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一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一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八十一章

珠寶不比其他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,最新章節訪問:.。很多人的一生,也不會買幾樣的。所以一般人在選擇時,肯定要慎之又慎。而作為中產階級的大多數人,一般都會選擇國際一線的奢侈品牌。很少有人會用輕奢品。而輕奢品恰恰是白領階層的最愛。汪濤的目標客戶定位沒錯,反倒是艾比的話禁不住推敲。

艾比轉頭看著我,她一臉的怒意。說了一句英文,

「youarerude……」

她的意思說我很沒有禮貌。她以為說了幾句英文,她就高雅了。

我冷笑下,看著她的樣子,我真的想反擊她幾句。但我知道安然對這單子的重視程度,只有忍氣吞聲,沒再說話。

可艾比似乎沒完沒了,她瞪著我,不耐煩的說著,

「我們公司的品牌定位,難道我不知道,還要你來提醒?」

我還是沒說話。默默的忍耐著。

汪濤見我替他說話,他也終於忍不住解釋說,

「艾比總監,前幾份的提案,目標客戶我也是這麼定位的……」

汪濤的意思很明顯。之前這麼定位你說沒『毛』病,可現在你卻忽然又變了。這明顯就是故意挑刺。

艾比冷哼一聲,剛要說話,她身邊的一個男人立刻低聲說道,

「艾比總監,您和客人約定的時間馬上到了。是現在出發,還是在等一會兒?」

艾比冷冷的瞪了我和汪濤一眼,傲慢的說道,

「現在就走……」

說著,她站了起來。strong.la/strong

我完全傻眼。這特么是什麼提案會?剛剛說了不到半個小時。並且這半個小時完全看她在表演。正題還沒說,她居然就要走了。

安然也有些坐不住了,她連忙站起來,依舊是用她特有的溫柔問,

「艾比總監,那我們的提案,您什麼時候看呢?」

艾比依舊是板著臉,一副傲慢的樣子,

「把提案郵件給我吧!明天早上我要回北京,只能回去看嘍……」

無語!我徹底的無語了!安然的臉『色』也微微變了。她有些尷尬,更有些鬱悶。

我越來越糊塗了。愛麗從北京跑到這裡,除了折騰汪濤修改幾次提案,她再什麼也沒做。她這哪裡是來談合作的,她這就是來折磨奧藍的。

安然嬌美的臉上,浮現著無奈的神情。她看了我一眼,接著對艾比說,

「那就不打擾艾比總監了。我會讓人把提案郵件給你。過幾天,我還會親自去北京拜訪你的……」

安然依舊是一副禮貌的樣子。而艾比仰著頭,從鼻孔中發出了一聲「嗯」,算是回答安然。

安然也沒再多說,轉身走了。我們幾個默默的跟在她身後。到『門』口時,忽然身後傳來艾比的聲音。她好像是在和身邊的人說話,

「那個男的真讓人膈應……」

她說的男人就是我。

不過我非但一點也沒生氣,反倒和陸雪對視一眼,我們兩個都偷偷的笑了。這個假洋鬼子,居然說了一句東北話。這個『女』人到底是不是abc啊?東北話說的也太溜了,張口就來。

剛出酒店,汪濤就走到安然面前,他一臉無奈的看著安然說,

「安總,這個案子你還是換個人吧,我實在做不下去了,這提案我現在根本都不知道怎麼改……」

汪濤已經被這個艾比搞崩潰了。其實汪濤還算脾氣好的,換成是我,我可能早就放棄了。倒不是我不敬業,關鍵對方根本就是無理取鬧。連自己的目標客戶都搞不清楚,這樣的客戶,根本沒辦法合作。

安然笑了下,她安慰汪濤說,

「你先別著急。回去把提案先給艾比發過去。實在不行的話,我們可以再想別的辦法。事在人為……」

汪濤苦笑了下。安然已經這麼說了,他也只好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
回去的路上,安然一直看著窗外,她皺著眉頭,沉默不語。我偷偷的看著後視鏡,本想安慰她幾句,可一時間也找不到恰當的話。

好一會兒,安然才轉過頭來,看著副駕上的我,她問說,

「卓越,你覺得艾比到底是什麼意思?她是不想把這單子給奧藍,還是我們的提案真的讓她不滿意?」

我並沒立刻回答安然。從酒店出來時,我就一直想著這件事。這個艾比的確太讓人捉『摸』不透了。我在廣告行業『混』了快三年,可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客戶。

見我沒說話,陸雪小聲的嘟囔了一句,

「她會不會是想要回扣呢?」

拿回扣,也是這個行業的潛規則之一。不過這種事一般都是暗地裡進行著,都由銷售去做,或者是客戶預留回扣點。公司的高管們是很少參與的。因為這裡畢竟涉及到法律問題。

果然,陸雪一說完,安然就立刻搖頭說,

「違法的事情我們絕對不能做!就算是這單不給我們,我們也不能用這種辦法公關……」

安然的說法我倒是贊同。我回頭看著安然,把我的想法說了出來。

「安然,我覺得有兩種可能。第一,她是在『逼』著我們放棄這個單子。或許她早就有自己中意的廣告公司了。但礙於他們總裁的面子,所以她來到我們這裡,走走過常做個樣子而已……」

我說完第一點,安然沉默了一會兒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她看著我,又問,

「如果是這樣恐怕就麻煩了。還有其他的可能嗎?」

我點點頭,馬上又說出了第二點,

「第二就是,她或許只是個挂名的市場總監。她根本沒什麼決定權,到我們這裡不過是應付一下,抖抖威風而已。不過這些都是我的猜測,畢竟我們不了解cb的內部情況……」

安然嘆息一聲,她再次點頭。

我繼續說著,

「再有一點,是我瞎想的,她可能就是個騙子。跑我們這裡騙吃騙喝來了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