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六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七十六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七十六章

我怎麼也沒想到,林宥這麼短的時間,他居然搞出這麼大的動靜。mianhuatang.la$棉、花『糖』挾說』.訪問:.。並且在之前,我一點也不知情。其實我主要還是有些奇怪,林宥是一個特別嚮往自由的人。大四校招時,好多公司都看上他。其中不乏五百強的公司。但他根本不為所動。

陳嵐曾問過他,問他為什麼不想去,還投了簡歷。林宥的回答很簡單,之所以投簡歷,就是為了證明他比我們強。

可他現在居然開個什麼『花』店咖啡廳。這明顯是個束縛人的生意。

羊『腿』在火紅的炭火燒烤下,開始滋滋的冒油。陸雪剃下一塊比較瘦的地方,一邊吃著,一邊隨意的問我說,

「卓大助理,林宥開店,你怎麼好像不太同意呢?」

「呦,現在當助理了?恭喜礙…」

林宥拿著酒杯,裝模作樣的沖我比劃下。我也不搭理他,看著陸雪。我慢慢的搖了搖頭。

接著我又問林宥說,

「林宥,你不是沒錢了嗎?那盤下這個店的錢,你是從哪裡『弄』來的?」

林宥一邊吃著啤酒,一邊回答說,

「在我表姐那裡借了四十萬,又把被套的股票割『肉』了,湊了十多萬。兌店『花』了三十多。剩餘的錢都裝修了……」

我徹底服了,我依舊被林宥氣的頭昏腦漲。我瞪著他,沒好氣的說,

「林宥,你是不是受什麼刺『激』了?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啊?我問你,你一個月的房租多少錢?」

「兩萬七……」

林宥隨口回答著。mianhuatang.la

「房租加上水電、物業、稅務,以及人工,還有各種損耗。你每天的純利潤達不到兩千,你就是賠錢。我這還沒算你個人的工資呢……」

林宥喝了口啤酒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,

「這些我都算了,怎麼了?」

林宥的態度越是隨意,我就越生氣。我瞪著他,狠狠罵說,

「你說怎麼了?你這不是做生意,你這是在燒錢!你知道現在實體經濟多難做,你居然投了這麼多錢?就算你家裡有錢,可也不抗你這麼糟蹋啊?你大爺的,你為什麼不和我商量?」

我一連串的反問,非但沒讓林宥有一絲後悔的意思。他反倒是嘿嘿一笑,看著我說,

「你喊什麼?我現在不就是和你商量呢……」

看著他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,我真想一杯啤酒倒他臉上。陸雪接話,她看著我說,

「卓越,這緊靠著大學城,生意應該沒問題吧?」

我冷哼一聲,斜眼看著陸雪。沒好氣的說,

「沒問題?你以為大學生的錢就好賺?咱們都是從那個時代過來的,就算現在的學生比我們有錢。可有多少學生沒事買『花』?就算是買,他們一般也會買校園裡那些勤工儉學的學生賣的『花』。畢竟便宜還實惠。又有多少個學生會去『花』店?還有,咖啡廳里一杯最便宜的咖啡也要十幾塊。你覺得有幾個學生沒事跑這裡喝咖啡,裝小資?就算是情侶,一般也都省下這錢,買兩瓶飲料去小賓館開房了。加上平時他們都上學,你就指望著他們周末來捧場?」

我話一說完,陸雪若有所思的想了下。她先是點了下頭,但她還是嘟囔著,

「不至於吧,現在的學生多能『花』錢礙…」

我沒吭聲。在我的眼裡,這就是一個穩賠不賺的生意。最讓我覺得遺憾的是,林宥已經把店盤下來,並且已經裝完修了。

陸雪一說完,她轉頭看著林宥。林宥依舊是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,他喝了一大口啤酒,看著我說,

「賠就賠,誰說開店一定就要賺錢了?」

我被林宥氣笑了。靠在椅子上,我沖林宥豎起大拇指,

「得,你牛!你就當我剛才的話是放屁了,你繼續開你的『花』店吧……」

林宥的氣人功夫絕對一流。我已經不是第一次領教了。我不想和他再說,說多了,也是生悶氣。

林宥嘿嘿笑了。他身體前傾,沖著我,一臉諂媚的說道,

「別不說啊,我還有事要求你呢……」

我抬頭看著林宥一眼,又故意把頭轉到一邊。。

林宥遞給我一支煙,奉承的給我點著,嘿嘿笑說,

「我現在別的都準備完了。但還沒錢上貨,你得支援我點兒……」

這就是林宥!最重要的上貨的資金都沒準備出來,就敢先把所有的錢都先『花』了。

我雖然生氣,但還是問他說,

「你要用多少?」

「十萬1

我呵呵苦笑著!他倒是知道我這次提成有十多萬。沒想到這麼快就惦記上了。我沒說話,悶頭『抽』著煙。陸雪在一旁『插』話說,

「林宥,我這裡倒還有幾萬塊,你要用的話,我可以借給你……」

林宥根本不領情,他頭一歪,驕傲的說著,

「你林哥哥我從來不借『女』人的錢……」

「你表姐不是『女』人啊?」

陸雪一句話,立刻噎的林宥無語了。他沖陸雪翻了個白眼,陸雪不甘示弱,她舉著刀叉,裝作一副狠獃獃的樣子,沖林宥比劃了一下。

兩人正鬧著,我抬頭看了林宥一眼,直接說道,

「林宥,這個錢我不想借你1

林宥本來正和陸雪鬧著,聽我這麼一說,他一下楞了。回頭傻傻的看著我。我忙解釋說,

「林宥,理智告訴我。這個錢借給你,你最終也會賠掉的……」

我知道我這麼說,林宥一定不愛聽。可這是實話,我必須告訴他。

「切」

林宥冷笑一聲,面帶不屑的說,

「卓越,我發現你和鄒占強越來越像了!總是擺出一副商界『精』英的樣子。還理智?你告訴我什麼叫理智?」

我大口的『抽』著煙,沒接他的話。林宥繼續說著,

「那我來告訴你吧!理智就是狗屁,就是人類用來表達自己虛偽的一種方式。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理智。我只知道,我要過我自己想要的生活,懂嗎?」

林宥應該很失望。或許在他心裡始終認為,只要他和我開口,我就會義無反顧的答應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