

林宥所在的位置,是學校對面的商業街。這裡靠著大學城,一般的生意還算不錯。只是我有些奇怪,林宥所在的這個二層的小樓,並沒有掛牌匾。他在這裡幹什麼?

和陸雪一進『門』,一股油漆味立刻鑽進了我的鼻孔。這裡明顯是剛剛裝過修的,粉紅『色』的牆體,四周還擺放著一些『花』瓶,以及物品架。

我正看著,就聽林宥在二樓喊道,

「來,先上樓看看……」

和陸雪一起上了二樓。和一樓一樣,二樓也裝修完了,『色』彩也都是用的暖『色』系。不過比一樓多了不少東西,一進『門』,就是一個環形的吧台。後面是空空的物品架。

四周的牆壁上,還都刻著雕『花』。但和我平常看到的雕『花』不同,這裡雕的全都是落『花』。本來很溫馨的環境,卻因為這些凋落的『花』朵,而多了一份悵惘的感覺。

林宥站在空『盪』『盪』的地中央,兩臂張開,有些得意的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這裡怎麼樣?」

我奇怪的看著他,還沒等說話。陸雪立刻接話說,

「不錯,我『挺』喜歡的。要是在窗前的位置擺上一個舒服的沙發,看著對面的校園,喝著咖啡。那感覺一定特別的愜意……」

林宥立刻沖著陸雪豎起了大拇指,他點頭稱讚道,

「陸雪,你果然有眼光。哥沒看錯你。我還真就想在這裡放上一張大沙發呢……」

說著,林宥在窗前開始比劃著。

兩個本是一見面就掐的人,此時竟有種惺惺相惜,相見恨晚的感覺。

但我還是馬上打斷兩人的暢想,我看著林宥,不解的問說,

「林宥,這裡你租下了?」

林宥點頭,自豪的說道,

「對啊!以後這裡就是我的了。怎麼樣?」

我更加奇怪,看著四周的環境,問他說,

「你想在這裡做什麼?開酒吧,咖啡廳,還是冷飲廳?」

林宥嘿嘿一笑。他走到我身邊,摟著我的肩膀說,

「咱們先去吃飯。邊吃我邊給你聊聊我的偉大創業計劃……」

我更加奇怪了,這傢伙明明已經沒錢了。怎麼又盤下這麼貴的『門』面呢?

我們三個去的還是老地方,『蒙』古烤羊『腿』。

看著鮮紅的羊『腿』,在炭火中慢慢變化著顏『色』。我喝了口啤酒,又問林宥,

「林宥,你就別賣關子了。告訴我,你到底想做什麼?」

林宥把手中的煙頭掐滅。抬頭看著我,略帶得意的說,

「一樓開『花』店,二樓咖啡廳。正對著校園,我就專『門』為這些青『春』年少的大學生們服務……」

陸雪看著烤羊『腿』,她吞了下口水。點頭說,

「林宥,你還是很有眼光的嗎?學生的錢最好賺了……」

我苦笑的看著兩人,幾乎都要被林宥氣無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