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>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二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二章

小說:那些年,我愛過的女人| 作者:馬小虎| 類別:歷史穿越

第一百八十二章

我一說完,安然和陸雪都笑了。,最新章節訪問:.。安然微微搖頭,笑呵呵的說著,

「這點絕對不可能的!她要騙我們,也不是這個騙法。沒必要讓我們一次又一次的改提案。還不如讓我們早點通過提案,她還能撈點別的好處呢。況且我還親自去過cb公司,她不可能是騙子……」

我說的最後一條,不過是隨口開的玩笑而已。只是我還是有些奇怪,一個堂堂的珠寶公司中國區的市場總監,怎麼連公司的目標客戶都搞錯了呢?難道她真的是故意的?

安然一說完,她微微嘆了口氣。無奈的說道,

「現在這種情況,看來還得想辦法聯繫他們的總裁了。這麼盯著艾比,估計也沒什麼結果……」

安然說的我完全同意。通過今天艾比的態度,我沒看到她半點合作的誠意,反倒覺得她一直在涮我們玩。mianhuatang.la

cb的事安然具體怎麼做的,安然也沒再和我說。這幾天,她天天忙的不可開『交』。每天除了早上,平常很少在公司能看到她。我本想給她打個電話問問,可一想到她現在這麼忙,還是決定不給她添『亂』了。

我的職責分工已經明確了。除了日常的事務之外,再就是輔助總裁以及副總裁對公司重大事情做出決斷。說白了,就是負責參謀、建議、執行、協調、輔助管理等工作。

這天下午,我正在辦公室里看著文件。就聽一陣高跟鞋的聲音,從我『門』口路過。這聲音我太熟悉了,是安然。她應該是剛從外面回來。

辦公室搬到安然的旁邊后,我別的沒練出來。但我現在能清楚的分辨,哪個高跟鞋的聲音是安然的,哪個是陸雪的。

我故意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文件,起身出『門』,朝安然的辦公室走去。其實我手裡的文件根本不需要安然過目,我只是想找個理由過去看看她。

敲『門』進去,就見陸雪正站在安然的辦公桌前。而安然手裡拿著一個淡紫『色』的請柬,正微笑的看著。陸雪一見我進來,她馬上笑著說,

「正好你來了,我就不用再過去給你送了……」

說著,陸雪把手中的另外一張請柬給我遞了過來。而她手裡還有一張,她也隨手打開看著。我有些好奇,以為是哪位同事要辦婚禮之類的。可一接過請柬,剛一打開,我就被裡面的文字逗笑了。

文字完全是手寫。字體是行草,筆鋒俊朗而又飄逸。上面寫著:

「恭請卓越卓先生。本人不才,江湖『浪』『盪』數載。現遇全民創業之大『潮』。本人不甘寂寞,傾個人全部資產,又高舉債台,投身創業。開一間小之又小鮮『花』咖啡店。特定於本周六開業。

我與卓越卓先生同窗數載,感情篤深,如同手足。現特邀請卓先生於百忙之中,『抽』身光臨。若如此,小店必當蓬蓽生輝。

又及,聽聞卓先生近日高升總裁助理。小弟在此遙祝。萬望卓總助念在同窗之情,蒞臨小店時,勿忘給小弟備一份厚之又厚的紅包!小弟定當感『激』不盡!此為大事,望卓兄勿忘!勿忘!勿忘1

最後是林宥的落款。

我忍不住笑著看完。這孫子拽了半天文,實際就是要紅包。見我一直笑著看請柬,陸雪湊了過來,低聲問我,

「他怎麼寫的?」

我笑了下,反問她,

「你的呢?」

安然都收到請柬了,陸雪也肯定有。所以我才這麼問她。

陸雪先把我的搶了過去,才不情願的把自己的請柬遞了過來。她一打開我的請柬,立刻不滿的嚷嚷著,

「憑什麼啊?給你寫這麼多。就給我寫了一行字!太過分了1

我打開陸雪的請柬,我又一次笑了。陸雪說的沒錯,還真就是一行字,上面寫著,

「陸雪小妹,周六小店開業。美酒佳肴,頗為豐盛。來還是不來?來還是不來?來還是不來?」

最後一句話他寫了三遍,後面還畫了一個流口水的表情圖。

我哈哈大笑!林宥確實有才,能說,能寫,能唱,還能畫。一份普通的請柬,在他手裡,都能玩出不同的『花』樣來。

我最好奇的是安然的請柬。她和林宥其實不熟,但林宥也同樣給了她一份。我把陸雪的遞給安然,微笑的說,

「你看看陸雪的,我看看你的……」

安然接過,打開一看。她也忍不住笑了。

我打開安然的請柬,上面用隸書寫道:

「安然總裁如唔:

小弟林宥,三生有幸,得以與安然總裁見面數次。離別之後,小弟一直感懷安總仙姿綽約之氣質,傾城傾國之容貌。然,小弟也暗嘆上天造人之不公。安總既有如此國貌天香,卻又有齊家治公司之才能。如此秀外慧中,想天下又能有幾人?

由此,小弟對卓越愈發生羨慕,生嫉妒,卻不生恨。我兄弟能在美人帳下,聽從召喚。如此得美人青睞,必是他前世修來的福分。

現今,小弟開鮮『花』咖啡店一間,特邀安總周末拔冗蒞臨。鮮『花』伴美人。以安總天生麗質,定不輸『花』1

最後是林宥的落款。

不得不承認,林宥這馬屁拍的非常高明。難怪安然一邊看著請柬,一邊笑的合不攏嘴。

我們三個輪流看完林宥的請柬,都對林宥的才華讚嘆不已。不過最為鬱悶的還是陸雪,因為林宥的請柬只是一句話,並且還是用吃的勾引她。這讓她有些不太開心。

閑說了幾句。陸雪出了辦公室。我坐到安然的對面,看著她,微笑的問,

「安然,你這幾天這麼忙,林宥的『花』店開業,你有時間去嗎?」

安然再次拿起請柬。她微笑的掃了一眼說,

「我要是不去,也太對不起林宥的這份請柬了……」