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八十章

安然說的這些我深有體會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。更多最新章節訪問:ЩЩ.。這些大公司,尤其他們還是甲方,的確很難打『交』道。稍有不慎,就會立刻翻臉。我在這行快三年了,這樣的事情見到太多了。

斯凱頓是我們省最高檔的五星酒店之一。這次cb的市場總監一行,就下榻在這裡。安然特意囑咐行政部給他們開的行政套房,一間房一晚上的價格要在五千以上。比我一個月的工資還高。

艾比的房間在十八樓。敲『門』進去,就見一個四十左右歲的瘦高『女』人,正用脖子夾著手機,手裡點著記事本,正忙碌的記著什麼。她旁邊的沙發上還坐著兩個人。兩人的態度極為恭敬,都在認真的聽著艾比講電話。

不用想,這人肯定就是cb的市場總監艾比了。單看面相,艾比就是個潑辣的人。她說話的語速很快,不時的從嘴裡蹦出幾個英文單詞。

她還畫著濃妝,頭髮染的是金黃『色』。最引人注目的,是她的嘴『唇』。嘴很大,卻塗著最鮮『艷』的紅『色』。一說話時,給人一種血盆大口的感覺。

趁她打電話,我偷偷的看了下房間。這房間的確豪華,單是會客廳就得多四五十平。高大的落地窗,充沛的陽光透過窗戶照『射』進來,完全是無遮擋全景房。

我正看著,艾比放下了電話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她轉頭看著安然,安然立刻微笑的上前說道,

「你好,艾比。我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我們總裁辦的特別助理……」

安然想和艾比介紹一下我。可惜的是,還沒等安然說完。艾比就打斷了安然的話,她一臉嚴肅的說,

「安總裁,我真的很忙。我們還是把時間用到提案上吧,我不想認識無關緊要的人。我只想好好珍惜我的時間成本……」

說著,艾比挑了下眉頭,聳了聳肩。

看著完全是黃『色』肌膚,一口流利中文的艾比,卻做著典型的西方動作。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感覺特別的彆扭。

安然尷尬的看了我一眼,她笑下,

「好,就聽艾比的。我們還是看提案吧……」

眾人坐到沙發上。汪濤把提案拿了出來。

我心裡卻苦笑著。這是我見過的,在最高檔場合開的,最不像提案會的提案會。連個ppt都沒有,完全就憑藉文稿講解。給人的感覺既不直觀,也不生動。

不過我能猜到,安然肯定會邀請cb的人去奧藍的會議室。估計他們不想去,又不想用酒店的會議室。就在會客廳這麼乾巴巴的講著。

艾比拿著一份提案書,她皺著眉頭,隨意的翻看著。接著,又高傲的對汪濤說,

「好了,你說吧……」

汪濤清了清嗓子,他開始慢慢的講解著:

「中國的珠寶市場,從2000年開始至今,每年的銷售額都在層層遞增。到去年為止,中國大陸市場的銷售額已經達到了280億美金……」

「好了,市場調查這些不用你說了,我們自己早就調研了。說重點……」

艾比非常不客氣。她張著血盆大口,直接打斷了汪濤。

汪濤尷尬的笑下,他看了我一眼,我也沖他無奈的笑下。

汪濤馬上調整思路,繼續說著,

「這份營銷提案的重點在於,它主打的是cb整體品牌的營銷。因為品牌形象本身是空『洞』的,所以我在這份提案里。特意給我們品牌注入了一些鮮活的形象。比如感動、幸福、血液、生命等一系列的標誌。就是為了讓我們的品牌更加立體,給人一種生動的感覺。而不只是簡簡單單的冰冷的珠寶。這些我會在下面的具體策劃實施里講到……」

汪濤剛剛停頓了下。誰知艾比忽然冷哼一聲,她把手裡的提案書朝桌上一扔。冷笑著說,

「汪先生!你現在是在犯罪,你知道嗎?」

艾比的話,讓我們幾人都吃了一驚。誰也沒明白她的意思。

她翻了個白眼,繼續說著,

「你現在這些泛泛的空談,一點意義都沒有。你就是在『浪』費我的時間,『浪』費我的生命。你是在犯罪1

我同情的看著汪濤。終於明白,他為什麼之前會那麼崩潰了。我見過n個奇葩的客戶,但從來沒見過艾比這麼奇葩的。我沒感覺到她有任何的誠意,反倒感覺她就是和我們耀武揚威來了。

安然的表情倒顯得很正常。或許他們已經被艾比折磨出來了,不像我,第一次接觸艾比,根本沒辦法接受她的態度。

艾比說著,她用手在桌上的提案書上指指點點著,不滿的說道,

「汪先生,你這提案已經做過幾份了。我不明白,你為什麼會犯這麼簡單的錯誤。把我們的目標客戶都定位錯了……」

艾比這麼一說,我也有些傻了。要知道,如果連目標客戶都定位錯,那這份策劃案根本一點價值都沒有。汪濤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?

安然也有些驚訝,她看了一眼驚慌失措的汪濤。

汪濤也是老策劃了,他自然明白艾比這話的力度。他馬上問說,

「艾比總監,請問我的定位錯在哪裡?」

艾比拿著提案書,在手裡嘩啦嘩啦的晃『盪』著,一臉不屑的說著,

「你居然把目標客戶定位成了白玲!你要知道,我們的目標客戶是中產階級……」

汪濤有些傻眼,他轉頭看著我,目光中透著不理解,但他沒說話。汪濤就是這樣,他很少和別人辯解什麼。即使被別人誤會。

但我卻忍不住了,我看著艾比,反問她說,

「艾比總監,我們的品牌不是屬於輕奢品範疇嗎?如果是輕奢品,那這份提案的客戶定位肯定是沒問題的。當然,中產收入人群,也是我們的目標客戶。但絕對不是主要客戶群……」

我話一出口,艾比的臉『色』立刻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